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乐府诗
  • 玄言诗
  • 田园诗
  • 山水诗
  • 宫体诗
  • 其他诗体
  • □ 同类热点 □
  • 谢朓《临高台》赏析
  • 气韵沉雄 古直悲凉——曹操《观沧海》赏析
  • 谢朓《王孙游》赏析
  • 短歌行
  • 步出夏门行
  • 过始宁墅诗
  • 董卓歌辞
  • 读书斋诗
  • 拟行行重行行
  • 却东西门行
  • 登石门最高顶诗
  • 善哉行
  • 谣俗词
  • 度关山
  • 石壁精舍还湖中作诗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魏晋南北朝文学 >> 作家作品 >> 诗歌 >> 乐府诗
    《乐府诗集》古辞与本辞及其他

    发布时间: 2011/7/24 9:25:1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国学网 张建华
    文字 〖 〗 )

    (一)“本辞”释名史

    宋郭茂倩《乐府诗集》的编排是十二大类之下以各曲调系诗,每一曲题之下分列古辞、乐奏辞、本辞和拟作,如下表:

    《乐府诗集》本辞(10首)统计表

    卷数 曲题 古辞  乐奏辞 本辞  拟作 备注
    三十 短歌行 晋乐所奏,魏武帝辞1首 1首 魏明帝等20首 本辞下有魏武帝、文帝晋乐所奏辞各1首
    三十二 燕歌行 晋乐所奏,魏文帝辞2首 1首 魏明帝等11首  
    三十三 苦寒行 晋乐所奏,魏武帝辞1首 1首 陆机等9首 本辞下有魏明帝晋乐所奏辞1首
    三十五 塘上行 晋乐所奏,魏武帝辞1首 1首 陆机等4首  
    三十七 西门行 1首 晋乐所奏,古辞1首 1首 古辞为乐奏辞
    三十七 东门行 1首 晋乐所奏,古辞1首 1首 张骏等4首 古辞为乐奏辞
    三十九 野田黄雀行 晋乐所奏,曹植辞1首 1首 萧毂等6首  
    四十一 白头吟 1首 晋乐所奏,古辞1首 1首 鲍照等6首 古辞为乐奏辞
    四十一 怨诗行 1首 晋乐所奏,曹植辞2首 1首 梅陶等9首 古辞未入乐
    四十三 满歌行 1首 晋乐所奏,古辞1首 1首 古辞为乐奏辞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以下简称《提要》)云:“(郭书)每题以古词居前,拟作居后,使同一曲调,而诸格毕备,不相沿袭,可以药剽窃形似之失。其古词多前列本词,后列入乐所改,得以考知孰为侧,孰为趋,孰为艳,孰为增字、减字。”[1]《提要》将“古词”和“拟作”对举,又将“古词”分为“本词”和“入乐所改(词)”,对照郭书,其意难解。《提要》恐怕把“古辞”和“乐奏辞”合而称之为“本辞”,这样就混淆了“本辞”和“古辞”的概念。实则“古辞”和“本辞”皆是乐府诗中的专有名词,二者指代各不相同。刘永济说:“郭《集》,每以协律之辞与本辞并载,其本辞皆五言古诗也。”[2]其意谓本辞与乐奏辞有所区别。《中国诗史》云:“《乐府诗集》载汉《清商》古辞时,常载两首,一为‘晋乐所奏’,一为‘本辞’……所谓‘本辞’,大约是未经晋乐工修改者。”[3]其意谓本辞与乐奏辞的区别在于是否经过“晋乐工修改”,并把本辞和乐奏辞皆称为古辞。逯钦立说:“郭氏作晋乐所奏者,据《宋书·乐志》也,作本辞者,则本之《文选》及《玉台》等集也。”[4]其意谓乐奏辞与本辞仅有版本之别。萧涤非说:“沈约在《宋书·乐志》里把汉代无名氏的民歌和晋乐所奏的汉民歌,统统称为‘古词’,郭茂倩为了把这两者区别开来,他一方面沿用了‘古词’这个旧名称,一方面又添造了一个新名称‘本词’。所谓‘本词’,顾名思义,就是指的未经晋乐府加工过的汉代本来的歌词。或者说是货真价实的‘古词’……王先生对这一区别似未注意,把‘本词’也称为‘古词’了。”[5]可见,萧涤非是反对把“本词”称为“古词”的,他认为古辞这一概念实际包括古辞本身和乐奏辞两类,与本辞有所区别,与《提要》的意思不同。崔炼农的观点与萧涤非的观点有些相似,他认为:“‘本辞’与乐奏辞相对而设的文献价值无可怀疑”,“乐奏辞具有曾经入乐的明显痕迹,相对而言,‘本辞’则是最初(或前次)入乐之辞;二者的分判本是歌辞文本记录的传统,是配乐歌辞历史发展脉络的片面显现”。[6]崔氏前既说“‘本辞’与乐辞相对而设”,意谓“本辞”与乐辞有文本之别,下又云“‘本辞’则是最初(或前次)入乐之辞”,不知道“最初(或前此)入乐之辞”算不算“乐辞”。如果算,这种说法阐述得似乎还不够明朗。以上诸家都认为“本辞”与古辞存在入乐与否、版本异同之别。

