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2)

    发布时间: 2016/12/26 14:54:4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生命中充满无法预测的沟壑,面对命运的激流,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式加以应对。2014年7月《参花》刘祖保的《不算意外》与2014年第7期《芒种》(上半月)吴克敬的小说《花生地》讲述的是善良人的悲剧。《不算意外》写出了被逼上绝路的底层小人物刘永根失去理性最终举起了罪恶的屠刀,映射了惨痛的社会现实。《花生地》充满浓郁的民间乡土气息,犹如《丰乳肥臀》中的母亲借种生娃一般,主人公苗托小借种后却逃不过内心的谴责与冯支书的百般纠缠,被逼无奈将手中的手锄朝冯支书的太阳穴劈去,酿成惨剧。2014年7月《参花》曹光贵的《病因》与2014年8月号《飞天》叶子的《你的因果》道出了普通人的烦恼人生。《病因》冷静地讲述了癌症患者康建烦乱的家庭日常生活,展现了生活的百般无奈。《你的因果》笔调沉重,直击现实,将普通人生存的苦难转换成揪心的精神重压。2014年7月《参花》肖献军的《刘七》与陈琼与杨容的《流浪在音乐的路上(下)》写出了求学道路中的荒唐与坎坷。小说《刘七》是现代版的“范进中举”,人已经不再为人,而成为附属于名校光环下的考试工具,让人不得不思索悲剧背后的成因。《流浪在音乐的路上(下)》讲述了山里孩子“我”为追求音乐梦想,考取音乐院校的道路上经受的种种磨难,不愧是现代版的“孙少平”,但他比孙少平多了一份幸运,最终进入音乐学院大门的“我”以一种平淡的心情感怀过去,感谢曾经的苦难。 
      同样刊登在2014年7月《参花》上的许祚禄的中篇小说《做官》阐述了受“官本位”思想控制的柳广松细心钻研着自己的为官之道,最终咎由自取,锒铛入狱。谷凡的《你是谁的情感经历》则以伤感的笔调,通过细密的情绪和心理刻画,写出了曾经惺惺相惜的两人心照不宣地由熟悉到陌生,小说始终贯穿着情绪的流动。2014年第8期(上半月)《芒种》阿成的《侥幸》写出了生命的无可把握与命运的机缘巧合,结局美好给予人以希望。2014年第4期《莽原》武歆的《黑缨枪》在层层递进中展现了一个略带侠义色彩的世界,其中的因果报应耐人寻味。2014年第4期《长城》梁鼐的《老乡杀》在农村人进城的背景下将人性中令人纠结的善良与背叛展现出来。赵晏彪的《天算》深入人物内心世界,将个人官场上的角逐导致的心理失衡描绘得淋漓尽致,结局温暖富有哲理。杨立元的《最后一个看泊人》以最后一个看泊人的悲剧结局展现城镇化进程中无法避免的传统与现代的矛盾,以小见大,发人深思。 
      人物的命运无法预设,难以掌控,命运中的激流该如何抵挡,是勇往直前还是畏缩不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而不同的选择形成了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故事组成了不同的命运,不同的命运便形成了多样化的纷繁世界。 
      文学的迷雾和春天 
      计 昀 
      在冰雪纷飞的早晨,你是否见过这样的一个老人,于寂寞的广场一角,断断续续地弹拨着他那把经年已久的胡琴?他的前面呆愣愣地放着一个空晃晃的盒子,恶劣的天气使得这个老人一无所获。对,他是一个求乞者,他的脸和手已经在凛冽风霜的逼胁之下,冻得只剩下乌黑的颜色。这时,前面走过来一对摩登恋人,女孩利索地打开她的钱包,拿出一张纸币,随手扔向了盒子,眼神里写满了万般的不屑。当对她的神情有些不解的老人问道“为什么要给我钱”时,女孩的不屑也最终转化为鄙夷和谩骂。老人沉默了,这种没有尊重的“舍予”让他感到剜心般的疼痛。到了中午,雪花停止了飞舞,温暖的太阳重新映照在他的面庞,一个刚做完眼部手术的孩子的声音缓缓地流淌在空气里:“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可以看到春天了。”老人静静地聆听这动听的声音,一上午的沮丧忽然间烟消云散,他望着这个孩子,不由自主地笑了。他重新轻轻拿起地上的胡琴,旁边的黄狗儿现在做他最好的鼓手,两人一唱一和,在雪地里弹奏起了希望的《迎春曲》。 
