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1)

    发布时间: 2016/12/26 14:54:4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如何抵挡命运的激流 
      何泓阳 
      文学即人学,文学的历史便是人的命运史,在当下人们更加勇于面对真实的人性,无论美与丑、善与恶、自私与高尚、温暖与冷酷、正常与失常,包括人性深处幽微的心理、瞬间的情绪波动等等,所有的这些都掺杂在不断流淌的生命长河中,促成了不同的人生命运。近几期期刊中作家依然对人物的命运进行了关注,展现了不同阶层、各色人群的不同命运。 
      《飞天》2014年第7期高平的《仓央嘉措最后的日子》可视为高平传纪体长篇小说《仓央嘉措》的下部或续篇。而《仓央嘉措》被《亚洲周刊》评为2010年世界华人十大小说,被《作家文摘报》评为“2010年最具影响力的十本书”之一。《仓央嘉措最后的日子》笔调干净而富有诗意,写的是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被蒙古和硕特部首领拉臧汗诬告为假达赖,被押往北京审判途中发生的故事。文字之间充盈着一种难以抵挡的魅力,这种魅力源于布达拉宫脚下的万方净土,源于神山圣湖滋育下坦率诚挚的信教百姓,更源于身于万人之上,心却凝望凡尘的佛爷、诗人、青年普惠·罗布臧·仁青·仓央嘉措。皈依佛法之后的仓央嘉措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懂得大乘佛教要普度众生,让一切人得到解脱,知晓何为人间真情、至善、圣美。仓央嘉措的情诗是灵魂的积淀,高洁、纯净、质朴、传情,在他的诗歌中,爱情纯粹却又充满矛盾。他是人们心中的圣佛,他懂得佛教的深邃内涵,无论藏族的百姓、官员还是僧人,都渴求见到达赖佛爷,祈求他的祝福,期待活佛来改变他们的悲苦的命运。 
      但是仓央嘉措并非像体验过世间百态的智者那样拥揽万物智慧,甚至他自己也对前来听经的群众说:“大家不要崇敬我,我不是个成功的喇嘛。禅宗和密宗,世俗和佛法,情爱和入定,一直在我的心中激烈的冲突着,我是个充满矛盾的人。”我们不禁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一位24岁的青年何以得到如此厚重的敬仰与爱戴? 
      今天一提起仓央嘉措,人们心中仍然充满美好,不仅仅是他流传的诗歌,更是人们心中深处渴求的真善美与救赎思想能在他身上的完美呈现。命运的复杂性源于身份的复杂性,身份的复杂性导致了人性的复杂性。仓央嘉措是藏族百姓心中所有美好的化身,是人性与神性的完美结合,他的神性是佛教赐予他的,由藏族百姓共同的信仰铸就,在仓央嘉措看来甚至是被强加的,究其根源是每个人都希望得到救赎,远离尘世苦痛,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无论是他救还是自救,就像基督之于基督徒。而人性是仓央嘉措自身所具有的,他的自由的天性使他冲破戒律,获得了与于琼卓嘎的真挚爱情,他的情诗又为他增加了万人仰望的砝码,使人们祝福他的爱情,谅解他的任性。与其说是受到人们的谅解,更不如说寻求真正的爱情是所有人心中的渴望,恰似为什么人们向往沈从文湘西小说中那些虚幻纯洁的爱情一样。神性与人性两者,神性为基础,人性又将神性锦上添花,缺少任何一个都不足以成就今天世人眼中的仓央嘉措。仓央嘉措的神性与人性是之于藏族百姓的,是他者的。而对于自己,灵魂深处的自己只希望做一个诗人与青年,拥有诗歌与爱人,拥有彻底的自由自在的人性。因此,仓央嘉措是矛盾的而又无力改变的。他的命运坎坷曲折,他无法抵挡命运的激流,最终魂归仙女湾。 