    王季思说:“如果说郭茂倩为了区别汉代无名氏民歌和晋乐所奏汉民歌的区别,在少数相和歌词里,在古词之外,另立本词一名。那么,从《乐府诗集》所引《乐府解题》的说明看,并没有这种区别。”[7]王季思的判断是比较符合实际的,因为“汉代无名氏的民歌”主要指“古辞”,“晋乐所奏的汉代民歌”仍然主要指“古辞”,所以这两者实际是没有必要引入“本辞”的概念来加以区别。另外,10首本辞中,5首前有古辞,其中4首古辞入乐,1首古辞(伪古辞)未言入乐。可见,古辞并非都入乐,如果单以入乐与否来区分古辞和本辞也是不妥的。法国汉学家桀溺也不同意用入乐与否来区分“本辞”和古辞,其认为:“乐辞乃原创之辞,‘本辞’为文人改作。”[8]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以上诸说的观点。

    《乐府诗集》中本辞仅有10首,都隶属于相和歌辞。王淑梅通过考察10首本辞的音乐特征,认为“乐辞分解,本辞不分解”,“本辞并非荀氏的入乐之辞,而是郭氏特意列出以与荀氏入晋乐之辞作对比者”,又通过乐辞与本辞的文献对勘,认为“乐辞较本辞皆有明显改动”,“可见荀勖撰制时所作的加工痕迹”,并综合以上观点,最后总结说:“所谓‘本辞’,即乐奏之本,就是荀勖‘撰旧辞’时用作底本的旧歌辞。”[9]这一观点是对以上观点的总结和深入,但这主要是从乐奏辞与本辞关系入手分析,尚未涉及古辞与本辞的关系。

    (二)“古辞”与“本辞”关系

    在《乐府诗集》的10首本辞曲题之下,有5首古辞与之对应,其中《怨诗行》一首非古辞,详可参阅第二章《古辞的辨伪》。为方便说明,将余下四首古辞与本辞列表如下:

