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诗歌
  • 散文
  • 辽诗词
  • 金诗词
  • □ 同类热点 □
  • 正气歌序
  • 周敦颐《爱莲说》赏析
  • 上仁宗皇帝言事书
  • 上欧阳内翰第一书
  • 戊午上高宗封事
  • 王安石《游褒禅山记》赏析
  • 唐河店妪传
  • 祭欧阳文忠公文
  • 丰乐亭记
  • 武昌九曲亭记
  • 鸣蝉赋并序
  • 书刺客传后
  • 泷冈阡表
  • 诗集传序
  • 详释欧阳修《秋声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宋代辽金文学 >> 作家作品 >> 散文
    读陆游《入蜀记》札记(3)

    发布时间: 2011/7/22 9:05:3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学网
    文字 〖 〗 )
    五 


        读《入蜀记》时我还联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诗与文的关系。陆游是诗、文兼擅的文学家,在他入蜀途中,既写了《入蜀记》这部散文作品,也写下了六十四首诗歌 13 。那么,其诗与其文有什么异同呢?如果有所不同的话,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首先,不管是散文还是诗歌,当然都必须有感而发,必须言之有物,否则便成为无病呻吟之作了。但是诗与文的写作条件毕竟是有所差异的,后者可以比较客观地记述所经之事,或比较冷静地考证史地,不一定要有很强的感情因素,而诗歌的写作则非动情不可,这在陆游入蜀途中的写作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例如陆游在《入蜀记》中记载说:“(六月六日)宿枫桥寺前,唐人所谓‘半夜钟声到客船’者。” (卷一) 这仅仅是对自己行止的客观记录,即使想到了唐人诗句,也仅止于此,并未有何感想。然而他在同时所作的《宿枫桥》一诗中却说:“七年不到枫桥寺,客枕依然半夜钟。风月未须轻感慨,巴山此去尚千重。”既对旧地重游表示了深沉的感慨,又对自己即将经历千山万水的巴蜀之行觉得心事重重。总之,此诗虽仅寥寥四句,但是字里行间却渗透着浓郁的情感。诗、文之别,判若泾渭。 


        正因如此,作者在《入蜀记》中的写法是排日作记,五个月中只留下很少空白的日子。可是其途中诗作却只有五十八题六十余首,在多数地点仅仅作记而未曾写诗,尽管陆游是以高产诗人而著称于世的。例如《入蜀记》卷六记载:“(十月)十六日,到归州。……城中无尺寸平土,滩声常如暴风雨至。隔江有楚王城,亦山谷间,然地比归州差平。或云:楚始封于此。”楚王城本是一个绝妙的诗题,然而陆游此时并未作诗。《入蜀记》中的上述记载基本上是客观的描写,即使是势如暴风雨的滩声也并未在作者心头引起什么情感波动。八年以后,陆游出峡东归经过此地,作《楚城》一诗: 


        江上荒城猿鸟悲,隔江便是屈原祠。一千五百年间事,只有滩声似旧时! 


        牢骚满腹,思绪万千,对历史的无限感慨中包蕴着对眼前国势和个人命运的深沉叹息,因为当年楚国的暗弱正是如今国势的写照,而当年屈原报国无路的悲剧如今又在自己身上重演。诗人对这些感触不着一字,只说时迁世移,只有江上的滩声亘古如斯。然而诗人心中的汹涌思绪不正如这滩声一样,会在读者心上引起暴风雨般的感觉吗?那么,如此激情澎湃的一首好诗,为什么在陆游入蜀时没有能写出来呢?当然诗歌的灵感会有一些偶然因素在内,不全可以解说,但是大致说来,我觉得这是由于诗人在八年前入蜀时对人生事业还充满着憧憬,对国势也存在着希望,所以江边那座荒芜的楚城还没有引起他太大的感叹。及至他出蜀东归,平生梦寐以求的从军机会已经消逝,对国势衰弱的局势也看得更为清晰。当他再次看到楚城及隔江的屈原祠时,便不由得诗思如潮了。而散文的写作与诗歌不同,陆游入蜀途经楚城时虽然心中并无太深的感触,但并不妨碍他客观地记述行踪、描摹风物。 
    其次,文学创作都允许虚构、想象,但相较而言,诗歌更需要想象的翅膀,而散文却不妨与想象暂时分手,甚至可以把实事求是当作写作的高境。陆游入蜀途中的诗文写作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例子。


        《入蜀记》卷四:“(八月十九日)后至竹楼,规模甚陋,不知当王元之时亦止此耶?楼下稍东,即赤壁矶,亦茅冈尔,略无草木……此矶图经及传者皆以为周公瑾败曹操之地。然江上多此名,不可考质。李太白《赤壁歌》云:‘烈火张天照云海,周瑜于此败曹公。’不言在黄州。苏公尤疑之,赋云:‘此非曹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乐府云:‘故垒西边,人道是,当日周郎赤壁。’盖一字不轻下如此。至韩子苍云‘此地能令阿瞒走’,则真指为公瑾之赤壁矣。又黄人实谓赤壁曰‘赤鼻’,尤可疑也。”陆游指出长江边上以“赤壁”为名的山矶很多,黄州的赤壁一名“赤鼻”矶,故不一定是三国时周瑜大破曹操的古战场。文中虽说“不可考质”,但“尤可疑也”一语分明是否定的意思居多。可是陆游作于同时的诗歌《黄州》中却说:“江声不尽英雄恨,天意无私草木秋。”又说:“君看赤壁终陈迹,生子何须似仲谋!”则又分明把黄州的赤壁看作古战场了。为什么会有这种貌似矛盾的现象呢?原因即在于文征实而诗尚虚,当陆游写《入蜀记》时,他是以征史考实的态度来看待黄州之赤壁的,当然要实事求是。可是当他作诗时,只是借怀古以抒写胸中的感慨,既是借酒浇愁,当然无需细究史实,否则便是胶柱鼓瑟了。 


