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水浒传》的影响及其现实意义
  • 《水浒传》诗词大全(7)
  • 《水浒传·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赏析
  • 浅议《水浒传》中吴用形象的塑造
  • 水浒中的女人非丑即淫
  • 《水浒传》思想本质新论——评“农民起义说”等
  • 20世纪以来《水浒传》人物绰号研究述略(2)
  • 武术人读《水浒传》——狡猾属武松
  • 谈谈《水浒传》的研究情况
  • 《水浒传》诗词大全(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 (一)
  • 《水浒传》的简本与繁本
  • 《水浒传》王婆受的究竟是什么刑?(2)
  • 《水浒传》是“为市井细民写心”的传神之作(二)
  • 《水浒传》与中国绿林文化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水浒传》研究
    试析《水浒传》主要女性人物形象的来源及文学意义(1)

    发布时间: 2017/2/21 10:14:5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水浒传》的伟大,不仅在于它塑造了一群叱咤风云、“替天行道”的男性英雄好汉,也在于它塑造了一群有血有肉、个性鲜明的女性人物形象。《水浒传》中的男性人物,在《水浒》成书之前,多有一些史料提及。特别是宋江等三十六将,《宋史》和一些野史如《三朝北盟会编》《十朝纲要》《通鉴纪事本末》《东都事略》《大宋宣和遗事》《宋江三十六人赞》等书都有或多或少的记载和描述,而元杂剧作品还出现“聚三十六大伙,七十二小伙”之说以及宋江发配江州牢城、晁盖三打祝家庄身亡之说,李逵、燕青、鲁智深等人的故事已有相当完整的版本。聂绀驽认为《水浒传》的成书经历过三个阶段和两种方法,三个阶段分别是:(1)人民大众口头传说阶段;(2)民间艺人讲述和记录阶段;(3)作家的编辑、加工或改写阶段。两种方法是:(1)把非《水浒》人物说成《水浒》人物;(2)把非《水浒》人物的故事说成《水浒》人物的故事。而这两种方法是贯穿在每一个阶段的。[1](P9)从现有的研究资料看,聂绀驽的理解是具有权威性的。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水浒》中的女性人物形象也应该有一些来源或依据,并想通过对一些史料和话本、杂剧艺术的梳理分析,说明《水浒传》中的主要女性多数在《水浒》成书之前是有一定的来源和形成基础的,这些来源和基础,也使《水浒传》的作者在塑造女性人物形象时有了更大的超越空间,艺术地彰显了她们在男性英雄故事中的重要作用和意义。
      一、主要女性人物形象的
      来源和形成基础如果把施耐庵确定为元末明初人[2](P50),把《水浒传》成书的时间界定在明朝嘉靖年间[3~4](P56~69;P108~119),那我们就有理由相信,在《水浒传》成书前,主要女性中绝大多数人的名字、性格,或类似的性格和身影,就已经在一些野史、杂剧艺术中出现、传讲和说唱,她们都是后来《水浒传》塑造女性人物形象的基础。
      从现今已掌握的资料看,较早提及《水浒》女性李师师的文本应该是宋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宋无名氏的《李师师外传》和宋张端义的《贵耳集》等。《梦华录》提到李师师是京城瓦肆里的小唱名角[5](P89);《外传》记写了徽宗多次到镇安坊微幸陇西氏李师师之事,并且有张迪向帝献计开“潜道”,“帝始从潜道幸陇西”以及李师师被金人所掳、吞金簪自杀的细节[6](P26~30);《贵耳集》还提及李师师与周邦彦有染,道君(徽宗)怒将“周邦彦职事废弛……押出国门”等事[6](P31)。而元无名氏的《大宋宣和遗事》写李师师用墨较多,用笔颇细。从徽宗于千秋亭上听乐声、游玩金环巷、亲见李师师到伴李师师共寝、册封李师师再到将其废为庶人,情节丰富曲折。不仅突出了李师师之貌美:“恰似嫦娥离月殿,恍然洛女下瑶阶”,还表现了她的风韵和多情,徽宗“自此之后,朝去暮来……恩爱愈深,不能相舍”,同时也交代了她凄惨的命运:“是时徽宗追咎蔡京等迎逢谀佞之失,将李明妃废为庶人;在后流落湖湘间,为商人所得。”[6](P48~52)《水浒传》在这些素材的基础上进行了精简概括,如写李师师与徽宗的相知相识过程,只通过宋江的“莫不是和今上打得热的?”一句话做交代,虽然也写了李师师的“玉貌花颜世罕俦”,但只点到为止,主要突出宋江等人借助她与天子的特殊关系,传达接受招安、忠义为国的愿望,揭示了宋徽宗的腐化生活和腐败的朝政,这样处理更具有政治洞察力和讽刺性。
      《大宋宣和遗事》还记有阎婆惜之事。“婆惜”一名,本是对善弹唱的娼妓的称呼。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提到徐婆惜,黄雪衰《青楼集》说:“陈婆惜,善弹唱,声遏行云……元时娼妓,名婆惜者多矣。”[6](P451)《遗事》写阎婆惜极为简略:“宋江回家……却见故人阎婆惜又与吴伟打暖,更不采着。宋江一见了吴伟两个,正在偎倚,便一条忿气,怒发冲冠,将起一柄刀,把阎婆惜、吴伟两个杀了;就壁上写了四句诗。”[6](P44~45)元杂剧《黑旋风双献功》(元高文秀)、《同乐院燕青博鱼》(元李文蔚)、《梁山泊李逵负荆》(元康进之)、《鲁智深喜赏黄花峪》(元无名氏)、《大妇小妻还牢末》(元李致远)、《争报恩三虎下山》(元无名氏)的开头都由宋江自白“因带酒杀了阎婆惜”“因带酒杀了娼妓阎婆惜”“因误杀阎婆惜”而被官军捉拿,“脊杖六十”“迭配江州牢城”等事件。明代朱有燉(1521—1566)的《黑旋风仗义疏财》和《豹子和尚自还俗》同样在开头由宋江说明“因带酒杀了匪妓阎婆惜”“夜间杀了阎婆惜”之事。而元明间无名氏杂剧(王平认为元末明初的杂剧作品在品质上基本保持元人北杂剧的品格[7](P99~103)。曾永义考证认为明朝从“英宗正统四年周宪王去世后,直到宪宗成化末五十年间,北剧没有一个有名氏作家”[8](P516),因而本文所引的明初杂剧应在这个时间段内)《梁山五虎大劫牢》关于阎婆惜的事,与后来《水浒传》的相关内容大致相同。杂剧开头由宋江云:“某,姓宋名江字公明,绰号顺天呼保义。曾为郓州城县把笔司吏。因与阎婆惜作伴,有梁山上托塔天王晁盖写书来招安某上山,某当夜酒醉睡着,阎婆惜盗了书呈,某觉来寻书不见,已知是阎婆惜,恐怕人知,被某杀了阎婆惜,脚踢翻蜡烛台,沿烧了官房。官军捕盗,将某拿住,送赴本县。……杖八十,迭配江州牢城营。” 不过《水浒传》立意更见深度,不仅以阎婆惜的妙龄、姣好容貌,与宋江对比,间接交代其与张文远私通的原因,而且着重突出了阎婆惜逼人太甚的形象。写她揪住宋江与梁山贼寇通书信的把柄,步步紧逼威胁,宋江在“逼”得无退路的情况下杀人,这相对于《遗事》和杂剧所记,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编辑:秋痕

    试论《水浒》人物个人性格与时代性格的悲剧
    试析《水浒传》主要女性人物形象的来源及文学意义(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