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近现代文学
  • □ 同类热点 □
  • 简析《红楼梦》人物塑造的艺术手法
  • 简析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及蒲松林文言短篇的艺术创新
  • 简述蒲松龄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内涵
  • 简析《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建构
  • 贾宝玉和《红楼梦》的悲剧世界
  • 试析《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 简述《聊斋志异》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
  • 简析《儒林外史》的社会背景及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图谱
  • 简述《儒林外史》的叙事艺术
  • 试析《长生殿》文学艺术价值
  • 简要分析《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影响
  • 《祝福》的语言艺术探析
  • 试析吴伟业和“梅村体”叙事诗
  • 蒲松龄与《聊斋志异》的成书简介
  • 简述清代文学的历史特征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清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清代“红楼戏”《鸳鸯剑》考述(2)

    发布时间: 2011/11/3 11:05:4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红楼梦学刊》
    文字 〖 〗 )

    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演“红楼戏”甚多,其中就有经典剧目《红楼二尤》,它的另一个名称也是《鸳鸯剑》。此剧最早是由民国年间辅仁大学英文系的大学生丁士修所编撰,它专写尤三姐殉情一线,剧本编成后,丁士修将它呈给荀慧生。荀慧生“看了剧本,十分快意,当即把本子交给编剧陈墨香先生,斟酌考虑。墨香先生看了剧本,觉得有可取之处,只是单写尤三姐,未免单薄了些,遂补上尤二姐故事,戏演到尤二姐吞金而死为止,让尤三姐的刚烈与尤二姐的驯柔形成强烈反差。由此戏的名字也改为《红楼二尤》。”⑩荀慧生自己也说:“我早年喜读《红楼梦》,觉得这部名著塑造了许多不同性格的妇女形象,人物刻划细微入末,可供舞台上创造角色的借鉴。更鉴于历来演红楼故事者,皆以宝玉、黛玉为题材,因想另辟蹊径,专演尤氏两姐妹。二姐和三姐本为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物,但处在封建社会,两人均不能摆脱悲惨命运。我以为合两人的不同遭遇于同一戏中,彼此呼应,两相对照,更能全面而有力地抨击旧礼教、旧制度,乃编写《红楼二尤》。”111932年3月11日,《红楼二尤》首演于北京哈尔飞戏院(后改名为西单剧场),即引起轰动,此剧后屡经演出,深受观众欢迎,被称为苟派五大悲剧之一。荀慧生在演绎尤三姐时,也是尽去其放浪而彰显其刚烈,同样是尤三姐与贾珍、贾琏饮酒,在《红楼梦》中,“只见这三姐索性卸了妆饰,脱了大衣服,松松的挽个髻儿。身上穿着大红小袄,半掩半开的,故意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鲜艳夺目。忽起忽坐,忽喜忽嗔,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就和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檀口含丹。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几杯酒,越发横波入鬓,转盼流光。真把那珍琏二人弄的欲近不敢,欲远不舍,迷离恍惚,落魄垂涎。”(第六十五回)而在《红楼二尤》中,剧中描绘: 

       
      尤三姐:你们来,来,来呀,喝呀喝呀!(坐斜场上座) 
      贾珍:来来来,喝呀喝呀! 
      尤三姐:(唱“西皮摇板”) 
          纨绔儿郎行不正, 
          我笑你们今朝错用了心。 
          来来来同把双杯饮。 
        (你喝呀,你喝,你喝呀!) 


      贾珍:我喝,(尤三姐向贾珍脸上泼洒)泼了我一脸。 


      尤三姐:(唱“西皮流水”) 
          大骂贾琏与贾珍, 
          你家风姐心肠狠, 
          她到处闻名是恶人, 
          我姐姐无能遭勾引。 
          失身嫁在你家门, 
          虽然今日多欢幸, 
          雪里埋儿有祸临, 
          要饮酒来我就同你们饮。12 
       

      在陈卓莹、杨子静编撰的粤剧《红楼二尤》中,尤三姐不仅使酒骂座,更是动起手来,第三场《闹酒》如此描绘: 
       