        当然,诗与文的界限不是绝对不可超越的雷池,它们有时也会互相渗透,甚至造成一些交叉地带,《入蜀记》中就有不少诗情浓郁的片断,除了前文所引的例子以外,再引数例: 


        (八月十六日)晚过道士矶,石壁数百尺,色正青,了无窍穴,而竹树迸根,交络其上,苍翠可爱。自过小孤,临江峰嶂无出其右。矶一名西塞山,即玄真子《渔父辞》所谓“西塞山前白鹭飞”者。……泊散花洲,与西塞相直。前一夕月犹未极圆,盖望正在是夕。空江万顷,月如紫金盘自水中涌出,平生无此中秋也。 (卷四) 


        (九月四日)过纲步,有二十余家,在夕阳高柳中,短篱晒罾,小艇往来,正如图画所见,沌中最佳处也。 (卷五) 


        (九月)九日,早谒后土祠。道旁民屋,苫茅皆厚尺余,整洁无一枝乱。挂帆抛江行三十里,泊塔子矶,江滨大山也。自离鄂州,至是始见山。买羊置酒,盖村步以重九故,屠一羊。诸舟买之,俄顷而尽。求菊花于江上人家,得数枝,芬馥可爱,为之颓然径醉。夜雨极寒,始覆絮衾。 (卷五) 
    就文学而言,正是这些片断使《入蜀记》臻于极高的艺术境界。它们像闪闪发光的珍珠点缀着全文,使之进入了诗的意境。 


        综上所述,我认为《入蜀记》是宋代笔记中文学价值极高的一部。对于文学史研究而言,它至少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它从一个侧面标志着陆游古文创作所达到的水平,说明后人称陆游为南宋古文的“中兴大家” 14 ,并非过誉。第二,它标志着南宋笔记体散文所取得的成就,说明这种文体已经成为宋代散文中非常重要的一类了。 


        注 释 
    ①陆游的考订也偶有错误,例如《入蜀记》卷六“十月八日”条记游三游洞事,云:“洞外溪上,又有一崩石偃仆,刻云:‘黄庭坚弟叔向、子相、侄檠,同道人唐履来游,观辛亥旧题,如梦中事也。建中靖国元年三月庚寅。’按鲁直初谪黔南,以绍圣二年过此,岁在乙亥。今云‘辛亥’者误也。”其实“辛亥”二字无误,黄庭坚在《黔南道中行记》(《豫章黄先生文集》卷二○)中说得很清楚:“绍圣二年三月辛亥,次下牢关……至三游洞。”所谓“辛亥旧题”的“辛亥”是纪日而非纪年,实指绍圣二年三月十六日。陆游误把纪日的“辛亥”当作纪年了。 
    ②《入蜀记》按日作记,即使其日无事可纪,也仍纪其日,如乾道五年闰五月的二十七日、三十日等。 
    ③见陆子遹《渭南文集跋》,《四部丛刊》本《渭南文集》卷首。按:本文所引《入蜀记》即据此本,卷数则自为起讫,以求简明。 
    ④《徐大用乐府序》,《渭南文集》卷一四。 
    ⑤《上二府论都邑札子》,《渭南文集》卷三。 
    ⑥《武昌感事》,《剑南诗稿校注》卷二。 
    ⑦《跋东坡帖》,《渭南文集》卷二九。 
    ⑧《世说新语·容止》载有庾亮在武昌时,曾于秋夜登南楼与诸贤咏谑之事。陆游所云当即据此。 
    ⑨陆游在《秋风亭拜寇莱公遗像》之二中说:“豪杰何心后世名,材高遇事即峥嵘。巴东诗句澶州策,信手拈来尽可惊。”(《剑南诗稿校注》卷二) 
    ⑩陆游到达夔州任所后在《上虞丞相书》中说:“家世山阴,以贫悴逐禄于夔。其行也,故时交友醵缗钱以遣之。”(《渭南文集》卷一三) 
    11“刘帅”是谁,为何要陆游派兵送之,《入蜀记》中没有明确记载,待考。 
    12《入蜀记》卷一:闰五月二十日,“登漕司所假舟于红亭税务之西。” 
    13始于《将赴官夔府书怀》,毕于《登江楼》,皆见《剑南诗稿校注》卷二。 
    14明人祝允明语,见其《书新本渭南文集后》,四部丛刊本《渭南文集》附录。 
    (收稿日期:2003年2月10日) 


        [作者简介] 
    莫砺锋,1949年生。1984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获博士学位,现为该系教授。发表过专著《朱熹文学研究》等。
    编辑:张兴兴

    读陆游《入蜀记》札记(2)
    卖油翁卖的什么油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