    《乐府诗集》古辞与本辞文本比勘表

    曲题 古辞 本辞 备注
    西门行 出西门,步念之。今日不作乐,当待何时?(一解)夫为乐,为乐当及时。何能坐愁怫郁,当复待来兹。(二解)饮醇酒,炙肥牛,请呼心所欢,可用解愁忧。(三解)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而夜长,何不秉烛游。(四解)自非仙人王子乔,计会寿命难与期。自非仙人王子乔,计会寿命难与期。(五解)人寿非金石,年命安可期。贪财爱惜费,但为后世嗤。(六解) 出西门,步念之,今日不作乐,当待何时?逮为乐,逮为乐,当及时。何能愁怫郁,当复待来兹。酿美酒,炙肥牛,请呼心所欢,可用解忧愁。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游行去去如云除,弊车羸马为自储 古辞与本辞比勘,除个别字句不同和语义转述差异外,古辞有明显的援引它诗成句的现象,如“自非仙人王子乔”四句。古辞分解。
    东门行 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中无斗储,还视上无悬衣。(一解)拔剑出门去儿女牵衣啼。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餔糜。(二解)共餔糜,上用仓浪天故,下为黄口小儿今时清廉,难犯教言,君复自爱莫为非。(三解)今时清廉,难犯教言,君复自爱莫为非。行!吾去为迟,平慎行,望君归。(四解) 出东门,不顾归。来入门,怅欲悲。盎中无斗米储,还视上无悬衣。拔剑东门去舍中儿母牵衣啼。他家但愿富贵,贱妾与君共餔糜。上用仓浪天故,下当用此黄口儿今非,咄!行!吾去为迟,白发时下难久居 古辞与本辞比勘,除个别字句不同和语义转述差异外,多出“今时清廉”六句。古辞分解。
    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一解)平生共城中,何尝斗酒会。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蹀躞御沟上,沟水东西流。(二解)郭东亦有樵,郭西亦有樵,两樵相推与,无亲为谁骄。(三解)凄凄凄凄,嫁娶亦不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四解)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离簁,男儿欲相知,何用钱刀为!<齒玄>如马噉萁,川上高士嬉。今日相对乐,延年万岁期。(五解)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凄凄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嫋嫋,鱼尾何簁簁。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古辞与本辞比勘,除个别字句不同和语义转述差异外,多出“郭东亦有樵”四句。古辞分解。
    满歌行 为乐未几时,遭世险巇。逢此百罹,零丁荼毒,愁懑难支。遥望辰极,天晓月移。忧来填心,谁当我知。(一解)戚戚多思虑,耿耿不宁。祸福无形,惟念古人,逊位躬耕。遂我所愿,以兹自宁。自鄙山棲,守此荣。(二解)暮秋烈风,西蹈沧海。心不能安。揽衣瞻夜,北斗阑干。星汉照我,去去自无他。奉事二亲,劳心可言。(三解)穷达天为,智者不愁,多为少忧。安贫乐道,师彼庄周。遗名者贵,子熙同巇。往者二贤,名垂千秋。(四解)饮酒歌舞,不乐何须。善日月,日月驰驱,轗轲世间。何有何无,贪财惜费,此一何愚。命如凿石见火,居世竟能几时?但当欢乐自娱尽心极所嬉怡。安善养君德性,百年保此期颐。(“饮酒”下为趋。) 为乐未几时,遭世崄巇。逢此百离。伶丁荼毒,愁苦难为。遥望极辰。天晓月移。忧来填心,谁当我知。戚戚多思虑,耿耿不宁。祸福无形,惟念古人,逊位躬耕。遂我所愿,以兹自宁。自鄙棲棲,守此荣。暮秋烈风,昔蹈沧海,心不能安。揽衣瞻夜,北斗阑干。星汉照我,去自无他。奉事二亲,劳心可言。穷达天为,智者不愁,多为少忧。安贫乐道,师彼庄周。遗名者贵,子遐同游。往者二贤,名垂千秋。饮酒歌舞,乐复何须。照日月,日月驰驱。轗轲人间。何有何无。贪财惜费,此一何愚。凿石见火,居代几时?为当欢乐,心得所喜。安神养性,得保遐期 古辞与本辞比勘,存在个别字句不同和语义转述差异。古辞分解,有趋。

      通过上表比勘,我们可以对古辞与本辞作如下分析:

    第一,入乐与否。古辞有明显的入乐痕迹。首先,古辞多分解,且有“趋”。例如《满歌行》“饮酒”以下即为“趋”。其次,古辞有的词句有援引它诗成句或临时添加的嫌疑,如《西门行》中“自非仙人王子乔,计会寿命难与期。自非仙人王子乔,计会寿命难与期”。这四句显然意取自古辞《王子乔》,或化句于《古诗十九首》之第十五首“生年不满百”中“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言凡人的光阴短暂,不能和仙人王子乔比。再比如《东门行》“今时清廉,难犯教言,君复自爱莫为非。今时清廉,难犯教言,君复自爱莫为非”六句。这种援引或添加,具有一定的音乐特点,这是乐工为协律而对歌辞作的加工。正如萧涤非所说:“晋人每增加本词,写令极畅,或汉晋乐律不同,故不能不有所增改。”[10]再次,这四首古辞都明确标注“右一曲,晋乐所奏”。这是其入晋乐的证据。

    但入乐与否,并非古辞与本的主要区别。因为本辞也具有某些入乐的特点。首先,本辞的诗句也具有明显的重章复沓。如《西门行》中“逮为乐,逮为乐,当及时”便是其证。罗根泽早已注意到这一点:“乐府所奏,多叠句以赴节,本辞叠句者极少,何以独叠‘待(逮)为乐’句?”[11]崔炼农也说:“‘逮为乐,逮为乐,当及时’为叠唱痕迹无疑,其辞乐对应关系当不至疏离太远”。[12]其次,本辞的诗句具有明显的韵脚。如《白头吟》中的“雪”、“绝”,“头”、“流”,“啼”、“离”、“簁”、“气”等。这种押韵不只是为了符合作诗的要求或颂诗的需要,更在于歌唱的方便。本辞都具有明显的换韵现象,这种换韵其实是本辞歌唱时分解(或者说分段、分章)的音乐痕迹。再次,本辞与古辞相较,虽然有个别字句的更改、语义转述的差异,以及个别篇章的援引或增添成句,但大致风貌保持不变,尤其是《满歌行》一曲,只存在个别字句的更改和语义转述的差异。古辞能入乐,本辞为何不能入乐?最起码还有许多相同的诗句,一定也可以入乐。

