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吴均《答柳恽》赏析
  • 吴均《入关》赏析
  • 吴均《咏雪》赏析
  • 吴均《赠王桂阳》赏析
  • 吴均《山中杂诗三首其一·山际见来烟》赏析
  • 《汉书》
  • 论史记中的人物描写艺术(1)
  • 吴均《春咏》赏析
  • 汉赋的艺术成就
  • 王训《独不见》赏析
  • 吴均《胡无人行》赏析
  • 《吕氏春秋》十二纪、八览、六论的构成与涵义(三)
  • 吴均《同柳吴兴何山集送刘余杭》赏析
  • 吴均《伤友》赏析
  • 吴均《至湘洲望南岳》赏析
  • 吴均《入关》赏析

    发布时间: 2007/5/28 10:33:5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文字 〖 〗 )

    诗人简介
      吴均(469-520),字叔庠,吴兴故鄣(今浙江安吉)人。生于宋明帝泰始五年(469),卒于梁武帝普通元年(520)。家世寒贱,均好学而有俊才。沈约曾见其文,颇为赞赏。天监初,柳恽任吴兴太守,召他为主簿,常与他赋诗。后为建安王萧伟记室,升国侍郎。入为奉朝请。他曾表求撰写《齐春秋》,完稿后上呈武帝,武帝恶其实录,“以其书不实”,命焚毁。后奉诏撰写《通史》,未就而卒。事见《梁书》卷四十九、《南史》卷七十二《吴均传》。今人朱东润《诗人吴均》一文中有吴均年谱(见《中国文学论集》,中华书局1983年出版),可供参考。 
      吴均是史学家,他著有《齐春秋》三十卷、《庙记》十卷、《十二州记》十六卷、《钱塘先贤传》五卷,注释范晔《后汉书》九十卷等,惜皆已亡佚。他是著名的文学家。《梁书》本传说:“均文体清拔有古气,好事者或学之,谓为‘吴均体’。”其“文集二十卷”。《隋书·经籍志》四著录:“梁奉朝请《吴均集》二十卷。”《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著录皆为二十卷。《宋史·艺文志》著录:“《吴均诗集》三卷。”可见其文集宋时已大部分散失。明代的辑本有:
      《吴朝请集》三卷附录一卷明张燮辑《七十二家集》本。《吴朝请集》一卷明张溥辑《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本。另有《吴朝请集选》一卷,清代吴汝纶评选《汉魏六朝百三家集选》本。严可均《全梁文》卷六十辑录其文有《与施从事》、《与朱元思书》、《与顾章书》等十三篇,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十辑录其诗有《赠王桂阳》、《山中杂诗》、《答柳恽诗》等一百四十七首,较为齐备。
      吴均的诗文,《文选》一首未选。不知是不是与梁武帝“吴均不均,何逊不逊”的批评(见《南史》卷三十三《何逊传》)有关。吴均的骈文成就较高,他的《与朱元思书》、《与顾章书》等,都是传诵很广的名作。吴均的诗和文一样,多写山水景物,风格清新挺拔,有一定的艺术成就。另外,他还有《续齐谐记》,是六朝志怪小说的优秀作品。

