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论绍兴目连戏对鲁迅艺术审美的影响(3)

    发布时间: 2016/1/4 0:04:3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学网
    文字 〖 〗 )
    三  
        戏剧艺术说到底是人物描写的艺术。别林斯基指出:“在戏剧中,占优势的是人。”26绍兴是著名的“戏曲之乡”,这里的人们不仅喜欢戏,爱看戏,而且懂戏,会做戏。绍兴目连戏虽然是民间创作,但它始终以人物为中心,不仅塑造了目连救母本事中已有的人物,还大胆塑造了一系列目连本事中没有的人物,创造了一个多姿多彩的人物画廊,并不亚于文人创作的戏剧。这里既有罗卜这样的救世者,傅相、曹京兆以及天庭与地狱的神仙鬼魂等统治者及其追随者,刘青提、曹水英、张有大、李仁元、小尼姑、小和尚等叛逆者,也有刘贾、李德元、张菊娘、李妈妈、店倌等普通俗妇凡夫,王老大、沈荣正、乞丐、女吊、朱子贵、何不仁、疯妇等底层苦难者以及张蛮、张贤有、段义仁、王阿仙等丑恶者。这些形象大都性格分明,达到了人性化与个性化的统一。人性化就是指绍兴目连戏革去了神鬼与人隔阂的神性与鬼性,凸现其性灵和情致,使神平凡化,使鬼人间化,使人神鬼融合,呈现出人的情蕴美。个性化就是指绍兴目连戏的形象个性鲜明,生动典型,真实感人。刘青提由信佛念经、吃斋行善的贤妻良母,到不敬神明、打僧骂佛,再到回心转意,显示了人性本质,展示了独特的个性。因为“中国的老百姓是谨愿的”,他们相信“做善人而有酬报”,就“乐于尝试”,但又期望“报应快,酬劳大”,否则“就要灰心,甚至于‘反动’”27。然而,当她被打进地狱,在严刑酷罚面前,她又屈服了,回心转意,忏悔不已。可以说这是一个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人物形象。这种审美特征,使绍兴目连戏的艺术形象栩栩如生,真实感人!
        鲁迅是人物描写艺术的大师,他总是从普通人性的角度来观照和描写人物,突出的都是他们平凡化和庸常化的个性,从而揭示人物的精神风貌,审视与批判国民性。这种审美取向的重要渊源显然不能排除绍兴目连戏,我们从鲁迅的《女吊》、《无常》、《门外文谈》这几篇文章就能明白这一点。女吊是绍兴目连戏描写的艺术形象的代表,她既是坚强的“复仇女神”,又是善良女性与母亲的化身。她本是良家女,被人卖到勾栏里受不过鸨母打骂,缢死在高梁上,由此产生了强烈的复仇意识,急于找替代,这对于一个出身卑微的女性来说,是真实可信的,也是典型的。但是,她感人的力量更主要的还在于她的人性美和情蕴美。她本来急于找替代,好不容易碰上了欲寻短见的董安人,看到她悬梁了也欣喜不已,可她又不忍心拆散他们夫妻,便重新放她返回人世,而且还语重心长地唱了一段“劝世歌”,劝世人不要轻易自寻短见,闪烁着心灵的圣光和人性的纯美。这种内在美又彰显了她的个性。所以,鲁迅赞美她“比别的一切鬼魂要美,更强”28。可以说,这种人物描写深深地启示了鲁迅,使他描写人物,哪怕是那些历史传说中堪称英雄的人物或者是远古圣人,总是赋以生活常态化,思想世俗化,行动普通化,理想平凡化,显示了很强的人性本色。女娲补天是崇高而伟大的英雄事迹,但在《补天》中,她那种英雄色彩已经淡化,强力显现的不是她顶天立地的壮举,而是一种普通的情感与心理:她不时出现的“懊恼”、“勇往”、“愉快”、“诧异”和“欢喜”以及抽“冷气”等等,这些都是人性常态的表现与反映。后羿射日是一种创世伟业,但在《奔月》中集中展示的是夷羿在取得射日伟绩之后被遗忘、废弃、背叛与逃离的残酷遭遇和面对琐细人生的平庸化以及由此形成的寂寞、悲凉与痛苦的心境。在作品中,夷羿已不再是无所不能的英雄,而是一个生活日益艰难、无法满足妻子嫦娥衣食口味的普通人。他的辛劳是为了打到妻子满意的猎物,他的痛苦是因为不能给妻子提供可口的食物。这完全是一个普通人现实人生的写照。在这里,鲁迅执著关注的是人物的人性基质与精神个性。夷羿的克己、深情、宽厚、英武,让我们看到了目连的品性。他灌注着鲁迅的生命体验与主体认知,折射出鲁迅的心灵世界和精神历程。