      尤三姐拿起酒壶倒酒,再尽一钟,对着他兄弟,使酒骂座。 


      (锣鼓白)我把你两个糊涂虫啊!懵心肝!恃住有几个臭钱,就把人作野花看待,才有我家二姐,至今着落全无。我家二姐是个怕事之人,你妻王熙凤是个阴险之妇;今后大小相安,倒还也罢,倘有一点教人过不去,我先扭断你两个狗头,再共那泼妇拼了这条性命!…… 


      (唱反线芙蓉中板)若非是逼人太甚,我岂至这等轻狂!自古道礼尚往来,我自应当仁不让。(转唱中快板)你动剑来我还枪。(指向贾琏唱)我姐姐,在你掌上;一命丧,要一命偿。(转滚花——先后指向他弟兄唱)挑开你辈顽筋,方知人不可量。 


      【先锋钹】,尤三姐说罢,尽把桌上东西扫落地上。【叻叻鼓】反身进去取扫帚出,朝着他弟兄照头就拍。 


      贾琏维护着贾珍,尤母维护贾琏,气急败坏朝上场门逃遁下。13 
       


      可以看出在戏曲中尤三姐的形象更为单纯,她作为一个受害者、反抗者而脱落了放浪形骸的气息。而且,无论是京剧还是粤剧,都是把尤二姐、尤三姐并列刻画,这可能如王昆仑所言:“作者创造尤三姐和尤二姐本是一个最直接最切近最鲜明的对比:一个那么柔,一个那么刚;一个是那么犹疑无主,一个是那么明察果断。”14她们俩本身就是绝好的对比形象,更有戏剧性。这一点上,徐子冀《鸳鸯剑》有所不及,剧中尤二姐甚至都没有出场,但它却是第一部着力刻画尤三姐与柳湘莲爱情故事的戏曲剧本,有其自身的价值。 


      从脂评本到程高本,再到后来的戏曲,我们可以看到尤三姐的形象有一个逐渐净化的过程,这种现象可以引发我们一种思考。在“红学”研究领域,“程前脂后”、“脂本伪造”说曾引起激烈的争论,争论双方大多以《红楼梦》小说的版本及文本为依据,相互诘难。笔者以为,在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红楼梦》戏曲——尤其是清人创作的《红楼梦》传奇、杂剧也可以作为一个参照物。从逻辑上说,凡是写作《红楼梦》戏曲的作家,应该都是看过《红楼梦》小说的,从《红楼梦》戏曲中能否发现脂本的痕迹,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红楼梦》抄本流传的阶段,就有人出重金购之,购得者不会轻易毁弃,倘有剧作家见及抄本而创作,会在剧作中留下痕迹。像尤三姐这样的人物,在脂评本与程高本中形象差异较大,剧作家若看到脂本,他描绘尤三姐时可能会与程高本不同。以清人创作的《红楼梦》传奇、杂剧而言,现在留存下来的剧本有十数种,其中最早的孔昭虔《葬花》作于嘉庆元年,目前所能见到的清代《红楼梦》传奇、杂剧都创作于程高本刻印之后,但判断这些作家是否依程高本为原本而创作戏曲,须视其内容而定。以尤三姐而言,吴镐《红楼梦散套》第六齣《剑会》、陈钟麟《红楼梦传奇》卷四《魔病》都曾提到她,似乎看不到脂本的印迹。但是,从脂评本到程高本,再到《鸳鸯剑》、《红楼二尤》等戏曲,尤三姐的烈女形象逐渐深入人心,在过去的社会里,人们出于对烈女的尊崇,一般说来是不会再把她反过来说成是“淫奔女”。从尤三姐这一形象从小说到戏曲中演变,我们认为脂评本塑造尤三姐的形象在前,程高本塑造尤三姐的形象在后,更符合逻辑。而且曹雪芹原著的尤三姐,前面是“淫奔女”,后面是“节烈女”,前热后冷,本身形成强烈的对比;而尤三姐、柳湘莲的故事情节在《红楼梦》中也是出于冷热对比,正如恽嘉在《鸳鸯剑》序言中所说:“《红楼梦》说部载柳、尤鸳鸯剑事,为热境中之冷笔,闹场中之僻径,其事其人必可传述。”《红楼梦》整部书的结构从“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到“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就是大热大冷。从尤三姐到柳、尤故事,再到《红楼梦》整体结构,都贯穿了这种冷热的对比。研究《红楼梦》的学者早已注意到《红楼梦》与戏曲的关系,而“冷热调剂”正是中国传统戏曲演出的一个重要美学原则,李渔《闲情偶寄·演习部》“剂冷热”中说:“予谓传奇无冷热,只怕不合人情。如其离合悲欢,皆为人情所必至,能使人哭,能使人笑,能使人怒发冲冠,能使人惊魂欲绝,即使鼓板不动,场上寂然,而观者叫绝之声,反能震天动地。”15曹雪芹也是深谙此道,小说叙事采取了戏曲的结构方式。 
       

