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近现代文学
  • □ 同类热点 □
  • 简析《红楼梦》人物塑造的艺术手法
  • 简析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及蒲松林文言短篇的艺术创新
  • 简述蒲松龄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内涵
  • 简析《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建构
  • 贾宝玉和《红楼梦》的悲剧世界
  • 试析《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 简述《聊斋志异》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
  • 简析《儒林外史》的社会背景及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图谱
  • 简述《儒林外史》的叙事艺术
  • 试析《长生殿》文学艺术价值
  • 简要分析《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影响
  • 《祝福》的语言艺术探析
  • 试析吴伟业和“梅村体”叙事诗
  • 蒲松龄与《聊斋志异》的成书简介
  • 简述清代文学的历史特征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清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清初陈廷敬诗学的宗杜倾向(1)

    发布时间: 2011/12/29 13:09:4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拙风文化网
    文字 〖 〗 )
    摘要:清初台阁诗人陈廷敬与王士?虽然都基本宗唐,但陈基本宗杜,王基本宗王孟,代表了宗唐的两个流派。陈之宗杜一是仰慕杜甫之忠君爱国的儒家立场,二是倡导杜诗的宏声大音、深厚雄壮的风格。陈廷敬宗杜倾向的重要标志是撰有《杜律诗话》,其诗歌创作也明显的体现。但与明七子的偏执宗唐宗杜不同,陈廷敬对宋代大家也予好评,属于清代诗学开始向兼容唐宋转化的一部分。 


      关键词:陈廷敬 宗杜倾向 《杜律诗话》 


      陈廷敬(1638—1712),原名陈敬,清顺治帝赐名廷敬,字子端,号说岩,晚年号午亭山人。卒谥文贞。山西泽州(治所今山西晋城)人。出身官宦世家。顺治十四年(1657)中举,次年中进士,授庶吉士,顺治十八年散馆授内秘书检讨。自康熙八年(1669)始,历任国子监司业、侍读学士、礼部侍郎、经宴讲官等职,自康熙二十五年至二十七年(1686至1688)三年之间,更历任工部尚书、户部尚书及吏部尚书。二十七年任吏部尚书时因受亲家湖广巡抚张氵开贪黩案牵连,乃引咎辞职,两年后复起为督察院左都御史,不久又官复工部尚书,三十年(1691)为会试总裁,改刑部尚书,后又改户部尚书、吏部尚书,四十二年(1703)晋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四十七年(1708)致仕,五十年(1711)因首辅大学士张玉书去世,奉命入直,总领阁务,次年病逝。 
      陈自称“入仕五十年”(《入仕》)[1]卷一,“遭逢盛朝,位为上相,翊赞圣王齐于尧舜文武”(林佶《午亭文编》序)[2],对康熙盛世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3]。陈廷敬显然首先是康熙年间的政治家,或者说是颇有政绩的台阁重臣。其次陈廷敬“以其渊雅之才,从容载笔,典司文章”[4],曾以总编或总裁官的身份主持《明史》、《大清一统志》、《大清会典》、《康熙字典》、《佩文韵府》、《康熙词谱》等史书与辞典的编纂工作,堪称清代文化功臣。再次,陈廷敬一生专心南宋理学,其《题张孝先所刻〈濂洛风雅〉》所谓“无穷风雅归濂洛,有用文章学孔周”[1]卷一,著有《困学绪言》,批评明代王学空疏、虚妄之弊。因此陈廷敬也是一位理学家。最后,陈廷敬还是康熙年间的一位重要的诗人与文章家,这有其收入《四库全书》的《午亭文编》五十卷(《四库全书存目》为《尊文堂集》八十卷)与《午亭归去集》(即《第二集》)三卷为证,据研究者统计,二书诗二十三卷,有2500余首,加上四库全书本《午亭文编》五十卷曾删去的90余首,凡2600余首,数量相当可观。但是其诗人身份却长期为其政治家等身份所掩盖,为人们所忽略。这对陈廷敬来说,显然有失公正;对陈廷敬的研究来说,也不够全面。 


        一 


      从清诗史的角度来看,陈廷敬实为康熙诗坛不可忽视的诗人之一;而从康熙台阁诗人的角度看,陈廷敬更具有代表性,与另一重要台阁诗人王士?成为康熙诗坛的“双璧”。陈廷敬今日为论者所忽略,并不等于其诗人地位在清代诗坛也被排斥。 


