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1)
  • 《错误》赏析
  • 朱自清优美散文《歌声》
  • 卞之琳诗歌欣赏(2)
  • 风雨兼程——汪国真诗集(一)
  • 贺铸《踏莎行·阳羡歌》赏析
  • 图文并茂《再别康桥》
  • 梅花诗词赏析(专辑)
  • 废名《初恋》赏析(1)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2)
  • 意象欲出造化已奇──诗歌意象的解读
  • 试解李商隐《无题》李贺《七夕》诗
  • 汉乐府 江南
  • 松树的文化意境
  • 元人小令选(58首)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唐诗宋词到底该怎么去读?

    发布时间: 2015/8/3 0:10:2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浪博客
    文字 〖 〗 )
    前日,苏博钓月前辈在新文“质疑两首唐诗”里,提出了他的看法:“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其中“白日”二字应该换成“赤日”或“红日”;另外“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这句唐诗,他认为鸣虫声多在夏秋季节,不在春季,并列举了不少夏秋季节的鸣虫,所以此句不符合自然规律。 


         一石激起千层浪,苏博本是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此文跟评较多,还有博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我看后,不禁叹为观止,觉得原博主和评论之人都是博学之士,说得各有道理。


         其中,博友 wulitu评论道:“那个白日,似没有必要去厘清其色是红的还是赤的,愚见诗人只是想表达白天的太阳至晚而落而已,因为下一句的黄河也不是要渲染大河的水黄,也只是指一条有名字的河而已,故无须用色来强调对仗。再有,前人作画,画日出,那日一般都是用红色;而画晚景,也常见用红色作天空,留白作残阳的。春暖了,蚯蚓还是会咕咕直叫的,呵呵,我听过。”“钱穆先生在苏州中学执教时和同事一起游天池山后作过一首诗,也用白日的:“吾来到池上,白日忽西斜。鼓勇攀其巅,行回路如蛇。当年穷民力,曾驻帝王车。遂使寒士脚,希胜差得爬。坐观狮子峰,屑小如蹲蛙。太湖一盂水,吴城一簇沙。单闻山风响,世嚣抑不哗。月色转清严,烟升万象嘉。长啸谷声应,高步欲忘家。”


        钓月前辈回复道:”古人把夕阳不写成白日,而写成红日的更多:秦观 :觉来红日又西斜;晁补之:黯黯青山红日暮:唐寅:深院青春空白锁,平原红日又西斜。白朴:红日晚,残霞在。““蚯蚓没有发音器官,怎么会叫?极可能一是蝼蛄在叫,误认为是蚯蚓叫;一是下雨后,蚯蚓钻洞,洞里有水,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看了他们的精彩评论和回复,感觉好似古典文学领地里的两位高手在辩论,让观者兴奋不已,且学习到不少东西。


        我一时兴起,也评论道:“诗歌有时不能像解数理化题目,需要用艺术的眼光欣赏其背后的思想情感,就像李白的白发三千丈,李清照的载不动许多愁,这些都是客观不存在的,也许作者只是为了表现一种思想情绪,白和红两个字,或两种颜色的冷暖色调,也许和作者的心情、喜好有关。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只是商榷而已。”


         这也是我一贯的观点,对钓月前辈敢于质疑唐诗的勇气和研究的水平,我深表佩服,也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因为我也相信鸣虫多在夏秋,落山的太阳是红日,但我还是认为白日更好,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一直以来,我认为文学艺术之所以不同于理科,就在于文学艺术的空灵,诗人是意兴湍飞的,他们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像李白的“抽到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等,很多无法丈量的意象在诗歌里有时却有了具体的指代,白发真能三千丈吗?缘愁也不能似个长。李清照的“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这些都故意用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来形容自己的愁绪之多,从而让人产生深层次的联想。诗歌贵在意象之新。红日也许更符合自然规律,但白日更显出语之奇特,读来更朗朗上口。记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被称为千古名句,红楼里香菱学诗,此特别欣赏此句。我想,可能就在于“直”和“圆”这两个字用得好!再如“红杏枝头春意闹”,“云破月来花弄影”之“闹”和“弄”二字,皆是无人用过之字,一字之着,境界全出。可见,用别人没用过的字和词,也许会收到意象不到的效果,从这点上说,“白日”比“红日”正是因为用得少,而更显奇绝。


         文学艺术是性灵的文字,不像科学需要深入研究,牛顿看到苹果掉到地上,就研究出万有引力。而文学作品恰恰是需要去欣赏的,欣赏作者背后的思想感情,欣赏作者写文时候的心境,诗歌就像是一个微醉的人,带着几分醉意,写出的和尘世有一定距离感的文字,诗歌的美就在于它不一定完全符合自然规律,它和尘世会有几分距离感,让我们觉得它始终在水一方,又美不胜收。


         读诗时,仿佛云在飘,雨在滴,风在吹,水在流,我们不必去追究诗歌到底符合不符合自然规律,用词是否正常,我们要投入到诗歌所营造的浪漫唯美的境界里,跟着诗人去痴,去醉。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我们读这首词时,就要想象诗人的遗恨像流不尽的长河之水,流水尚能西,不堪回首的故国又在何方?“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读这首词时,又感觉词人将自然景物及规律和作者自己的心境结合了起来。


        所以,无论是读什么诗歌,是符合自然规律也好,不符合也好,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理解和体会作者借助诗歌所传达的思想感情,以及欣赏诗歌的意象之美,语句新奇之丽,诗人想象之瑰丽奇特。如此,便能体会诗歌言外之意、弦外之响了。
    编辑:秋痕

    折得疏梅香满袖
    耐读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