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李有干儿童文学的苦难呈现与精神(1)

    发布时间: 2016/12/27 0:07:0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随着全球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化,儿童观的不断衍变与进步,我国不少儿童文学作家潜心创作,不断探索,使得新时期儿童文学的发展获得了长足的进步,呈现出艺术特色多样的喜人格局。但不可否认的是,“许多儿童文学似乎背离了现实主义的传统,作家在讲述故事时,多采用轻松愉快的调侃语气,讲述当下儿童的时尚生活,一派看似热热闹闹的景象,实质上却是缺乏艺术魅力和思想深度的粗糙之作。儿童读者在阅读后除了一笑了之,学不到任何有助于他们成长的知识和道理,更谈不上美的熏陶与艺术品位的提升。”[1]因此加强和提升儿童文学作品的内涵的艺术品位,应该引起广泛关注和重视。这里就着重谈谈老作家李有干反应苦难历史的两部重要作品《大芦荡》和《水路茫茫》。 
      新中国建立之前,长期以来,中华民族饱受外敌入侵,政府腐败,社会动荡,加上自然灾害,许多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些过往的历史不应该躺在档案管里,而应该在当今的儿童文学园地里占有重要一席,因为我们的少年儿童必须重温与熟悉那些过去的一切。所以作家曹文轩在2007年就提出了“苦难阅读”的主张,并在《青铜葵花》后记中说:“苦难几乎是永恒的。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苦难。苦难绝非是从今天开始的。今天的孩子用不着为自己的苦难大惊小怪,更不要以为只是从你们这里开始才有苦难和痛苦的。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苦难的历史,而且这个历史还将继续延伸下去。”因此,阅读苦难应该成为今天生活相对幸福的孩子们阅读的一部分,这对孩子们的成长与生活无疑有着重大的作用。 
      一、苦难呈现 
      什么是苦难?有人认为“从狭义的个体角度,可以理解为现实苦难(艰难和不幸的遭遇)和精神苦难(例如痛苦);从广义的社会学角度,则可以理解为社会苦难(贫穷、战乱、动荡等)和大地苦难(自然、生态苦难);而从哲学角度理解,苦难则可以被看做是人存在着的本质困境和永无止境的痛苦遭遇,因此必然具有‘深刻的悲剧精神’”[2]。由于面对是少年儿童读者,所以作家对苦难题材的把握与写作手法的应用,就必须有一点的选择和个性特色。李有干先生对于苦难的叙述呈现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饥饿 民以食为天,在腐败动乱的社会里,缺少土地的农民,如果加上自然灾害,饥饿就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也是文学作品里面的常见意象。《水路茫茫》这部作品的一开头就从饥饿开始:“春头上,泥团家三天揭不开锅了!”作者然后就描写饿得叫不出声的猫、饿得走不动路的母亲以及深深叹息的父亲。村里人都没有粮食,只有地主安四楼家里有,但是不敢借,因为借一斛秋后要还两斛。为了吃一顿饱饭,泥团父子不得不冒着杀头的危险去贩盐。从饥饿开始,小说开始演绎了一段段惊心动魄的故事。在《大芦荡》里,更是写了从黄河北过来的饥民船讨饭的情形,尤其是丑丑一家的经历与遭遇,更是让人感受到了触目惊心的饥饿之祸对人们的折磨与摧残!丑丑是个十六七岁的闺女,但“头发却是黄得像遭过风霜的枯草,扎成一根猪尾巴似的辫子,无力地挂在脑后。”而她的母亲重病缠身,连饭都咽不下去,只能死在外地。因为逃荒,203个饥民半路上只剩下97人!看到这样的故事,孩子们自然会理解社会要节俭的真正含义。 
      2、灾祸 在落后贫穷的旧中国,抗灾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一个家庭或个人的不幸遭遇更是屡见不鲜。在《水路茫茫》里,生活在水乡的百姓离不开的就是船,而泥团家里就是因为船祸灾不断不断发生。先是因为家里揭不开锅,泥团父亲高天河带着泥团去赶海,目的是为了捡拾泥螺,但没想到的是因为一场大风暴,泥团父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底子——那只船被大风浪撕成了碎片!为了有条船,高天河只能狠心把女儿红菱以十三块大洋的聘金许给了愣头,这也使得这门亲事给红菱以及泥团一家带来了噩梦般的祸害!更为可恨的是,地主安四楼为了给自己的母亲治病,竟然因为洋医生一句气话“除非吃活人脑子,不然治不好这病”,真的使尽诡计,把红菱骗至安家大院,真想杀掉红菱!在那样的世道里,就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除了主要人物,就是一些次要人物也有让人心断的灾祸经历,比如《大芦荡》里,婉姨小时候爹死了,娘领着她去要饭,结果为了救女儿,娘被野狗活活咬死了。婉姨只能乞讨,后来被一个坏男人收留后,把十六岁的她卖进了“望春楼”!其实在李有干先生两部作品里,普通人不幸的祸事随处可见,很多都可以让今天的少儿读者目瞪口呆! 
      3、匪患 越是混乱的时代,越是少不了土匪,他们往往没有原则,威胁地方安宁,尤其是一些依仗官府甚至外寇作恶者,更是无恶不作,令人发指。在《大芦荡》里有个故事情节很能说明问题。因为日本鬼子侵扰,外婆冒险跑到“我”家避难,为了死后能有个棺材,“我”的父亲千里迢迢,帮人砍伐树木来挣取木材,历尽艰险,死里逃生才弄回棺木。请人做好了棺材,外婆才改变了对二女婿的看法。为了早日住进棺材,外婆决定绝食早死,眼看外婆不行了,当父亲把外婆抬上木板搁的高铺时,二鬼子吴三筛带人为死去的日本鬼子抢棺材,在一场剧烈的争夺中,父亲和富子哥被捆绑起来,姐姐莲子却被狠心的吴三筛用刀砍断了三只指头!这也把一个花季少女差点送进了尼姑庵!而可怜的外婆最终也没有如愿睡进棺材,还是伴随痛苦住进了芦席筒子! 
      4、疾病 在苦难的岁月里,疾病总是如影随形。穷人患上重病,几乎就是死路一条!《大芦荡》里,丑丑娘因为生病滴水不进,整个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为了活下去,她强撑着身体要喝下一碗菜汤,结果是喝了吐,吐了喝,好不容易请来医生,但已经回天无力。为了使病人多活几天,只能给开了些中药,但没想到的是药眼看熬好了,药罐却炸了!就这样,一个受尽人间苦难的妇女临死前就喝了半碗米汤!“丑丑娘不想走,死神降临时仍紧紧抓住丑丑的手不放,死后眼睛还睁着”,真是“满船哭声,一河泪水”啊!在《水路茫茫》里也有一个小女孩雅雅,因为患病,由于高天河和泥团冒死去贩盐,无钱请医生,只能干等着,等到雅雅又昏迷过去,手脚抽筋,口吐白沫,眼皮上翻,泥团的母亲只能去求地主安四楼,结果地主见死不救!一个孤儿,一个可爱的小女孩,雅雅永远地走了!结果一只喜鹊单陪葬了雅雅!
    编辑:秋痕

    迷失在欲望里的文学与生活(5)
    李有干儿童文学的苦难呈现与精神(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