      我们必须看到陈廷敬《午亭文编》五十卷包括诗集二十卷被收入《四库全书》,《尊文堂集》八十卷被收入《四库全书存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给予高度评价,这都是难能之事。《四库全书》所收明清别集只有238部,列入存目者也不过583部,尽管其收录标准有一定局限性,但《午亭文编》能进入《四库全书》,无疑是其价值与地位的标志,是当时社会对它的肯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誉之为“其著述大抵和平深厚,当时咸以大手笔推之”[4]。而清代最著名的沈德潜的清诗选本《国朝诗别裁集》[5],选收清代乾隆朝之前996人3952首诗,其《凡例》称“是选以诗存人,不以人存诗”,“而名位、交游之念,不扰于中”,说明对诗质量本身是十分重视的。从入选诗歌的数量颇可看出入选作者在沈德潜心目中的地位。该诗所选996人,绝大多数人只选诗十首以内。选十首以上的可分四个层次:40首以上者仅王士?一人(47首);31首以上、40首以下者只二人,钱谦益、施闰章(各32首);21首以上、30首以下者为吴伟业、龚鼎孳、宋琬、叶燮、尤侗、潘耒、邵长衡、张笃庆、李必恒、沈用济、方朝等11人;11首以上、20首以下者有66人,陈廷敬(15首)与著名诗人吴兆骞、吴嘉纪、屈大均、陈恭尹、毛奇龄、陈维崧、朱彝尊、赵执信、查慎行等并列。此四个层次凡80人,在入选的996人中无疑是名列前茅者。陈廷敬的诗坛地位于此可见。沈德潜对陈给予了“其吐辞可上追燕许”、“典质丰茂”[5]卷三的高度评价。而其前的邓汉仪所辑之《诗观》、陈维崧所辑之《箧衍集》、刘然所辑之《诗乘初集》、陶煊所辑之《国朝诗的》、陈以刚所辑之《国朝诗品》等清诗选集中,皆收有陈廷敬之诗。[6]民国徐世昌的大型清诗选本《晚晴鋎诗汇》卷二八也收陈诗11首,并评曰:“其诗固难与渔洋并驾,然亦具有根柢,不同凡响。”[7] 


      康熙皇帝是历代君主中最懂诗、最擅诗者之一,他以诗人的眼光看陈廷敬之诗,十分欣赏。其有《览〈皇亲文颖〉内大学士陈廷敬作各体诗,清雅醇厚,非集字累句之初学所能窥也。故作五言近体一律,以表风度》诗,诗题本身就对陈诗赞誉有加,诗更云:“清新授紫毫”,“李杜本诗豪”,则推崇之极矣。陈廷敬逝世后康熙又作《大学士陈廷敬挽诗》,仍不忘怀念陈“世传诗赋重”。可见陈廷敬诗赋的成就确实为康熙所赞赏。康熙诗坛盟主王士?,与陈廷敬关系甚密,虽二人论诗颇不相合,但王“甚奇其诗”[4],而编《感旧集》于卷一一选录陈廷敬达26首之多,其《渔洋诗话》也摘录陈诗。诗集中有涉及陈廷敬的诗多首。此外,杨际昌《国朝诗话》[8]誉其诗“丰致洒然,绝不妆点台阁气象”,查为仁《莲坡诗话》[8]称其诗“诗情超然,笔无纤尘”,延君寿《老生常谈》[9]说:“午亭全是一团学力,抱真气而能独往独来者也。余谓其深造之能,直驾新城(按,王士?)、竹篘(按,朱彝尊)而上之。”可谓推崇备至。邓之诚《清诗纪事初编》甚至认为陈“诗名不及士?,而功力深厚似过之”。由此不难看出,陈廷敬于康熙诗坛的名声颇大,从中也可以理解吴之振在选编“海内八大家”之《八家诗选》(见《清史稿·志一百二十三·艺文四·集部》)时为何把陈廷敬与王士?、王士禄、宋琬、施闰章、程可则、沈苍、曹尔堪相提并论而选入。陈廷敬对此事很是欣慰,有“好事传来八子诗”(《和贻上嘉陵驿见怀》)[2]卷十一之句。 