        这种影响也体现在他的散文、杂文,乃至诗歌创作中。因为鲁迅创作重视人物形象的塑造,他的小说与散文、杂文与散文有时就出现了文体交错的现象,区分度很小。《琐记》这篇“旧事重提”散文,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场景和信手拈来的细琐小事中刻画了衍太太的精神与灵魂,展示出国人精神的卑琐与灵魂的裂变。衍太太是一个浑浑噩噩、精神空虚的可怜的俗妇。她不仅没有思想,没有寄托,情趣低下,而且品性虚伪,没有操持,两面三刀,犹如变色龙,有着浓重的市侩性。尽管到她那里玩的孩子们碰肿了头,她会给他们搽上用酒调的水粉,但是喜好散布流言,无事生非,并不能掩盖她骨子里病态的习性。她表面上似乎对人(孩子)很好,无论别人的孩子闹出什么乱子来都不告诉其父母,实际上却是没有热情、没有责任与道义的。她怂恿孩子们吃冰、“打旋子”以及唆使“我”偷卖家里东西的言行都充分地显示了这一点。这是一个有着很多人性弱点却又个性鲜明的人物,艺术表现力很强。这个人物,打上了《救母记》中的张菊娘、王妈妈、李妈、鸨母等人物的胎记,与绍兴目连戏有着内在的关联性,既展示了鲁迅儿时所处环境的愚顽、龌龊,也批判了国民的劣根性。
        鲁迅塑造人物总是用极其俭省的笔墨展示人性,呈现个性。他说:“我力避行文的唠叨,只要觉得够将意思传给别人了,就宁可什么陪衬也没有。中国旧戏上,没有背景,新年卖给孩子看的花纸上,只有主要的几个人(但现在的
        花纸上却多有背景了),我深信对于我的目的,这方法是适宜的,所以我不去描写风月,对话也决不说到一大篇。”29鲁迅说这是从中国旧戏上学来的方法,从他对中国旧戏一贯的态度来说,恐怕主要是指绍兴目连戏。绍兴目连戏在展示人物的人性品质和个性特征时,总是直接进入人物的性格,笔墨极其简练。人物的心理、情感、欲望和思想,通过外在造型和舞台动作表现出来。一着装、一张口、一移步就显心理,来性格。《白神》是绍兴目连戏的代表剧目,它用极其凝练的笔墨集中刻画了无常可怖亦可爱的品性。他那种“为鬼蜮而富人情”的执法私情,那曲鞭挞丑恶、调侃世情的“叹炎凉”和批判习俗、指斥人心的“骂狗”的“小桃红”,不仅充分显示了他的人性光彩与人间情蕴,显示了刚直公正、是非分明、幽默诙谐的个性,显示了可敬的品格。这种个性,这种人性底蕴,产生了强烈的艺术魅力。1991年绍兴目连戏晋京汇报演出,受到高度评价,作为白神的无常的“叹炎凉”被认为比《红楼梦》里的“好了歌”还要生动形象,深刻透彻30。《离婚》中的七大人这个人物描写极其简洁,可谓深得绍兴目连戏的精髓。他团头团脑,粗身秃顶,圆脸细眼,那红润的脑壳和脸,油光光地发亮像是擦着猪油,又配着漆黑的细胡须。这副打扮,舞台感极强,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他将痈疽当宝贝,玩赏“屁塞”,在鼻子旁擦来擦去,鉴赏什么“新坑”、“水银浸”,透露出他封建腐朽的灵魂,显示出无聊的丑态;那要鼻烟壶时的一声“来——兮”,装腔作势,声色俱现,丑恶无比,既唬住了不明真相的爱姑,也暴露了他内在的虚弱;而“呃啾”一声炸雷式的喷嚏,显然是无常出场的巧妙化用,既实现了他呈现威风的目的,也显现出他目空一切的放肆和粗野。在这里,通过外形与言行的简洁展示,这充分暴露了人性的丑恶。这是绍兴目连戏审美特征的泛化,显示了女吊和无常等人物的艺术之神韵。
    编辑:秋痕

    论绍兴目连戏对鲁迅艺术审美的影响(2)
    论绍兴目连戏对鲁迅艺术审美的影响(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