      这便是短篇小说《雪暖琴弦》(《安徽文学》2014年第7期)所讲述的故事。凝练的文笔,朴素的语言,在环境与情感的融合之中很好的实现了质朴与诗性的融合。这篇小说超越了一般写孤独老人题材作品“家庭叙事”的惯性模式,把广场作为社会的一个缩影,在关注老人生存状况的同时,把触角伸向另一个十分严峻的社会问题,即在浮夸和冷漠的社会环境中,我们的祖国将会生长出什么样的青年?“物欲横流”和“惟利是图”让这个摩登女孩竟忘却了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尊重。而那个希冀着要看见“春天”的孩子,长大之后,是否还能记住小时候的愿望?她所能见到的未来将会是“春天”,还是永不消散的迷雾? 
      在近期的南方杂志中,已经有一批作家,开始以他们人道关怀的眼光,关注孩子成长的问题。具有新写实风格的《大众力学》(《安徽文学》2014年第7期)以一种戏谑的笔调对“把金钱作为评价一切事物的标准”的当下社会做出嘲讽的一瞥,金钱和学历的板砖给“金钱”、“金币”父子带来无法抹平的心灵创伤;还有《华》(《福建文学》2014年第7期)中的丰易,作为当下农村部分孩子的一个典型,依然受着“读书无用论”思想的影响。这些孩子,他们的生命在作者的笔下充满着暗淡的颜色。 
      “留守儿童”是社会转型期农村的一个特殊的群体,这些孩子因缺少亲情的滋养和正确的教育引导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或者因缺少交流而身陷自闭的囹圄;或因未接受正确的性引导而走上犯罪之路;或无人看管而永远地消失在河沙之间和卡车轮下……梁鸿早已以她的非虚构文本,把这一幕幕真实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当我们目睹93届的孩子为自己被文革所耽误而发出不平之音时,我们不得不思考转型期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如何避免发生在93届孩子身上的同样的悲剧?格尼的《夏至》(《江南》2014年第4期)关注的就是留守儿童问题,但是这篇继承了“抒情现实主义”传统的小说并未直击现实,而是以舒缓的节奏进入孩子的内心世界。13岁的吉美因父亲长期在外务工与奶奶相依为命,她每天只与影子为伴,而且所在的小乡村也正面临着被淘沙者破坏的威胁。但是吉美却丝毫未受外部环境的影响,是个似沈从文《边城》中翠翠式的人物。作者在优美的自然风景抒写中,把美好的人性强调到极致。吉美的纯净,乐于助人和丰富的想象力,以及从她给这些淋雨的外来者避寒所体现出来的善的品质,都使她丝毫未染上很多留守儿童所具有的病状。但是十分耐人寻味的是,作者在文章的尾梢再次强调了孩子内心的孤独问题。今天“麦田里的吉美”是否会在明天离家出走,来到成人的喧嚣世界而忘却回去的路途?当然,这篇小说还是以表现“理想人性”为重点,寄予着作家内心的希冀。小说文本在人物极少的前提下,即使是写“淘沙者”这个存在于乡间的惟一不和谐的因素,也是作为显现“美丽人性庙宇”的背景而存在,这也就弱化了文本的反思和批判色彩。残酷的乡村现实,就只能到像《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这类直击现实的文本中去体会了。
    编辑:秋痕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1)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