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5)

    发布时间: 2016/12/26 14:54:3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面对欲望横流的生活,有的人深陷其中不知自拔,有的人识清欲望的面目却无力拯救。那些无处发泄的力比多拯救了文学,却让整个社会在躁动与焦灼中渐渐脱离了正常轨道。传统道德秩序被当成阻碍自由的铁门,核心价值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东紫的《赏心悦事谁家院》(《十月》2014年第4期)写出了一个山东作家对于这个社会的控诉与责问。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当市长的丈夫谷昊提出了要和冉月出离婚的要求。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冉月出不知所措,同时被震惊的还有他们的一对早已成家立业的儿女和朋友肖桂萍。经过一番调查和联系,最后六十多岁的冉月出与二十三岁的小三郑莎莎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较量。交谈中发现,这个郑莎莎竟然是冉月出教过的学生,并且彼此之间还有过胜似母女亲情的关系。虽然如此,但面对权力与金钱的诱惑,郑莎莎在瞬间的羞愧与畏惧之后,重新变回“美丽的强盗”,拾起冷漠的“刀剑”,无情地攻击着冉月出脆弱的内心。苦劝无果后,冉月出终于死心,并答应与谷昊办理离婚手续,成全这对不伦的欲望组合体。手续办理完之后,冉月出拒绝了谷昊房产与金钱的赔偿,一个人默默搬进几十年前住过的、有着温暖回忆的小房子里。小说最后,病中苏醒的冉月出听到儿子与肖桂萍要去祝贺谷昊新婚的消息时,再次陷入昏厥。“六十二年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是一大摊湿热的沼泽再次包绕着她……”东紫的语言饱含浓烈的感情,控诉着这个疯狂了的社会。谷昊渴望郑莎莎的青春与肉体,郑莎莎贪恋谷昊的权力与金钱,儿子谷满仓为了前程要讨父亲欢心,肖桂萍为了攀附关系也要前去祝贺,在欲望的驱使下,爱情、亲情、友情、师生情都被畸形化。原始道德秩序被彻底抛弃,对于这个世界,她再也看不明白,再也无法拯救。甚至,她自己也被裹挟在别人的欲望中,成了祭奠纯真年代的牺牲——最后的殉道者。 
      艾玛的《白鸭》(《当代》2014年第4期)同样控诉了欲望带给人的肉体与精神的戕害。《白鸭》写了古今两个不同时代的故事。在古代的C城,若一家杀了人,可以倾其一半家产买一人当“白鸭”,替罪受死。通判虽能明察秋毫,但在人的欲望面前却无力改变这种现状,只能听之任之。而现在的小镇中,亦可用六十万换十年牢狱时光,一方贪图金钱,一方贪图自由,只是两方互相填补欲望之后,仍旧没有摆脱另一种欲望的折磨。小说以一句没说完的话来结尾,“不要说是金子,但凡能换得了钱……”是的,人是不惮于舍弃任何东西来换取金钱的,苦难让人产生了对金钱的欲望,而这种欲望又让人陷入长久的苦难之中,欲望与苦难的二律背反让这个欲壑难填的社会永难被拯救。 
      另外,在《总裁班》(杨小凡,《当代》2014年第4期)、《冤家》(李为民,《当代》2014年第4期)、《浪漫之旅》(武歆,《长城》2014年第4期)、《天算》(赵晏彪,《长城》2014年第4期)等作品中也都体现出这个时代的种种欲望,个体在欲望的驱使下渐渐陷入迷茫与焦灼,并痛苦地寻找着突围的出口。 
      欲望的膨胀只是现实的表象,文化的缺失与价值判断的混乱才是疯狂的根源。只有重建道德秩序,唤醒人内心真善美的良知,或许才能找到自我拯救的道路。 
      夏天敏的《垃圾村》(《芙蓉》2014年第4期)为我们重新找到了欲望掩盖下的温暖真情。捡垃圾的残疾青年玉林在垃圾堆中捡到了一个弃婴,并在艰苦的环境下执着地喂养着这个脆弱的生命。在喂养过程中,面对给孩子治病的高额医药费,玉林也曾想过逃避,面对骗子巨额的金钱诱惑,也曾产生过用孩子换钱的念头,但总在关键时刻,爱心压制了欲望,坚守住了内心的道德尺度,并慢慢感动了垃圾村的所有人。最后,垃圾村村民在与骗子的抢娃大战中重新燃起了正义之火,抛却了怯懦与自私,赢得了最终的胜利。穷困并不是屈服于欲望的借口,找到价值秩序才能让人免于在这个物质社会中随波逐流。漠月的《西部驼娃》(《十月》2014年第4期)讲述了一对兄弟在父母回老家探亲之时,主动承担起了放骆驼任务的故事。大娃从小跟随父亲放骆驼,因为母亲有病,父亲独自无法支撑家务,所以面对小镇的繁华生活,他选择了抵制诱惑,安心放牧,赚钱供二娃上学读书。二娃有幸到镇上上学,因为家境贫困常被人讥笑欺负,但想到父母及大娃的艰辛,他决定发奋读书,不再退缩。西部大漠的恶劣环境让兄弟两人相依为命,二人也在放牧期间不断深入理解,两人的理想相悖又合一。寒假结束,二娃独自踏上求学之路,大娃依旧守在大漠看管骆驼。两人各自坚定了自己的人生道路,一个为了付出,一个为了回报,单纯而朴实的愿望让欲望横流的物质社会黯然失色。这篇小说给颓废萎靡的文坛吹来一股西部的淳朴之风,重新唤起了我们对原始价值秩序的思索。 
      文学的笔揭露了脱序社会里的种种欲望,身陷囹圄的人就在欲望的指引下不知所往,当整个社会都在抱怨着人心不古、欲壑难填之时,文学艰难地给我们指出突围之途。生活是具象的,文学恰恰是抽象的,这条突围之路也许会走得艰难,但请相信它依旧前途光明。
    编辑:秋痕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4)
    李有干儿童文学的苦难呈现与精神(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