      《长城》2014年第3期尚央的《似狗尾的草》讲述的是一个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普通底层人物高玉峰逐渐失常的荒诞的生存状态与精神状态。主人公先天具有不同于常人的自闭症与强迫症,但是仍然求知与上进,只是他的这份求知与上进在家庭的重担与工作的不断受挫中渐渐消亡,高玉峰也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彻底走向失常。高玉峰自始至终逐渐严重的自言自语使人不由想起贾平凹《秦腔》中的傻子;父亲去世后他与母亲相依为命,为母亲能在乡邻中抬起头来自信地说话而努力工作、奋力干农活又像是《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面对困难总有自己的一套安慰自己愤怒灵魂的方法又像阿Q的精神胜利法;越来越严重的妄想症、强迫症,怀疑周围一切,惟恐遭人暗杀,被人陷害,然而又能道出“这个世上有些事,看似很重大,仿佛可以压死人,其实根本没什么,无非需要时间而已—时间足够长,一切都淡忘”、“从无中来,往无中去;苦苦痛痛,反反复复,这就是人生”这样的人生哲理,这一点又像极了鲁迅《狂人日记》中的狂人,因此,《似狗尾的草》中的主人公高玉峰是一个多个典型人物的综合体,看似是不同人物的拼接,但是通过作者的巧妙塑造,形象又极为自然与真实。小说语言诙谐幽默,字里行间渗出了淡淡的悲哀。 
      主人公高玉峰命运的荒诞在小说开始就有了预设。他所生长的环境流传着“贱命好养活”的俗语,偏偏“我的名字却叫高玉峰”,父亲希望他“像玉一样显贵,像山峰一样辉煌”,然而“我完全辜负了他的期望”。在小说结尾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开始,像是主人公的自我嘲讽。高玉峰一生都在封闭的环境中生存,然而他却在这封闭的环境中企图实现自我确认与自我认同,他与外在进行沟通的途径先是母亲,后是自己的需求。父亲的早逝导致父爱过早缺席,先天的孤僻与敏感,强烈的自尊心是他怀疑周围一切事物,他人生道路上的所有抉择都与母亲相关,由此导致其严重的恋母情结。母亲的去世成为他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失去了与外界沟通的“正常渠道”,彻底失常。高玉峰的悲剧人生大多源于他对现实的荒诞臆想,将其置于广阔的社会背景下,他的成长处于中国变革时期,小说中时代的印记对这一小人物命运的影响并没有占主导作用,他悲剧根源更多的是在普通的现实生活中自我的精神变异,没能抵挡住自我命运的激流。而2014年第4期《莽原》傅爱毛的《问身》是一篇描写真正疯子的小说,作品将视角深入精神病医院探寻疯子的精神世界,在真实与恍惚之间、在正常人与疯子的背后潜藏的是热爱自己的生命。 
      刊登在《参花》2014年7月许祚禄的《子孙满堂》时间跨度较长,讲述了柳思延从17岁的意气风发、满怀激情的少年到垂垂暮年直至意外去世的一生。他自幼接受传统思想的熏染,本性中并非叛逆,因此面对父亲的突然离世,他听从了家人的安排,孝堂成亲,尽管并非出于本心,尽管心中喜欢的是革命积极分子杨柳。因此故事并未按照我们心中预想的情节发展,柳思延克制住了对杨柳的深情,与自己的妻子巧妹结婚生子,过着世俗常人的百态人生。期间贯穿着柳思延苦心寻找宫廷生男秘方,为庞大家庭维持生计奔波,晚年虽然儿孙满堂却掺杂着无尽烦恼,老年夫妻二人轮流在各个女儿家养老却未能颐养天年,矛盾丛生,最终老两口无奈回到自己的祖屋,之后巧妹悄无声息的离世,柳思延却在一次回味过去的途中惨遭车祸身亡。“当子孙们找到他时,他已在殡仪馆的冰柜里冷冻了三天三夜”,子孙们举行了隆重的仪式把他安葬在了巧妹的坟旁。小说故事并不复杂,在柳思延的一生中,苦难烦恼多于欢乐满堂。小说题目虽为《子孙满堂》,但故事近乎有些残酷的结局使得题目多少充满讽刺意味。柳思延属于被遗忘的一代人,他的一生与《活着》中的福贵有某些近似之处,他们面对苦难都有近乎超然的态度,只是福贵的苦难与历史的变动更为密切,他的悲苦更为彻底,他的生命更具有厚度,更有历史感。而柳思延的生活半径仅仅围绕着满堂子孙,小说更具生活气息,虽然时间跨度长,但是生命在如此漫长的空间中并没有充分展现,因此厚度不及《活着》。无论是柳思延还是福贵,他们的命运中涌动着无数的激流,暗藏着太多的悲苦,他们采取的抵挡方式似乎相同,即坚忍。
    编辑:秋痕

    重塑文艺批评的是非观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