     
    羽檄起边庭,烽火乱如萤。是时张博望,夜赴交河城。
    马头要落日,剑尾掣流星。君恩未得报,何论身命倾。 


      吴均,是梁代著名诗人。史称“均文体清拔有古气,好事者或效之,谓为‘吴均体’”(《梁书》卷49)。所谓“清拔有古气”,是相对于当时文坛的纤细艳丽的风尚而言。乐府诗《入关》写为国赴难的勇士,就体现了吴均那不同于时尚的清峻雄健而朴实的风格。
      “羽檄”,即羽书,是报告军情的文书,插上羽毛以示紧急。“烽火”,也称烽燧,是古代边关报警的信号。“羽檄起边庭,烽火乱如萤。”诗一开始就描绘出一幅军情紧急的忙乱景象:边关的烽火台上,夜间燧火点点,在黑暗中红光闪烁。报告敌情的军使,身携告急的羽书,日夜兼程,驰向京城。边关的形势十分严峻。作者以“羽檄”、“烽火”这些最具特征的事物来代表边关战事的发生,用“起”与“乱”的动态描写来强调军情之危急,渲染出战争时刻那种忙碌、紧张、充满了危险的气氛。诗的主人公,就在这紧急而危险的气氛中出台亮相。
      “张博望”就是汉代的张骞。他身负联络西域各国共同抗击匈奴的重任出使归来,以功封博望侯,故后人也称他为“张博望”。此处是以张骞代指心目中的边塞英雄。“交河”,古城名,在今新疆吐鲁番西北,曾为西域车师、高昌等国都城。西汉时,曾在交河设屯田校尉。这里用来泛指西北的边关。“夜赴”二字,以连夜奉命、奔赴沙场表现了勇士的忠诚和高度的责任感。
      “马头要落日,剑尾掣流星。”描写勇士身佩宝剑,扬鞭策马,驰赴疆场的飒爽英姿。“要”,同“邀”,此处为拦截意。黄昏时分,红日西沉,勇士在大漠上奔驰了一天,此刻依然精神抖擞,骏马四蹄如飞,追逐着天边的落日。黄色的沙漠,火红的夕阳,绚丽的霞光,映衬着勇士那疾驰而去的身影。他似乎在与西落的太阳赛跑,就像传说中的夸父一样。一个“要”字,体现了勇士急于奔赴疆场的迫切心情。“剑尾掣流星”,接着写勇士在夜间疾驰的景象。兵器是战士克敌的凭借,是他的第二生命。骏马、宝剑,衬托着勇士的非凡气概。诗中的主人公也佩带着一把珍贵的宝剑,剑柄上镶嵌着稀世的珠玉。当勇士在黑夜里策马飞驰,腰间所佩宝剑上的珠玉便流光闪烁,犹如天上的流星。马蹄响处,黑夜的大漠上留下了一道耀眼的光亮(庐夫按:如此解便太过落到实处了。“剑尾掣流星”,无非言马奔驰之快而已,谁家珠玉能在黑夜里流光闪烁?)。这两句以奇妙的设想,美丽而壮观的景象来形容勇士奔赴战场、渴望杀敌的决心和意志,表现了他勇敢无畏的精神和气魄。这两句以人写景,壮丽的景观正见出人之英雄。
      最后两句是勇士的自白:为了报答君恩,一身之安危,又何足道!古人视君、国为一体,因此,这里的“君恩”应当也包括了“国恩”。这两句,体现了为国捐躯的无私胸怀,进一步点明主题。
      《入关》,是汉乐府旧曲,属横吹曲,为军中出行所用。南朝文人的拟横吹曲辞,诸如《陇头》、《出关》、《入关》一类,主要是依题描写边塞之事。此诗是其中一例。这一类乐府诗,开了唐代边塞诗的先声。南北朝时期,南方的汉族政权与北方民族所建立的政权对峙,虽时有北伐之举,但终无成功,到后来更只能以偏安一隅为满足。但是,昔日汉帝国的天下一统、声威显赫,在汉族人的心中始终是不可忘怀的荣耀,尤其是那些民族意识强烈的士大夫。因而在南方文人拟写的边塞乐府里,常常是以汉代的人和事作为描写的对象,以寄托他们统一中国的理想;对于一部分人,或是以过去的伟绩来满足民族虚荣心。如这首诗以“张博望”代勇士,以“交河城”代边关,就属于这类情况。这一点,也为唐代边塞诗所继承。高适《燕歌行》开篇即谓“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岑参《轮台歌》称“戍楼西望烟尘黑,汉兵屯在轮台北”;莫不如此。就这首《入关》的写作看,诗篇开始以渲染气氛烘托人物的出场,结尾以自白抒发人物的怀抱,中间衬之以写景,在写作手法上也给唐代边塞诗以启发和借鉴。

    编辑:秋痕

    刘峻《自江州还入石头》赏析
    吴均《答柳恽》赏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