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李有干儿童文学的苦难呈现与精神(2)

    发布时间: 2016/12/27 0:07:0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5、神殇 一系列的苦难与打击,往往会由外在的痛苦延伸到心灵深处,导致精神上的创伤,使人失去活下去的希望与勇气。《水路茫茫》里的红菱因为嫁给愣头,常常遭受毒打,身上都是伤痕。好不容易逃离出来,却被安四楼骗去想给病人补脑子,差点死在安家大院。后来找了个老实的顺子,却生死未知,收留的小女孩雅雅确因无钱看病,眼睁睁地看她死去。这种祸不单行的日子,使得这个年轻的女子终于扛不住了打击,终日做恶梦,差点寻了短见。《大芦荡》里美丽的莲子因为保护外婆的棺材,被砍断了三个手指,变成了残疾人,整天以泪洗面,几乎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更让她无法容忍的是父亲要送她进尼姑庵,是全村人的热情挽留与劝说,才改变了她的命运。 
      二、苦难精神 
      文学是人的文学,因此呈现苦难不是目的,从苦难中体现可贵的品质、坚韧的品质,揭示大写的人的力量与光辉,才是文学作品要着力表现的。李有干先生的这两部作品更是以饱满的热情,真诚的态度,给少年儿童展现了苦难击不倒,人生不能被轻易打败的可贵内涵。 
      1、人的坚韧与不屈 
      人的韧性与不屈,往往是在不断的苦难遭遇与打击中激发出来的。在《水路茫茫》里以高天河为代表一家人的这种精神,表现得尤为明显,就是高天河说的“要活出高家人的样子”,也就是泥团琢磨的:像祖父那样宁断不弯,面对富豪的戏弄,举起五百多斤重的石磙,视死如归;像父亲那样被苦难压弯脊梁骨,依然那样强悍,那样血气方刚,那样不屈不挠,做一个压不倒的硬汉子!像母亲那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把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像姐那样为这个家牺牲自己。比如莲子姐失去三个手指后,仍然通过勤劳振作起来,并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归宿;再比如父亲送“我”去出家找和尚叔时,能够勇敢地冲过鬼子和二鬼子的拦截。小说就是通过这样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通过一个个生动的故事情节,表达着这种力量与品质,显然这对嬉闹娱乐化的当前儿童文学,是一个有力的补钙与扭转! 
      2、人性的伟大与光芒 
      在苦难中磨练出来的品质,会愈发坚强与宝贵,上升到理性高度,就会凸显出人性的伟大与光芒。读李有干先生的这两部作品,我们就会加深对这句话的理解。在小说《大芦荡》里,父亲因为家里唯一的牛死了,实在揭不开锅,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姐姐家借粮,但家里有着吃不尽粮食,过得异常富足的表弟玉坤非但绝情不借,反而羞辱父亲一番。但是就是这样的玉坤,当大户不断被抢粮的时候,却让表哥一家帮他藏粮,全家人忙活半天,把屋里床下,挖了个洞,把粮食藏下。但是玉坤走之前在粮食上做了记号,并嘱咐粮食一粒也不能动。但是饥饿难忍的“我”,毕竟是个孩子,一次趁家里没人,偷偷地用手抠床下的窖子,想闻闻稻谷的味道,却被父亲狠打了一顿!父亲告诉“我”:“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再穷也得把腰杆子挺直,不能像狗一样往床下钻。”这样的话,这样的教育,让人动容!无法忘记! 
      3、理性的反思与智慧 
      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往往不是在叙说苦难本身,而是在苦难的叙述之后,对生活的注诸种现象进行深刻的剖析,向少年儿童读者传递着理性的反思与智慧。在《大芦荡》里,“我”为了还愿,被父亲送去出家,到了平山堂,“我”参观大殿里的菩萨,想到了风云庵,作者调侃道:我只知道人有穷富,庙有大小,和尚有高低,素不知在佛的世界里,也有穷富之分。在孩子的眼里,“偌大一个庙宇,分为两半。一边住着菩萨,是神的天堂。一边住着和尚,是苦难的人间。”走到庙的后边,是死去的和尚埋葬的地方,而到了庙前,却是一些准备放生的家禽,作者感慨道:“庙后是死的归宿,庙前是生的希望,生与死在这里如此鲜明。”在敬香的的善男信女中,作者写道:“他们拜的是神,求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在神灵面前,贫富也无法得到平衡。”凡是细心的少年儿童读者,从作品中不但能读到人物与故事,更能从中去进一步地理解社会与人生,好的作品就应该这样丰富孩子们的人生阅历与经验。 
      三、苦难叙述的特色 
      由于面对的是少年儿童读者,作家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对于苦难的叙述做了一些艺术上的处理,这样既不回避苦难本身的深度与广度,又考虑了读者的接受程度与接受能力。大致有这样几个特色: 
      1、在苦难中抗争,在抗争中对消解苦难 
      人在遭遇苦难的时候,除了妥协,本能地就会反抗。从读者的阅读角度,读到对苦难的抗击,就会减弱阅读时对悲剧的心理承受能力。李有干先生显然深谙此道。《大芦荡》里风云庵的老和尚在收租子时耍无赖,多要租子,气得老实巴交的父亲没跟和尚叔商量,就毅然退掉了庵田不种了!父亲带“我”去向玉坤家里借粮时,平白受到奚落:“人在世上,混不到一口饭吃,还活着干什么。”父亲二话不说,拔腿就走。当姑妈塞给“我”两块吃剩的草炉饼时,“我”没好气地说:“那就留着喂狗吧。”这样的举动有骨气,显示了人穷志不穷的道理。在《水路茫茫》里,高天河带着泥团宁愿去砍海柴,也不去租种安四楼的土地,即使安四楼许诺租给别人是二八分给他是三七分,高天河也毅然回绝,使得安四楼也在心里感叹佩服:“这个高天河越穷骨头越硬了!”在穷人过不下去时,革命的种子播撒到了这里,高天河和老枪们投奔了革命,而革命的希望给作品增添了更多的亮色和暖色,使得读者阅读上倍感压抑之后,又获得了释放与畅快。 
      2、在苦难中升华精神,关注人性美的力量 
      作家在叙述苦难的同时,更注重叙述苦难中的人性美,注重对人性的坚韧与坚强的意志升华。《大芦荡》中的莲子姐是一个人美心美的姑娘,得到了全村人的喜欢。她先是剪花样,为家里尽可能做点事。因为阔佬刁难,又学会了纺纱,“莲子姐有了新的手艺,脸上又泛起红润润的鲜活,透露出掩饰不住的喜悦。”纺纱过后,莲子姐又学会了织布,不久又学会了织出有颜色的布。但不幸的是被土匪砍断了三个手指,生活里便没有了晴天,只能靠自己忙碌起来来摆脱痛苦。父亲为了女儿的未来,决定让她做尼姑。可是除了父亲,全家里没人同意,就是全村人都过来劝说,把父亲狠狠数落一同,就在这时,本来一百个不情愿的莲子姐突然站出来说:“不怪爹,我自己要去的。”这个善良的姑娘哭着为自己的父亲解脱:“我求求你们,不要再怪我爹了,他是为我好。”读到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苦难中长大的女孩承受的诸种痛苦与压力,但更能看到一个温和、宽容、懂事,为了亲人宁愿牺牲自己的女孩,可以说浑身散发出人性美的光辉! 
    编辑:秋痕

    李有干儿童文学的苦难呈现与精神(1)
    李有干儿童文学的苦难呈现与精神(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