    四 

       
      《红楼梦》与戏曲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同样是写梦,戏曲中的经典作品,无外乎汤显祖的《牡丹亭》,而《红楼梦》又直接提及《牡丹亭》,如第十八回元妃省亲,点的戏中就有《牡丹亭·离魂》,第二十三回的回目就是《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作家在创作《红楼梦》戏曲时,很自然会联系到《牡丹亭》。《鸳鸯剑》写尤三姐死后的离魂、归魂、返魂很明显受到《牡丹亭》的影响。徐子冀在《鸳鸯剑初稿甫脱,偶吟四绝解嘲》中有:“花柳纵横香雾芬,名园诗酒属钗裙。有人独借临川笔,写出轻清岭上云。”在《返魂》齣中:“(柳唱)【朝天子】上仙玉颜,蔼蔼舒青盼。赐金丹,皪皪光华灿。经过些元霜杵锻,兔捣蟾含。黄昏清旦,我拂云展望眼。这魂梦返还,直合证杜丽娘回生案。”甚至薛蟠调戏柳湘莲时唱的也是《牡丹亭》:“(薛自持杯壶乱嚼,右顾湘莲笑介):哈哈,我是为你来的。(低吟《牡丹亭》曲)我爱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恨不得肉儿般团成片也。”此处眉批有:“未想被打成肉片。”剧中处处都有《牡丹亭》的影子。 


      《鸳鸯剑》全剧十六齣,从剧本篇幅上看似为传奇,庄一拂先生《古典戏曲存目汇考》将它著录在清代传奇中,16郭英德先生《明清传奇综录》附录“传奇蜕变期现存作品简目”也列入它。17但《鸳鸯剑》的剧曲全为北曲,从戏曲体制上看,它实为北曲杂剧。作者虽未明言这一点,然而从《鸳鸯剑》的剧曲曲牌联套,可以判断出它用的是北曲宫调: 
      

    齣名   曲牌                                                                                                       宫调 
      
    郊缔 【点绛唇】—【混江龙】—【油葫芦】—【天下乐】—【村里迓鼓】—【后庭花后】北仙吕宫 
      
    春园 【小桃红】—【络丝娘】—【绵搭絮】—【拙鲁速】—【尾声】                           北越调 
      

    巧遇 【驻马听】—【驻马听】—【尾声】                                                               北双调 
      

    剑聘 【粉蝶儿】—【醉春风】—【满庭芳】                                                            北中吕宫 
      

    亭宴 【粉蝶儿】—【醉春风】—【普天乐】—【西厢曲】                                          北中吕宫 
     

    打薛 【驻马听】—【沉醉东风】—【驻马听】—【雁儿落】                                       北双调 
      

    剑劫 【点绛唇】—【混江龙】—【油葫芦】—【天下乐】                                          北仙吕宫 
      

    离魂 【雁儿落】—【得胜令】                                                                              北双调 
      

    花战 【端正好】—【滚绣球】—【叨叨令】—【倘秀才】                                          北正宫 
      

    坛祭  (此齣只有说白,无曲) 
       
      
    归魂  【斗鹌鹑】—【紫花序】—【金蕉叶】                                                           北越调 
      


