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创作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1)

    发布时间: 2016/12/29 0:20:1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2014年10月15日,对当代中国文艺无疑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的理论高度与深度蕴含交融在日常性叙述与风格独特的口语中,而强大的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将展开在彻底改变清除21世纪初年以来中国文艺的诸多抄袭模仿、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以及低俗、颓废、丑陋,甚至反崇高与精神矮化等思潮与现象,引领中国当代文艺健康繁荣发展,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创造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作品的伟大创造中。在这样一个重要的转折时刻,深入学习并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精神,应是每一个有理想、有志气、有抱负的作家、艺术家当下最为紧要的职责与使命;而反思与梳理21世纪初年以来的文学思潮与现象,进而理清前行的路径,创造出无愧于人民与时代的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前提。
      一、低俗化与市场
      21世纪初年以来的中国文学可以谓之大众狂欢的时代,借助网络与影视,通俗文学悄然崛起,在某种意义或程度上抚慰了人们空洞了的情感与心灵似在情理之中。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着大众的通俗文学和知识阶层的纯文学,从形式和读者层面的角度不能简单将其进行好坏高下的划分;但在思想与内容上却有着健康与低俗、崇高与颓废等方面的本质差异。世俗化与娱乐化本来就是通俗文学的本质,无可厚非;但21世纪初年以来,在市场与资本的强力推动下,通俗文学迅速向低俗化嬗变,暴力、滥情、性爱,以及商界的尔虞我诈与官场的权力角逐成为叙事的主要内容与精神向度,而打着后现代主义与新历史主义的旗号戏仿、颠覆“红色经典”与伪历史叙事也成为文学与影视合谋的一股思潮。理想价值虚无,道德伦理失范无序,精神性贫乏,思想能力丧失,不要说英雄与崇高,连起码的人文理想亦丧失殆尽。在文学中,我们看不到这个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的激烈碰撞,感受不到这个时代的精神状态,更遑论中国社会重大转型期既波澜壮阔又严酷悲壮的现实生活。文学成为取悦大众的工具、商家赚钱的手段。这当然不是21世纪初年以来的中国文学的全部,这样讲也不是对21世纪初年以来的中国文学的否定,我只是想强调,作为一种思潮与现象,上述问题是相当突出的。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具有相当的现实针对性,无疑击中了当代中国文学艺术的弊端之要害,让相当一部分艺术家、作家坐卧不安并不让我感觉惊讶。我也想到了民间文艺,它当然是一种通俗文艺,但通俗绝对不同于低俗,并不如某些民间艺术家所言,它们之间只一纸之隔,它们间质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其实通俗文艺的低俗化多年前就遭到有识之士与批评家的批评与抵制,但在强大的市场与资本的力量面前,这种声音显得极其微弱与无力,亦未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与警觉。
      可以将责任归咎于市场吗?当然不能。市场只是文学、艺术运行的一种机制、规则与方式,将什么样的作品推入市场则是作家、艺术家的理想与道德及观念所决定的。商品只是文艺作品的属性之一,不能说有人需要我就制造。从社会学与人类学角度论,人的某些自然的欲望并不都是合理的和健康的。人类及社会何以要文化?就是要逐渐摆脱人类的自然属性,提升人类与社会的精神品质。因此,文艺作品更本质的属性当是审美的、教育的功能,满足人民的情感与精神的需求,所以才需要伟大的作家、艺术家和优秀的作品去引领与滋养。伟大的作家、艺术家和优秀的作品也可以是通俗的作品,据说莎士比亚的戏剧在当时的英国贵族眼里只是通俗艺术,但四百年后的今天,它们仍然是世界戏剧的经典,它显示了艰深与浅显的恰切的融合。老舍何以被命名为人民艺术家?