    需要说明的是,古辞的入乐和本辞的入乐是有区别的。我们所见的古辞多是“魏乐所奏”、“晋乐所奏”或“魏晋乐所奏”,而本辞却未标注“入乐”字样。这说明,郭茂倩编辑《乐府诗集》时,所选的入乐与否的参照是“魏晋乐”,至于魏晋以前所入之“乐”,因为古代缺乏记声材料和记谱法落后等原因,已经无法考知。所以,郭茂倩的意思并非认为本辞不入乐,而是,本辞不入魏晋乐,入的是魏晋以前乐。从这个意义上讲,崔炼农引入的本辞是“最初(或前此)入乐”的概念,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里的“最初(或前此)”指的是“魏晋”以前或汉代。但这种入乐,有可能只是协汉代民歌的声乐系统。

    第二,本辞也并非与“入晋乐之辞作对比者”。“魏晋乐奏”或“晋乐奏”辞有很多,何以郭茂倩《乐府诗集》仅列出10首本辞与之“对比”?这是说不通的。为明了起见,现将《乐府诗集》中标注魏晋乐奏古辞者列表如下:

    《乐府诗集》乐奏古辞(14首)统计表

    卷数 大类属 小类属 篇目 备注
    二十六 相和歌辞一 相和曲上 江南 魏、晋乐所奏
    二十七 相和歌辞二 相和曲中 东光 魏、晋乐所奏
    二十八 相和歌辞三 相和曲下 鸡鸣、乌生、平陵东、陌上桑 魏、晋乐所奏
    二十九 相和歌辞四 吟叹曲 王子乔 魏、晋乐所奏
    三十四 相和歌辞九 清调曲二 豫章行、相逢行 晋乐所奏
    三十七 相和歌辞十二 瑟调曲二 西门行六解、东门行四解 晋乐所奏,各有本辞1首
    三十九 相和歌辞十四 瑟调曲四 雁门太守行八解 晋乐所奏
    四十一 相和歌辞十六 楚调曲上 白头吟五解 晋乐所奏,本辞1首
    四十三 相和歌辞十八 楚调曲下 满歌行 晋乐所奏,本辞1首

    对比《乐府诗集》本辞10首和乐奏古辞14首,其中只有4首重合。这说明,本辞并非如王淑梅所说“荀氏入晋乐之辞作对比者”,因为至少还有10首古辞没有列出相应的本辞。另外,本辞也不是“荀勖‘撰旧辞’时用作底本的旧歌辞”。许多前辈学者认为本辞是“货真价实的‘古词’”、“未经晋乐府加工过的汉代本来的歌词”,这些论断有一定道理。这说明,本辞具有某些与古辞相同的特质,而又与古辞具有名实之别。这就说,本辞是魏晋以前(汉代)的歌诗。但对照上文本辞10首统计表,我们发现,魏武帝、魏文帝、曹植的诗作也经过荀勖加工而入晋乐,但却有对应的本辞,而荀勖加工曹氏父子三人的诗作以入乐,是没有必要以汉代的歌诗作底本的;又,在本辞之下的拟作中,还有魏武帝、文帝、明帝辞入晋乐的现象。以上这种矛盾正好说明王氏观点的可商榷。

    首先,古辞与本辞是同源异流关系。本辞皆为汉世民歌,大部分本辞在汉世被收入音乐机构,由宫廷乐工依据声乐系统,对其进行合器乐的加工,这类经过加工的本辞有一个新的名称,即古辞。而那些未经乐工加工的、只合汉世的声乐系统歌唱的歌辞,即是今天所见的本辞。时至魏晋时期,古乐亡佚殆尽,而古辞和本辞尚作为歌辞保存。一部分古辞再经过魏晋乐工的加工,成为“魏晋乐所奏”辞。而本辞中的一部分,也可能因为经魏晋乐工的加工,而转为古辞。本辞与古辞的发展脉络可以描绘如下:

