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生命之树》的意象呈现与美学效果(1)

    发布时间: 2016/11/22 0:25:4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美国导演特伦斯·马利克凭借其指导的《生命之树》中精彩纷呈的意象呈现与诗意盎然的美学效果而获得诸多电影节的褒奖与观众的喜爱,并且足以影史留名。作为《生命之树》显著的艺术特色,宗教、宇宙与人物等诸多意象的巧妙组合实现了形式与本质的隐晦勾连,并且达到了视觉美、崇高美与意境美的多重美学效果。 
      一、意象:精彩纷呈的符号隐喻 
      在中国古代诗学与西方现代诗歌中,意象是一个重要的美学范畴,而作为一种艺术修辞或者手法又在电影镜像中得以运用与呈现。它是“意”与“象”的对立与统一,是融入了主观情意的客观物象,或者是借助客观物象表现出来的主观情意。[1]简言之,则是“立具象以尽情意”。在电影符号学中,具有能指与所指的意象是建立在形象基础之上的符号和符号化后的形象,从而具备了隐喻功能。在电影《生命之树》之中,作为基督教信仰者和存在主义研究者的马利克通过光、树、门、向日葵等宗教意象和球体、水、火山、恐龙等宇宙意象以及母亲、父亲、孩子与犯人等人物意象,表达了自己对宗教的神秘感受,对“自然之道”与“恩典之道”的诗意思辨与对爱恨、美丑的认真考量,是一次通过独立或者组合意象来完成的神性与理性思考的物象呈现与情感表达。 
      (一)隐晦与崇高的宗教意象 
      作为一部探讨生命与信仰的宗教电影,《生命之树》充满了大量隐晦而显崇高美的宗教意象。影片首先以《圣经·约伯记》“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的字幕形式开篇,接着便是一束可以变形的橘黄色亮光,并在影片中间和结尾再次出现。纵观全片,它既可以理解为导演的神秘感受,又可以说是上帝的物化,或者是象征着上帝的光芒四射的晶体。[2]因为第一次亮光的出现,伴随着成年杰克“是弟弟、母亲他们带我到你的门前”,中间的出现也是伴随着杰克的追问,最后一次出现在天堂相会达成和解的时候。结合影片的主题,它很可能就是导演心中神秘的上帝的样子或者说是天堂。与这种神秘光相对的是自然界中的阳光。可以说这部影片是名副其实的“光之影”,处处是阳光,仿佛一切都在阳光普照之下。树叶缝隙下的阳光、穿过玻璃的阳光、照耀着婴儿的阳光,总之,电影中的一切几乎都被明亮的阳光所包围,这让人想起充满阳光的伊甸园,受到上帝的庇护。《圣经·创世纪》第一回“神造光”,无处不在的光与上帝造光互相映照,暗示着上帝对教民无时无刻的爱、广泛的爱。 
      如果说隐晦的红光与柔和的日光隐喻着上帝的恩典与博爱,那么向日葵则是人们对上帝博爱的一种追随,即信仰上帝。导演习惯用首尾呼应的重复意象来着重表达自己的观点与情感,也达成某种一致感。亮光出现之后便是蓝天、白云、阳光和一望无际的向日葵,在影片的结束,所有深陷困惑的人重新找到信仰之后,向日葵也再次出现。向日葵的首尾两次出现则显得意味深长而简单明了。它隐喻着信仰动摇的人们将再次与向日葵一样朝向太阳、投入上帝的怀抱。因此,向日葵象征着笃信上帝的忠实信徒,也暗示了马利克一心颂扬的精神的一致性和信仰的永恒性。 
      树和门一定意义上是通向上帝或者天堂的特有工具。影片中树是童年记忆的见证,是成年杰克开始回忆的催生物,“睹物思情”。不断生长的大树是时间的见证者,也赋予了生命无限延伸的可能性。[2]树既向上伸展,又向下延伸,它是天地相接的中介物,获得面向未来与回溯过去的双向力量。导演用仰拍镜头来表现树,高大、静谧甚至崇高。它成为童年伊甸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与梯子的意象组合隐喻着人们通过梯子与树才能走向天堂,不仅仅象征着生命的奔腾,也隐喻着生命的线性(三生)延伸。门在影片中有两处不同的隐喻,一处为生命和意识的通道,一次为天堂之门。孩子从充满水的房间游出门外隐喻着婴儿从母亲的生殖通道诞生。父亲强制杰克轻轻关门50次和杰克夺门而出并向母亲宣言自己做主,意味着杰克的生命意识的觉醒,不再是唯命是从的简单物体,而是会思考、需要独立自由的个体。成年杰克梦境中反复出现的在沙滩上的门则隐喻着上帝之门。第一次出现,杰克没有进入,而是不停地对上帝进行追问和回忆小时候,当门最后一次出现,他进入,遇到父母、弟弟以及小时候的自己,并达成和解,自己的疑惑也得以解除。这道门无疑是导演神秘体验的主观设计。 
      (二)磅礴与雄浑的宇宙意象 
      在影片第19至37分钟的“宇宙生成”段落集中展示了与宗教意象鼎足而立的宇宙意象。导演不厌其烦地将镜头对准喷涌的岩浆、汹涌的河流、爆发的火山、巨大的山谷以及游动的类似细胞物、水母、红色水生动物、成群的游鱼、惟妙惟肖的恐龙与水蛇等,形成了一幅气势磅礴、风格雄浑的宇宙生成之意象画卷。虽然这一片段获得了广为诟病与倍加赞叹的双重评论,但是结合主题并通过感性的联想与理性的思考,将获得原来如此的意外收获。这些意象组合起来便是象征着生命的神圣与来之不易,也可以理解为人的过去即历史与现在、未来/天堂的线性生命。 
      (三)爱恨与苦乐的人物意象 
      影片塑造了父亲、母亲、儿子以及犯人四种形象并分别隐喻着专制、宽容、叛逆与暴力四种品格。父亲高大英俊而专制粗暴,他深爱孩子,却渴望通过对孩子的粗暴专制而树立家庭权威,不管是吃饭、关门、睡前礼貌动作,还是拔草、练琴、教授击打动作,他都确立了一套刻板而严厉的规矩制度。正是这种暴力式教育方式才引起了大儿子杰克的焦躁、仇恨、叛逆与反抗,并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人生阴影。父亲还是伪信仰者,他表面上信仰上帝,却相信并践行“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实用主义生存法则。与父亲形象完全不同的是母亲,她被塑造成圣母玛利亚。作为基督教信徒,她信仰上帝并教授孩子选择恩典之路,要“爱每一个人,每一片叶子,每一道光芒”;作为妻子,她深爱、理解并宽容丈夫;作为母亲,她将全部的爱给予了孩子,陪同孩子玩耍、追逐打闹并为维护孩子而反抗丈夫;而作为一个女人,她漂亮而优雅,浑身散发着灿烂的光芒。虽然因为丈夫的专制与儿子的死亡而陷入痛苦与困惑之中,从而引起对上帝的责问与信仰的动摇,但是最终在天堂相会的场域中,他还是重新信仰上帝,并声称“孩子投向您(上帝)的怀抱”。杰克在父亲的淫威下而受到心灵创伤,影片展示了他童年与成年的快乐与痛苦并存的成长历程。幼时遭遇父亲的压制而具有俄狄浦斯的弑父情结,成年时又遭遇了生活与信仰的双重危机。与其母一样,他通过艰难的追问获得了救赎。而影片的犯人片段则是对暴力的展示与否定。
    编辑:秋痕

    明代四大奇书之首《金瓶梅》为何成为影视剧处女地?
    《生命之树》的意象呈现与美学效果(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