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诗歌
  • 散文
  • 辽诗词
  • 金诗词
  • □ 同类热点 □
  • 陆游《卜算子·咏梅》赏析
  • 苏轼《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赏析
  • 柳永《望海潮》赏析
  • 辛弃疾《青玉案·元夕》赏析
  • 李璟《摊破浣溪沙(手卷真珠上玉钩)》赏析
  • 苏轼《望江南·春未老》赏析
  •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赏析
  • 陆游《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赏析
  • 叶梦得《点绛唇·绍兴乙卯登绝顶小亭》赏析
  • 长相思
  • 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赏析
  • 苏轼《少年游·去年相送》赏析
  • 柳永 词《雨霖铃》赏析
  • 陆游《蝶恋花·桐叶晨飘蛩夜语》赏析
  • 辛弃疾《水龙吟(举头西北浮云)》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宋代辽金文学 >> 作家作品 >> 
    柳永:失眠是相思最高境界

    发布时间: 2016/11/24 0:21: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广州日报
    文字 〖 〗 )
    《忆帝京》
        柳永 (北宋)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多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柳永是北宋词坛大家,“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可见其影响之大,也说明柳才子的粉丝大都在闾里乡间,尤其是城市女性,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词作很接地气,反映大众的喜怒哀乐,受众群很明显,北宋的另一位词坛大V晏殊讽刺柳永的词境界不高,成日讲些女性用品和生活之类的,“针线闲拈伴伊坐”,其实这正好说明柳永的词作生活气息浓,能贴近普通市民生活,也就达到了今天所说的“垂直效应”。
        不说别的,柳永写的感情类作品,就很有市民气息,轻快而亲切,直白而情深,把普通男女心窝子里的话都掏出来了,焉能不让人欢喜。著名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我们来读一读他的《忆帝京》。
        话说有这么一位男子,与心上人分别之后,恰逢秋凉,一个人拥着被子睡不着,哎,为什么分手总要在秋天?当然,也只有用情之深,离别之情才会来得快,来得那么猝不及防,“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不是被窝冷,而是相思使人冷。
        睡不着,奈何?于是辗转不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寤寐思服”。反复一阵,又披衣起床,背着手在房子里彷徨,彷徨又有何用?还是去睡吧。睡又如何?起来走走吧。如此反复再三,卧而起,起而卧,一夜不得安生。“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肢体上的焦躁状态结束了,又进入下一步:数绵羊。其实也就是转移注意力,失眠的人数绵羊,相思的人呢,那就数时间,从一更数到二更、三更,数着数着,意中人的脸还是在眼前晃,不久前的甜言蜜语还在耳畔回旋,热度尚未散,一遍一遍重复,时间却还在慢悠悠地走,天总是不亮,相思让时间这么慢,慢得一夜好像一年,“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在醒着数时间的长夜里,相思的人又开始反省自己:既然如此放不下,悔不该今儿早上把车开回去,拉转马头,和意中人厮守在一起;然而,客观的人生征程,又不会因为儿女感情而改变,该出发还是得出发,该行走还是得行走,“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客观空间的背离,感情空间的亲密,形成一个巨大的落差,相思的痛苦就在这里,任凭自己如何开解,都解不开这个结,于是在落寞中自我放逐,“多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
        既然现实不可改变,而又情浓如许,那么,能做到的,只有不愧我心,但同时又不得不辜负对方的深情,“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词写到这里,来一个极有高度的总结,升华,给我们勾画了一个永远情深,却永远亏欠的情感场景。是啊,只有永远处于亏欠状态才会牵肠挂肚,才会成为爱情经典。
    编辑:秋痕

    懈恋花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