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中国喜剧电影怎样“笑”

    发布时间: 2016/7/16 0:04:4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化报 
    文字 〖 〗 )
     《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
       《夏洛特烦恼》
      记者 罗 群
      经过多年的沉积和近年来的疯狂生长,中国电影市场日益庞大,影片类型也越来越丰富。与前段时间青春片集中爆发然后几近凋零相比,喜剧电影似乎并没有那样绚烂过,但是也从没有过时或淡出,甚至有专家指出,中国电影市场和观众对喜剧电影的需要是“刚需”,喜剧电影将继续作为中国电影主要的类型片存在、发展下去。
      从今年初周星驰执导的喜剧电影《美人鱼》的大卖和延长档期,到4月时北京国际电影节探寻电影之美高峰论坛对喜剧电影的探讨,再到前段时间上映的《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等带有鲜明喜剧元素的影片所引发的热议,喜剧电影赢得市场和引发话题的能力不容小觑。
      风格各异的喜剧电影
      说起喜剧,观众再熟悉不过。喜剧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其来有自,早在千余年前的宫廷中,就有类乎喜剧的表演和从事相关表演的人存在。而喜剧电影则是电影的一种类型,强调的是搞笑、幽默。《电影艺术词典》对喜剧电影的界定是“以产生结果是笑的效果为特征的故事片。在总体上有完整的喜剧性构思,创造出喜剧性的人物和背景。主要艺术手段是发掘生活中的可笑现象,做夸张的处理,达到真实和夸张的统一”。
      在中国电影中,港产影片中的喜剧片较早为人称道,最为突出的大概要数周星驰的作品了。周星驰既是传统喜剧的继承者,又是开拓者,他的无厘头风格擅长把看起来并无逻辑关联的语言和动作结合起来,表现人物在特定情境下的状态与心情,引人发笑。同时,其作品对人物特别是小人物命运的关注和关怀又让人在笑过以后感到温暖、产生思考,其独特的风格给其后的喜剧电影创作带来很大影响和启发,周星驰的经典台词也成为许多观众的口头禅。
      细数中国内地喜剧电影风格化特征鲜明的导演,冯小刚是较突出的一位,许多影评人把他的喜剧片称为冯氏幽默。与周星驰的无厘头不同,冯小刚更具现实主义味道,习惯以平民的视角讲述小人物的故事,用调侃戏谑的语调让人发笑,也让人在笑中体味到某种人生况味。《大腕》、《甲方乙方》等冯氏幽默电影上映多年,仍时时被观众和论者提及,其中的个性人物和台词金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从2006年上映的《疯狂的石头》到2013年上映的《泰囧》,再到近期上映的虽不能完全界定为喜剧电影,但包含强烈喜剧因素的《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中国电影在喜剧片方面总有佳作问世,喜剧电影也总是能在市场上收获可观的票房。
      遭遇小品化、同质化、空洞化瓶颈
      然而,部分佳作的出现和市场的火爆并不意味着中国喜剧电影整体水平的高超。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指出,中国喜剧电影创作小品化、同质化现象严重,创意不足,这是必须正视的问题。
      所谓小品化,指的是喜剧电影如同舞台上的小品,在短时间内组接一系列相互之间未必有强烈逻辑关联的搞笑桥段,带来“笑”果。“《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等票房很高的喜剧片都是这个路子,小品化在短期内非常有效,但它的可持久性有待研究,因为电影毕竟是讲故事的艺术,我们需要在故事、叙事和喜剧人物塑造方面有所突破。”饶曙光说。小品化在很大程度上割裂了叙事,搞笑的桥段沦为只为吸引眼球而存在的工具,相似的段子在不同的喜剧影片中改头换面地屡次登场,也带来了中国喜剧电影同质化的问题。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中国喜剧电影创作太过执着于“喜剧”的标签和令人捧腹的效果,而忽略了电影之为艺术的内涵表达。致力于喜剧创作,并把喜剧作为攻读博士的研究课题的编剧俞露说:“一大批中国电影中的‘喜剧’以不闹不成活的姿态出场,内里空空如也。其追求的是观众要么抚掌大笑,要么捂着肚子笑得要抢救,好像那就算是‘良心喜剧’。其实那不是喜剧,那是痒痒粉。对于没有实在表达的作品,‘喜剧’也不是护身符。”
      个性表达和类型嫁接或是出路
      对于中国喜剧电影创作来说,找到了问题,也就几乎同时找到了出路。
      “一部好的喜剧作品,其创作者往往不认为自己在做喜剧,至少是不限于做喜剧。”俞露说,“他们其实是在做着极其严肃的表达,在更为宏大的命运叙事面前,而成为真正的喜剧。好的喜剧作品往往不会让人夸奖‘实在太好笑了’,而是在影片结束后默默无言甚至眼眶湿润。”美国经典影片《楚门的世界》就构建了让人沉默甚至流泪的喜剧情境,《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也在喜剧的标签底下,融入了许多关于爱情、亲情、乡愁的引人思考的元素。
      一部优秀的喜剧电影除了必须有实在的内容,还应当有高明的、有个性的表达方式。喜剧电影只是影片类型,而不是特色,一部影片仅仅贴上喜剧标签并不能保证其在口碑、市场上的成功,特色与个性才是王道。俞露将她对喜剧的思考灌注于自己的创作,如同代表作电视剧《嘿,老头!》一样,她要的是小人物的喜剧,这些人并不刻意制造笑料,而是认真地前往他们人生的目的地,有其尊严和生活逻辑,他们面对命运的嘲弄,也传递幽默感——这是喜剧,一种有特点的喜剧。
      除了喜剧美学上的思考,饶曙光认为,创意永远是电影发展的原动力,喜剧电影自然不例外。譬如,把喜剧电影和其他类型片嫁接,或从生活中汲取热点话题,也是提升喜剧电影水平和内涵的一个途径。“《捉妖记》在魔幻、奇幻中注入喜剧性的段落,《美人鱼》在保持周星驰喜剧风格基因的同时,融入环保、房地产等热门话题,《唐人街探案》在喜剧中加入了推理、悬疑等类型片的要素,这些作品因此而丰富,能在不同的层面打动观众的心。”饶曙光说。
    编辑:秋痕

    大型文献纪录片《筑梦路上》观后
    《海棠依旧》: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新突破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