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从《文选序》看萧统及时人的文学观(2)

    发布时间: 2017/1/16 0:14:4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若贤人之美辞,忠臣抗直,谋夫之话,辩士之端, 冰释泉涌,金相玉振……若斯之流,又以繁博,虽传之简牍,而事异篇章。今之所集,亦所不取。”这段是《文选》不选“史”的原因。从贤人之美辞可以看出,萧统对史的语言艺术还是肯定的,萧统之前的《史记》、《汉书》语言优美,故事性强,但是也只有一部《史记》、一部《汉书》。大部分史书都是记录事情,文学性不强,并且繁博,不能单独成文,故不选“史”。在文学选集中不选经、史、子,这也体现了萧统的眼光和胆魄,他的做法也获得了后世的认可。而果断地将经、史、子剔除于文学作品范围之外,也为后世选文提供了标杆和参考,有积极意义。
      四、审美之辨:文学是审美意识形态
        今天我们定义文学,说它是审美意识形态,《文选》虽然没有这么精确的定义,但是已经意识到文学的审美性了。审美是文学之所以是文学的根本特性。文学必须满足“入目之娱”、“悦目之玩”的条件。换言之文学必须是“美”的文章,读起来不枯燥,能让读者有愉悦的精神享受。《文学序》主张在文章的形式上做到绮丽,绮丽也是魏晋时期文人的追求。《梁书·文学传》描写了当时为文的风气:“初太宗在藩,雅好文章士。时肩吾与东海徐搞、吴郡陆杲、彭城刘遵、刘孝仪、仪弟孝威,同被赏接。及居东宫,又开文德省,置学士,肩吾子信、竺离子陵、吴郡张长公、北地傅玄、东海鲍至等充其选。齐永明中,文士王融、谢眺、忱约、文章始用四声,以为新变。至是转拘声韵,弥尚丽靡,复逾于往时。”
      当然,萧统并不是只在乎文章的绮丽这样的形式美,同样,内在的思想也很重要:“诗者,盖志之所容也,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关雎麟趾,正始之道著;桑间濮上,亡国之音表。故风雅之道,粲然可观。自炎汉中叶,厥涂渐异,退傅有在邹之作,降将著河梁之篇,四言五言,区以别矣。有少则三字,多则九言,各体互兴,分镳并驱。”情、形并重,这是进步,正所谓文质彬彬。而且萧统对于诗体没有拘泥于一种,三字、四言、五言、九字都可以是诗,这样各体互兴,相互促进。此外,在重视创新的同时,萧统没有忘记继承优秀的传统——“风雅之道”还是要学习的。很多人将齐梁浮靡轻艳的诗风归咎于萧统是不公平的,萧统及那个时代的理论家们的确强调绮丽,那是因为文学刚刚从大文化中分离出来,要彰显自己的特性。文学在艺术性上要有“绮丽”;在思想性上要有“风雅”。他自己也描述了理想中的文学作品:“丽而不浮,典而不野,文质彬彬,有君子之致。”
      从以上论述我们可以看出,《文选序》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了萧统及时人的文学思想。作者:李源
    编辑:秋痕

    从《文选序》看萧统及时人的文学观(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