    其次,古辞与本辞的主旨具有一致性。古辞无论是合汉器乐,还是合魏晋器乐,都只是对本辞的个别字句的加工,但并不影响古辞的主旨。即是有的本辞被乐工添入他诗成句,但本辞的主旨基本不变。就古辞与本辞相对照的四首歌诗来说,《西门行》的古辞和本辞都表现为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颓废思想;《东门行》的古辞和本辞都表现为下层劳动者生活穷困、丈夫欲铤而走险的悲惨现实;《白头吟》的古辞和本辞都写与故人决绝,希望能遇到真心相爱之人;《满歌行》古辞和本辞亦表达及时行乐、暂忘烦恼的主题。所以,古辞与本辞主旨并未更改。这说明,古辞和本辞文本的不同,并不一定说明其来自不同的版本,很可能是来自同一系统,经过乐工加工产生的不同风貌。

    综上所述,本辞和古辞实际为一个统一体系,二者同源异流,既有交叉性,又有互补性,二者结合,构成汉代乐府民歌的主体部分。

    (三)何谓“本辞”

    第一,本辞是汉代的民歌,具有合汉代民歌声乐系统的特点。本辞中的绝大部分被汉世音乐机构搜集回宫廷,乐工选择其中优秀的篇章,对其进行合器乐的加工,这部分即是古辞。还有一些本辞,未被著录而逐渐失传。而流传下来的本辞和古辞,就成了后世乐府歌诗的经典范式,是魏晋及其以后乐府创作的模板。例如,魏晋援古题而创的新辞,六朝和隨的拟作,唐朝的新乐府,皆是在本辞和古辞基础上的创新。本辞只与古辞存在文本对照关系,而与非古辞的“魏晋乐所奏”辞没有文本对照关系,所以本辞之“本”,非“荀勖‘撰旧辞’时用作底本”的“底本”之意,而是“本源”之意。本辞是其所在曲题的最初、最原始的歌诗和声乐系统。后世同曲题创作,都以此为参照。

    第二,本辞和古辞作为一个整体,与拟作是一组对应关系。本辞和古辞在同一曲题之前,拟作则在同一曲题之后,正如《提要》所说的,使“诸格毕备,不相沿袭,可以药剽窃形似之失”。《乐府诗集》的编排,意在显示同一曲题诸辞发展的脉络。

    第三,本辞提供的是最初的声乐系统参照,古辞提供的是最初的器乐系统参照,当本辞失传或本辞与古辞的音乐系统相差不大时,古辞可以代替本辞并体现本辞的作用,这就是为何部分曲题下仅有古辞而无本辞。但当本辞与古辞的声乐系统相差较大或文本差异较大时,则本辞、古辞俱列曲题之下。

    第四,本辞和乐奏辞的关系,主要是音乐对比关系。正如《提要》所说“得以考知孰为侧,孰为趋,孰为艳”,至于“孰为增字、减字”乃是本辞和古辞的关系。但本辞的声乐系统和古辞的器乐系统已经不可考知,所以,这种音乐对比的关系已经不复存在。

    总之,本辞是古辞的文本参照,是乐奏辞的音乐参照,是拟作的音乐和主旨参照,是同一曲题乐府歌诗创作的本源参照对象。

    注释:

    [1]清纪昀等:《钦定四库全书总目》(整理本),中华书局,1997年,第2614页。

    [2]刘永济:《十四朝文学要略》,中华书局,2007年,第128页。

    [3]陆侃如、冯沅君:《中国诗史》,百花文艺出版社,2008年,第118页。

    [4]逯钦立:《汉魏六朝文学论集》,陕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51页。

    [5]萧涤非:《〈东门行〉并不存在“校勘”问题——答王季思先生》,见《萧涤非说乐府》,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148页。

    [6]崔炼农:《〈乐府诗集〉“本辞”考》,见《文学遗产》2005年第1期,第85页。

    [7]王季思:《〈东门行〉的校点和评价问题——答萧涤非先生》,见《玉轮轩古典文学论集》,中华书局,1982年,第242页。

    [8]转引自王淑梅:《〈乐府诗集〉“本辞”索解》,见《文献》2010年第2期,第51页。

    [9]王淑梅:《〈乐府诗集〉“本辞”索解》,第53、60页。

    [10] 萧涤非:《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第82页。

    [11] 罗根泽:《乐府文学史》,东方出版社,1996年,第56页。

    [12] 崔炼农:《〈乐府诗集〉“本辞”考》,第79页。

    编辑:王蕾

    箜篌引
    曹操诗全集(26首)(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