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钟嵘《诗品》
  • 唐代文学的风貌及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 佛、道二家对唐文学的影响
  • 白居易《大林寺桃花》赏析
  • 论唐太宗诗
  • 高适与岑参的边塞诗
  • 唐传奇的发展过程(2)
  • 开放的文化环境与唐代文学的繁荣
  • 漫游、入幕、读书山林之风、贬谪与唐文学
  • 词人李清照 喜怒哀乐皆在眉头和心头
  • 李商隐
  • 历代唐诗选本叙录(2)
  • 隋书
  • 李白《与夏十二登岳阳楼》和杜甫《登岳阳楼》赏析
  • 王维山水诗中的禅意理趣 (二)
  • 论盛唐时期浙江文学的道教化(1)

    发布时间: 2016/12/27 0:06:5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盛唐时期浙江文学有三个亮点:第一是产生了贺知章这样开启时代风气的文学人物,第二是漫游文学的兴盛,第三是道教文学的兴盛。无论哪一点,都与道教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下面试从这三方面分析盛唐时期浙江文学的道教化特点。 
      一、开时代风气的贺知章 
      盛唐时期浙江文学家,最著名者莫过贺知章。贺知章(公元659年—744年),字季真,越州永兴人,晚年自号“四明狂客”,又号“秘书外监”。唐武后证圣元年(695)登进士第。曾任秘书监,故后人又称为“贺秘监”。 
      贺知章与张若虚、张旭和包融并称“吴中四士”。这些人中,自以贺知章诗名最著。他的作品《咏柳》、《回乡偶书》脍炙人口,为千古传诵之作。 
      贺知章现存作品不多,但题材十分广泛,如边塞诗有《送人之軍》: 
      常经绝脉塞,复见断肠流。送子成今别,令人起昔愁。 
      陇云晴半雨,边草夏先秋。万里长城寄,无贻汉国懮。 
      写人送子从军的场面。又如田园诗《题袁氏别业[一作偶游主人园]》: 
      主人不相识,偶坐为林泉。 
      莫谩愁沽酒,囊中自有钱。 
      写宫怨诗则有《望人家桃李花》: 
      山源夜雨度仙家,朝发东园桃李花。桃花红兮李花白,照灼城隅复南陌。 
      南陌青楼十二重,春风桃李为谁容。弃置千金轻不顾,踟蹰五马谢相逢。 
      徒言南国容华晚,遂叹西家飘落远。的皪长奉明光殿,氛氲半入披香苑。 
      苑中珍木元自奇,黄金作叶白银枝。千年万岁不凋落,还将桃李更相宜。 
      桃李从来露井傍,成蹊结影矜艳阳。莫道春花不可树,会持仙实荐君王。 
      又有江南民歌风味的作品如《采莲曲》: 
      稽山罢雾郁嵯峨,镜水无风也自波。 
      莫言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芰荷。 
      盛唐之时,是唐代诗歌创作的极盛时代,诗人之著名者,无如李白、杜甫,诗派之盛者莫如边塞、田园。贺知章是盛唐早期诗人,曾是李杜仰慕崇拜的偶像。李白有多篇诗作赞誉或追忆贺知章,有《对酒羽忆贺监》二首,其一云:“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昔好杯中物,翻为松下尘。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杜甫有《饮中八仙歌》,将贺知章列为八仙第一,诗中描写贺知章的醉态:“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贺知章虽非田园或边塞一派诗人,但其诗作于边塞、田园的题材皆有涉猎,他在诗中所展现出来的才华与气质,已是盛唐气象,故有论者将他与陈子昂一并视为初唐诗歌向盛唐转变的两位重要人物,陈子昂之功在“破”,贺知章之功在“立”,对盛唐诗歌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示范和引导作用。 
      当然,贺知章毕竟只是靠几首杰作扬名后世,但传世作品不多,今存《全唐诗》者不过19首;而且,他本身不是某一诗派的创始人,更不是盛唐诗歌的巅峰,即在浙江文学史上,他也只是一颗耀眼的明星,而非一个辉煌时代的代表。 
      賀知章晚年更是出家為道士。《旧唐书》本传云:“天宝三载,知章因病恍惚,乃上疏请度为道士,求还乡里,仍舍本乡宅为观。上许之,仍拜其子典设郎曾为会稽郡司马,仍令侍养。御制诗以赠行,皇太子已下咸就执别”。“擢其子曾子为会稽郡司马,赐绯鱼,使侍养,幼子亦听为道士。”至唐肃宗时,以贺知章侍读之旧,乾元元年诏曰:“故越州千秋观道士贺知章,器识夷淡,襟怀和雅,神清志逸,学富才雄,挺会稽之美箭,蕴崑岗之良玉。故飞名仙省,侍讲龙楼,常静默以养闲,因谈谐而讽谏。以暮齿辞禄,再见款诚,愿追二老之踪,克遂四明之客。允恊初志,脱落朝衣,驾青牛而不还,狎白衣而长往。丹壑非昔,人琴两亡,惟旧之怀,有深追悼,宜加缛礼,式展哀荣。可赠礼部尚书。” 
      唐人崇道,玄宗时尤盛。贺知章久受这种道教文化的熏陶,加之生性旷达,其诗作处处展现了对自然天真的追求,杜甫称之为仙,良有以也。晚年归隐入道,宜得其所。 
      二、漫游文学的兴盛 
      盛唐时期浙江文学的另一亮点是当时著名文人漫游浙江,写下了大量有关浙江的诗作。唐代著名诗人入浙,早期有宋之問,他曾贬官越州,作越州诗作“流布京師,人人傳諷”。其过杭州时作五言长律《灵隐寺》尤称名篇,其中“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一句,对仗工稳,境界开阔,是历来为人传诵的名句。而至盛唐,入浙诗人更多。盛唐两大诗人李白、杜甫皆曾漫游浙江,而多次入浙并留下大量诗篇的则是李白、孟浩然。 
      李白、孟浩然入浙漫游与创作,也与道教密切相关。 
      李白多次入浙,一是留恋于浙江的山水风光,二是倾慕六朝名士的风流事迹;然而,更重要的,恐怕是他的仙道信仰。天台山是道教胜地。诚如孙绰《游天台山赋》序中所言:“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皆玄圣之所游化,灵仙之所窟宅。”天台山又有刘晨、阮肇的传说,也是唐代文学作品中经久不衰的题材。李白是个道教信徒,他一生漫游名山大川,并将之称为“仙游”,“十五好游仙,仙游未曾歇”。(《感兴》八首之五)李白游浙,他的宗教目的十分明显,如其《天台晓望》所言: 
      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 
      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 
      风潮争汹涌,神怪何翕忽。观奇迹无倪,好道心不歇。
    编辑:秋痕

    齐己和尚"儒者禅" 佛门的诗评诗论家
    论盛唐时期浙江文学的道教化(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