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1)
  • 《错误》赏析
  • 朱自清优美散文《歌声》
  • 卞之琳诗歌欣赏(2)
  • 风雨兼程——汪国真诗集(一)
  • 贺铸《踏莎行·阳羡歌》赏析
  • 图文并茂《再别康桥》
  • 梅花诗词赏析(专辑)
  • 废名《初恋》赏析(1)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2)
  • 意象欲出造化已奇──诗歌意象的解读
  • 试解李商隐《无题》李贺《七夕》诗
  • 汉乐府 江南
  • 松树的文化意境
  • 元人小令选(58首)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光阴该有怎样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5/1/5 0:03:0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文字 〖 〗 )
    时间带给我们2015,却也拿走了你我的2014;或许不一定都能任性地贪玩,但至少争取演好自己的下半场,别让人生输得一败涂地。 
      我们与时间的关系大体上可分为两种。
      一是受困,套用时下时髦的说法,其实我们都受困于时间,也对待一切怀有急迫感,包括人生。仿佛大限将至,我们拼命与时间赛跑,如仓鼠跑动卷轮,怎么跑也跑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们注定赢不了时间,顶多只能尽量不让自己输得太惨。
      二是解脱。有时候我们会忘了时间,忽而记起来时,才感叹岁月流逝如得过眼云烟。一时的忘记不是解脱,无须再与时间赛跑,一切从容自在,不驾驭、不左右、不强求,只依循自然作息,方为解脱。正如古时候的文人总在仕与隐之间徘徊,是兼善天下或独善其身,两种截然的人生选择,没有好坏之分。受困与解脱,也只是两种人生面对时间的态度,没有积极没有消极,没有肯定没有否定。 
      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名社会人,匡时济世离我太远,做不来就留给有志之士吧。甚至我骨子里就是与社会体制背道而驰的,不是说我反体制,而是精神上本就抽离。我在社会的边缘游离,神游群山峻岭蓬莱灵鹫,一不小心哪一天离得太远,或许也就自然而然不回来了。
      隐逸生活自古就是传统文人精神上的归宿。何止文人,谁不都在希冀一片“不知秦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我们渴望生活在世外桃源,不是因为桃源与世无争,实则是与时无争;一个连时间都不在乎都能够放掉的地方,一切从从容容,不急不缓,只是这样的地方,如何存在?前不久和三几老友同游台湾,搭火车下花莲入住面向太平洋的缓慢民宿。缓慢已逐渐成为一种生活态度,也成了一种消费时尚;我们这些光鲜的社会人用辛苦赚来的金钱,就可轻易换来短暂而匆促的缓慢生活,一天两天几天,然后又一头栽入社会浮躁的漩涡,不开心但又无可奈何。
      我们总是在急迫与缓慢之间摆荡,面对着受困学习着解脱;但在时间跟前,我们注定都是输的,因为时间不会老去,我们会;因为时间没有终结,我们有。只能举起“来不及了”,“回不去了”两面白旗,慨叹难以摆脱的“日月逝矣,岁不我与”。(作者:阿果,文章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编辑:秋痕

    元旦
    新年吉祥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