他的作品的人民性是当然的,还有就是通俗性与民族、地域性,比如《茶馆》《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还有赵树理的小说《三里湾》《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等。齐白石的画从内容到形式都是通俗的,他从日常生活中提取绘画的素材,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造出了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更具现代性的崭新形式,呈现出极高雅的审美形态。时间正在日益彰显着他们的作品的思想与文学性价值。换言之,并不是市场效益好的就不证自明它是优秀的文艺作品,读者大众的审美能力与价值观念也是需要真正的优秀作品去培育与提高的。文艺批评除了学术性之外,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在众多的文艺作品与现象中披沙拣金,为人民大众筛选优秀的有价值和意义的作品。
      二、欲望化叙事
      当代中国文学的重大转型出现在新旧世纪交替的时候。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化,通俗文艺的悄然勃兴,并向世俗化、娱乐化突变,文学开始失重,不但各种形式与方法的实验探索式微,其批判精神与表现时代生活的广度力度也丧失殆尽,更不要说如新时期之初那样直接参与到思想解放与改革的运动之中并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了。回过头来看,尽管可以从诸多的角度对新时期文学说三道四,但有一点,为新时期文学做出贡献的那些作家们都坚守了自己的文学立场和写作伦理,十余种文学思潮表达的是他们对社会人生、对国家民族、对文学自身的纯粹的不懈探索与追求。他们未必都写出了反映时代和精神特质的作品,但是他们起码面对和描写了那个时代的最本质的生活,为那个时代留下文学的写照。21世纪初年以来,虽然仍有作家在坚守自己的文学理想,但纯文学在已经世俗化的大众文化的势不可当的洪流中逐渐被边缘化了。人民大众及其生活不再成为作家、艺术家关注的对象,他们被洪水般的世俗化文艺,甚至低俗化文艺所笼罩、裹挟着,成为“傻乐主义”的牺牲品。说中国当代作家在资本面前妥协,甚至投降,并且迷失了创作的方向并非言过其实。
      学者刘小枫把现代叙事伦理分为两种:人民伦理的大叙事和自由伦理的个体叙事。前者“实际让民族、国家、历史的目的比个人更为重要”,后者“只是个体生命的叹息或想象,某一个人活过的生命印痕或经历的人生变故”(《沉重的肉身——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对人民伦理大叙事的强调,并不意味着作家不能写自己独特的生活与经历或自己的思想与情感。事实上,对每一个作家而言,这是他最重要的写作资源,许多作家的作品在某种意义上讲都是他的“自叙传”。重要之处在于,作家一定要把自己的独特的生活与经历或自己的思想与情感融入到时代之中,要与人民大众同呼吸、共命运,这是人民伦理的大叙事和自由伦理的个体叙事的重要区别。2001年9月15日,《文艺报》头版头题发表了我撰写的《咱们工人谁来写?》一文。据说这篇文章最初是安排在二版头题,时任常务副主编、文学批评家贺绍俊认为这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于是将拙文提至一版。在这篇文章里,我充满激情地呼吁作家关注工人生活和工人阶级的命运;这种激情显然是来自生活本身,不是一种理论思考,更多的是感性的东西。那时候文学界还没有“底层叙事”这个提法。2003年10月19日,我和批评家张陵策划了由《文艺报》与鞍山市政府、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当代工业题材文学创作座谈会”,提出“让‘工业题材文学’与东北老工业基地一起振兴”的口号。我不是一个题材论者,对题材的强调显然来自当时的社会语境与我对现实的观察、体验。具体一点说,1990年代的市场经济的确立和社会转型,对工业大省的辽宁产生巨大冲击,大量工人下岗,生活极其艰难,尤其是思想和精神上的创痛是难以在短时间里抚平的。从中央提出的国企三年脱困,到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其间的艰难困苦与惊心动魄也是我们常人无法想象的。这是中国经济的命脉,这个问题解决不好,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成果恐怕要付诸东流。这么重要的生活就是没作家去写,也很少有作家去关注,这就不是遗憾一词可以敷衍得了的了。尤其是辽宁的作家,即便不在企业里工作,但多多少少也会感受到那种严酷的气氛;但我们的作家仍然是无动于衷,仍然沉浸在个人化的,甚至是私人化的文学语境中。
    编辑:秋痕

    浅谈日本动漫作品与中国文学的关系
    创作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