    炼丹 【点绛唇】—【混江龙】—【油葫芦】—【村里迓鼓】                                       北仙吕宫 
      
    天台 【点绛唇】—【混江龙】—【天下乐】—【元和令】—【上马娇】                       北仙吕宫 
      


    赠丹【驻马听】—【乔牌令】—【搅筝琶】—【乔牌儿】—【甜水令】—【折桂令】—【尾声】  北双调 
      


    返魂【朝天子】—【四边静】—【脱布衫】—【石榴花】—【小梁州】—【换头】—【尾声】 
     此齣宫调混乱,北中吕宫与北正宫相杂。 
      


    凤鶱【端正好】—【滚绣球】—【寄生草】—【尾声】—【端正好】—【云歌】—【尾声】 北正宫 


      《红楼梦》戏曲中,一些杂剧作品篇幅都较短,孔昭虔的《葬花》只有一齣,许鸿磐的《三钗梦北曲》四齣,是典型的杂剧,象《鸳鸯剑》这样十六齣的北曲杂剧却未曾见。北杂剧盛演于元代的舞台,至明中叶后,它已渐渐不能演唱,成了文人的案头作品。《鸳鸯剑》用北曲制成,实际上也是不能演出的。袁江畸人在序言中说:“传奇曲本向有南北曲之分,大凡出于文人之笔,北曲多,可以观,不可以演。余见闻浅近,所知者《西厢记》、《扬州梦》、《续离骚》,并今此《鸳鸯剑》合而四焉。果如玩其词,摩其意,枯坐静室中,屏息遐想,其中声音笑貌,举止歌笑,悲䜣离会,手舞足蹈,珍琦瑰玮,具在目前。其妙也,尽善矣,又何必设氍毹,张灯彩,锣鼓喧阗,笙管嘈杂,而优孟衣冠、粉白黛绿、锦衣绣袴之?为乐则有之,妙则未也。”《鸳鸯剑》在体制上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它没有设置角色。戏曲的角色有生、旦、净、丑等,在《鸳鸯剑》中,我们虽然知道生、旦分别是柳湘莲、尤三姐,但作者没有分配角色,所有上场人物只标姓名,类似于后来的近代改良戏曲与话剧。《鸳鸯剑》体制上的特点都昭示了传统文人戏曲的蜕变。另外,《鸳鸯剑》未刊刻,在朋友间传阅,书中作者本人及朋友的序跋极多,它们不仅是针对《鸳鸯剑》剧本而发议论,也对《红楼梦》小说发表议论,于《红楼梦》研究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郑志良)


    注释: 
    ① 《吴晓铃集》,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1月版,第五卷第271页。 
    ②  胡文彬《红楼梦叙录》,吉林人民出版社1980年6月版,第318页。 
    ③  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12月版,第1371页。 
    ④ 《吴晓铃集》,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1月版,第五卷第271页。 
    ⑤  周越然《书书书》,上海中华日报社,1944年5月版,第170页。 
    ⑥  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部校注《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57年10月版。 
    ⑦  关四平《从尤三姐的改塑管窥脂评本与程高本的价值》,《红楼梦学刊》2009年第4期。 
    ⑧  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 年3 月版。  
    ⑨  参见徐子余《尤三姐与赵盼盼》,《河北学刊》1991年第2期。 
    ⑩  陈正宽《丁士修与<鸳鸯剑>》,《中国京剧》2008年第2期。 
    11 《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62年版,第二集第3页。 
    12 《荀慧生演出剧本选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62年版,第二集第28页。 
    13  陈卓莹、杨子静编《红楼二尤》,华南人民出版社1954年12月版,第31、32页。 
    14  王昆仑《红楼梦人物论》,团结出版社2002年6月版,第74页。 
    15 《李渔全集》,浙江古籍出版社1991年8月版,第三卷第69页。 
    16  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12月版,第1371页。 
    17  郭英德《明清传奇综录》,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年7月版,第1195页。 

    编辑:刘岩

    清代“红楼戏”《鸳鸯剑》考述(1)
    论明清时期思想理论对散文流派演变之影响(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