      作为一个诗人,自然要参加诗坛的活动,与诸多诗人发生关系。陈廷敬自不例外。他在京城任职期间,曾于康熙六年(1667)与礼部尚书、诗歌大家龚鼎孳发起结诗社,参加者有王士?、汪琬、程可则等著名文士,经常诗酒流连,分韵吟唱,相互切磋,对于提高大家的创作水平不无补益。而经常与陈来往或保持友谊的诗人除了大家王士?、朱彝尊外,还有有“南施北宋”之称的施闰章、宋琬,白描诗人查慎行,以及宋荦、王士禄、潘耒、彭?孙等名家,至于一般诗人则更多,这在《午亭文编》中皆有据可查。沈德潜说:“康熙初,公与西樵、渔洋、荔裳、愚山、顾庵、绎堂诸公,时为文酒之会,号称极盛。”[5]卷五也可见陈诗歌活动之一斑。其中王士?与其关系最为密切,又同为台阁重臣,值得注意。 


      王士?(1634—1711),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别号渔洋山人,山东新城(今山东桓台)人,累官至刑部尚书,其家世与仕途履历与陈廷敬相仿。王被称为康熙诗坛“一代正宗”(袁枚语),“主持风雅数十年”(《清史稿》卷二六六)。他不仅是著名诗人,而且是著名诗论家,其标举的“神韵说”,风靡清诗坛,在中国诗论史上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其诗坛地位自然在陈廷敬之上。但王在诗坛与政坛能有显赫地位,颇得力于陈的鼎力举荐与宏扬。据陈廷敬《午亭文编》自序云,康熙曾“召见殿中,余言贻上”[2],即后来郑方坤《国朝名家诗钞小传》所记,康熙帝“召见殿中,问朝臣谁最能诗,(陈)举贻上”,后王“为诗伯”,“卓然为本朝第一手,而吹嘘上送,名达天衢,出谷迁乔,声名赫奕,实由先生一言推毂”。而据王士?《召对录》记,康熙十五年(1676)高阳李公与桐城张公曾向皇帝举荐他而未提及陈之荐。不过这并不等于陈没有举荐过王。两年后时任户部郎中的王与陈廷敬同召对懋勤殿,受到康熙帝欣赏,王于次日就被特旨授翰林院侍读,后王与陈二人又入直南书房。陈诗记召对云:“昔与王侍郎,受诏并为诗。”(《西山道中作二首》其二)[2]卷六 


      在清初诗坛唐宋之争的潮流中,陈廷敬与王士?这两位台阁诗人,都属于宗唐派。陈对唐诗极其推崇,这与康熙帝重视唐诗不无关系。陈于《〈御定全唐诗〉后序》[2]卷三十五简论诗歌发展云: 


      武王既定天下,巡狩述职,陈列国之诗,以行其庆让。孔颖达述巡狩之礼,引王制曰:命太史陈诗,以观民风。是二南之诗,得于巡狩。此周初政教之美所由传也。宣平以还,正变迭奏;邶、睟而下,失得互陈。微独当时采风,知列国之政教,而考古论世者,亦可以得其升降污隆之故焉。汉魏去古未远,六朝以来,馀波绮靡,洎乎有唐,太宗起而振之,本《国风》《雅》《颂》之遗,有古歌、今律诸体,上倡其鸿制,下衍其清音,彬彬盛哉!以及中、晚之际,与周诗正变,约略相仿。故观全唐之诗,愈有以知政教所关为尤重焉。 


      尽管陈推崇唐诗之主旨在于鼓吹诗歌教化功能,认为唐诗乃承《诗经》之遗绪,“诗教之所感孚,遂可因全唐之诗录,溯成周之二南,而永媲美于中天之盛也矣”(同上),但对唐诗体制、风格之繁盛,同样给予了高度肯定与赞扬。 


      陈、王虽然都基本宗唐,但二人论诗却又颇不相合,陈《午亭文编》自序所谓“新城王阮亭方有高名,吾诗不与之合”[2]。其不合在于:陈“门径宗仰少陵”[4],或如王所说“陈说岩相国少与余论诗,独宗少陵”(《渔洋诗话》)[8],崇尚深厚朴茂;而王“独以神韵为宗”(《清史稿》卷二六六),或如翁方纲所言“专以冲和淡远为主,不欲以雄鸷奥博为宗”(《七言诗三昧举隅》)[8],故其神韵说宗王孟一派。这是明七子倡导诗必盛唐的思想在康熙诗坛出现的分野。由此看来,陈与王乃是康熙诗坛宗唐派的两个分支,代表宗唐的两个流派,但皆以其诗歌成就与政坛地位影响了一代诗坛。这是陈廷敬的诗坛地位与诗歌价值之所在。 
    编辑:李惠

    “桐城派”界说之反思(3)
    清初陈廷敬诗学的宗杜倾向(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