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创作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4)

    发布时间: 2016/12/29 0:20:1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六、生活的质地与文学的思想性
      创作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当是一个伟大而复杂的工程,它涉及的层面与问题难以在一篇短文里进行透彻的论述。但我以为,作家的生活的质地与作品的思想性这两点对中国当代作家与文学而言似乎更为迫切。
      一个作家也好,一部作品也好,其所以成功的因素有很多;但他所描绘的、呈现在他的作品里的生活的质地如何至关重要。没有这个做根基,一部作品,或者一个作家是很难产生重要影响的,更不要说在文学史上驻足。而当下的文学,尤其长篇小说,普遍越写越轻,越写越粗糙,自我重复和模式化,甚至机械化生产的倾向也很严重。我不太敢批评某些作家一年几部长篇的写作现象,因为他极有可能搬出巴尔扎克做挡箭牌,但这种写作状态始终让我心生疑虑。没有深厚的生活积累,没有鲜活的细节和场景,没有亲身的经历和痛切的体验,仅凭过去的经验、当下流行的观念和想象写作,中国文学能有多大希望,我是绝对不可能高调附和的。1950年代丁玲的“一本书主义”几乎构成了一个事件。丁玲的原话是这样说的:“一个人只要写出一本书来,就谁也打他不倒。”这话的含义应该是说,作家只要有一部成功的作品,你就可以立足于社会了。纵观文学史,一个好的作家或诗人,能给后人留下一本书、几首好诗已经是十分不易了。因此,一个有理想和抱负的作家或诗人,倾其艺术才华与生活积淀,创作出一部有一定影响的作品,当是比较高的思想境界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了那批“红色经典”的作家基本上都是“一本书主义”者,这当然也与他们的文学才能有关,但他们的那一本书却是凝聚了他们一生最独特的生命经历与体验,至今仍然让我们心存敬仰。“一本书主义”在当下的“吊诡”在于许多作家已经不再把文学当作人类心灵历程描述,在文学的商品化思潮的推动下,他们已经无意于,或者说无力于对人类的心灵进行现代性的拷问,对人类的情感归宿或终极关怀进行独特的艺术表达,他们当然也顾及不了文学的独特性和艺术性本质,把写作类型化,工业生产的流水线化,像商品一样批量生产。这样的文学昙花一现可想而知。
      文学的思想当然不同于哲学,但哲学对文学思想的产生与影响却是极其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本质性的。换句话说,作家不是哲学家,但作家若是没有哲学的滋养是很难成为文学大家的。在特定的意义上说,文学最深刻的力量所在,就在于超越生活表层事象,在呈现人的心灵世界的同时,对人的思想精神境界进行拷问。这样的拷问不可能是平面的,绝对需要深度。米兰·昆德拉说,从塞万提斯、薄伽丘到卡夫卡、布洛赫,一以贯之的文学传统就是对于不同时代的人们及其生存环境的执着追寻。昆德拉自称他的创作是对于存在的诗意凝思,是对于人的存在的严肃的质询。昆德拉对小说的可能性的极端性探讨,使他成为20世纪的文学大师;但我读昆德拉的小说所获得的感受,与其说是文学性的,不如说是思想性的。昆德拉把小说分为三种类型:叙事的、描绘的和思索的。昆德拉的极端表现在他就是要把小说和哲学结合起来,就是以小说的方式进行哲学思考。昆德拉在小说里思考的问题可以说都是哲学问题,比如存在、嫉妒、怀疑、晕眩、媚俗、轻与重、灵与肉、遗忘等等。萨特的文学成就显然也离不开哲学的支撑,他本来就是哲学家,是他和加缪把小说提升到了存在论的层面,而且通过对存在的发现与质询,以避免“存在的被遗忘”,从而展示了人类真正的生存本质和生存状况。托尔斯泰则用他一系列的经典性作品阐释了他对人道主义的理解;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更是一个庞大的思想与哲学的宝库,所触及的人类思想与心理问题至今仍为无数研究者提供了无限的阐述空间。我当然无意要求我们的作家都去一股脑地探索哲学问题,只是想为当下的文学及长篇小说思想深度和精神容量的不足提供一种参照。与上述文学大师相比,中国的作家们都缺少了点“表意的焦虑”,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作品提供了多少有新意、有价值的判断,多少有深度的意义,多少富有哲学意味的思辨。文学,或者长篇小说滑向世俗与娱乐一点儿也不让我感到惊讶。
      习总书记强调,“社会主义文艺,从本质上讲,就是人民的文艺”,要“把人民作为文艺表现的主体”。这一本质决定了中国作家的职责与使命——创造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宏大叙事,它不仅直指当下中国人民正在进行着的伟大的波澜壮阔的建设事业,而且在建构和描绘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序幕在2014年10月15日那天拉开,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作家将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创作座谈会上讲话的思想与精神,一定会在21世纪创造出无愧于时代与人民的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作者:傅汝新
    编辑:秋痕

    创作当代人民的中国文学(3)
    新世纪外来文化对中国文学的影响(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