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诗歌
  • 散文
  • 辽诗词
  • 金诗词
  • □ 同类热点 □
  • 陆游《卜算子·咏梅》赏析
  • 苏轼《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赏析
  • 柳永《望海潮》赏析
  • 辛弃疾《青玉案·元夕》赏析
  • 李璟《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赏析
  • 苏轼《望江南·春未老》赏析
  •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赏析
  • 陆游《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赏析
  • 叶梦得《点绛唇·绍兴乙卯登绝顶小亭》赏析
  • 长相思
  • 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赏析
  • 苏轼《少年游·去年相送》赏析
  • 柳永 词《雨霖铃》赏析
  • 陆游《蝶恋花·桐叶晨飘蛩夜语》赏析
  • 辛弃疾《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宋代辽金文学 >> 作家作品 >> 
    破阵子

    发布时间: 2014/6/26 8:03:0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华文教育网
    文字 〖 〗 )
    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题 解】
      这首词大约写于辛弃疾和陈亮用《贺新郎》词调唱和之后不久。唐代乐曲中有“象武事”的《破阵乐》,唐太宗赞其“发扬蹈厉”。《破阵子》之曲,当由此大曲摘编而来,以之“赋壮词”,自然声情并茂。但此词名为“壮词”,却壮中含悲,可说是一首失意英雄的慷慨悲歌。
      句 解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黑夜,醉意朦胧的壮士挑亮油灯,反反复复地凝视、抚弄手中宝剑。这剑曾陪伴他驰骋沙场,杀敌无数,如今却被闲置一旁。
      词的开篇突兀而起,以三个富有特征性的动作,塑造出了一位失意英雄的形象。虽然只有短短六字,却饱含丰富而深沉的感慨。酒后醉里的壮士,抚弄着熟悉的宝剑,心头必定充郁着万千惆怅,难遣难消。
      宝剑的冷冷清辉,带着壮士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军营。醉梦醒来,那响亮的号角犹然声声在耳。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梦中的军营气氛依然热烈,将士依然豪迈。他们分吃着烤熟的大块牛肉,众多的乐器合奏出雄壮悲凉的塞外之歌。“八百里(马+交)”,指牛,《世说新语·汰侈》:“王君夫有牛,名八百里。”“麾下”,部下。“炙”,烤熟的肉。“五十弦”,本指古乐器瑟,此处泛指各种乐器。“翻”,演奏。
      沙场秋点兵
      看着,听着,壮士很自然地回想起了自己的峥嵘岁月:秋日天空明净高远,辽阔的战场一览无余,身为主帅的他一身戎装,立于千军万马之前,镇定从容,检阅军队。秋风吹起军旗飘飘,也吹起了将士们的战袍。
      这恢宏的气势,词人仅仅用了五个字,就描绘得如在眼前。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继上片“点兵”之后,下片开始写战斗的惊险场面:战马像的卢一样快跑如飞,弓弦的响声如惊天霹雳。“的卢”,骏马名。相传三国时刘备在荆州遇难,所骑的卢马载着他一跃三丈,越过檀溪,得以解脱。
      词人并未直接写如何英勇杀敌,但通过写马、写弓,人的意气风发、英勇无畏已经跃然纸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壮士出生入死,拼搏沙场,是为了要“了却”君王平定天下的大事——驱除金兵,收复中原,从而建立一番不朽功业。
      可怜白发生
      沉醉在对过去的缅怀中,壮士激情万丈,字里行间洋溢着欣慰之情。然而,醉梦的他终究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可怜头上白发已生,“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壮志还只是一纸空文。
      由梦境回到现实,词人的情绪一落千丈。令他觉得“可怜”的,并不是自己的老去。直到六十六岁时,不服老的他还写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真正“可怜”的,是年华空逝、壮志难酬。
      辛弃疾在词序中自言“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词的前面九句写得雄姿英发、酣畅淋漓,的确可称得上是“壮词”;但到这最后一句,来了一个大转折,寥寥五字,却似乎一下否定了前面的所有文字,整首词的基调也由雄壮一变而为悲壮。
      评 解
      此词通过对青年时期横戈跃马战斗生活的深情回忆,抒发了词人报国无门、壮志难酬的苦闷。近人梁启超评曰“无限感慨,哀同甫,亦自哀也”,正是抓住了它的主旨。
      全词的结构章法十分奇特,它打破了一般作词以一片为一个段落的成规,而是从上片起句一气贯注到下片“赢得生前身后名”一句,成为一个段落。下片的最后一句 “可怜白发生”单成一段,一声浩叹,作大反跌。如此一来,对比强烈,鲜明地突显了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辛弃疾运用这样的手法,并非故意卖弄技巧、追求新奇,而是真情所致,心头百感喷薄而出,便自然而然地打破了常规。(摘自:中国华文教育网)
    编辑:秋痕

    黄庭坚·虞美人
    钗头凤·红酥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