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鲁迅《狂人日记》意识流叙述的“中国味”(2)

    发布时间: 2017/3/15 0:47:4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二、心理时空:非理性与理性的结合
      意识流手法与一般的内心独白有共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共同之处是两者都是描写人物内心活动,都使用联想,内心独白,想象等手法。不同之处是一般的内心独白,偏于理性和逻辑性,如十九世纪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就用了长篇的内心独白,被称为“心灵的辩证法”。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也善用内心独白。但意识流的内心独白就不一样,主要是非理性、潜意识的,散乱的、不连贯的。詹姆斯·乔伊斯的《尤里西斯》,描写人物的思维活动是想到那里写到哪里,变幻无常,无逻辑性。如第十八章写摩莉的内心独白,原文三十八页,1608行,分八段,只有第四大段和第八大段末尾各加了一个句号,其他无标点,写的是思绪的片断,跳跃大,使读者摸不着头脑。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安娜对所爱的渥伦斯基产生绝望时的一段内心独白,都是具逻辑性的,容易理解的。
      鲁迅《狂人日记》中有十三篇日记,但无日期,具体的时间也不确切,如“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今天没有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晚上总是睡不了觉”、“前几天”、“早上,我静坐了一会。一大清早,去见大哥”“太阳也不出”。有的日记只是推理、胡思乱想,如第五、六、七、八、九、十二、十三篇,都没有时间。空间也很狭窄,狂人被关在房间里,一般不让出门,出门也有陈老五陪着。对空间没有具体的场景描写。作品中大多数是狂人的思维活动。可以说,作品写的多数是狂人的心理时空,非理性联想。如“陈老五送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吐出。”从鱼的眼睛想到人的眼睛,这不是正常人的联想。何先生为狂人看病,狂人想:“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何先生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狂人的联想是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何先生说:“赶紧吃罢”,指的是吃药,狂人理解为哥哥也是“合伙吃我的人”。这些联想、内心独白不是正常人的逻辑思维,为非理性的思维。鲁迅曾在日本仙台(Sendai)的医学专门学校学习了两年,对狂人的心理特征是了解的,把幻想当作真实是狂人的真实特征。又如第六篇:“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突然又冒出“狮子似的凶心,兔子似的怯弱,狐狸的狡滑”的思绪来,混乱,不连贯。
      鲁迅《狂人日记》中的狂人意识虽然混乱,东想西想,从赵家狗的眼睛想到李时珍《本草纲目》上“明明写着人肉可以煎吃”,想到历史上的“易子可食”,吃死肉的“海乙哪”等等,但思维也保留某些逻辑性,如从小孩子的眼睛想到与赵贵翁一样,推出“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又如分析吃人的办法,一种是布满罗网,逼人自杀,这样“他们没有杀人的罪名,又偿了心愿”,还有一种是扣上恶人或疯子的名目,“将来吃了,不但太平无事,怕会还有人见情”。这种描写就有“中国味”,如果狂人一直胡思乱想,漫无边际,中国人是无耐心看下去的。《尤利西斯》1995年6月由萧乾与文洁若翻译出版,印了二万册,真正通读完的人可能不多。鲁迅的《狂人日记》选入中学语文课本,高中学生还是能理解的。
      三、作者与叙述者:隐身又参与
      作者与叙述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作者是写作的主体,叙述者是某个作品中文本的叙述主体,是作者虚构的讲故事本的人,他可以是全知型的,也可以“我”来叙述。这是限制性叙述者。鲁迅《狂人日记》有两个叙述者,一个是前言中的“余”,“余”是狂人中学的好友。一个是日记中的“我”。“我”不知道“赵贵翁”的经历和感受,对人只是猜想,不是“全知全能”的。《狂人日记》中两个叙述者都是作者鲁迅虚构的代言人。
      作者写作品中表现自己的思想信念,情感和创作的艺术观点的意图。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讲述自己写《狂人日记》等作品的原由。目的是要打破封建的“铁屋子”,呼醒沉睡的人们。作者要表现创作意图一般采用两种手法,一种是作者“隐身”,把叙述者作为替身客观地叙述,通过人物的行为、思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表现,或借助象征、隐喻的形象来暗示。另一种是叙述者直接参与,表现作者的评价、看法,理念。
      鲁迅的《狂人日记》基本上采取了作者“隐身”的方法,作者“隐身”以 “我”化为故事中的迫害狂的“视觉”看人、看场景,以迫害狂的意识流进行思维。如“大门外立着一伙人,赵贵翁和他的狗,也在里面,都探头探脑的挨进来。有的是看不出面貌,似乎用布蒙着;有的是仍旧青面獠牙,抿着嘴笑”。“陈老五劝我进回屋子里去。屋里面全是黑沉沉的,横梁和椽子都在头上发抖;抖了一会,就大起来,堆在我身上”。这是狂人的视角所见所感。作者还借狂人的意识流,诉说“四千年时时吃人的地方”,吃人的历史。象征也是作者间接表现思想、感情的手法,如关狂人的房子,“黑漆漆的”,“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薄”,月光等都有象征意义。欧美的意识流小说一般都采用作者“隐身”的方法,即使作为全知型的叙述者,其叙述也较为客观,作者的意图较难觉察。
      鲁迅《狂人日记》还有另一个特点,作者参与意识比较明显,虽然以“我”叙述,但明显看出作者表现自己的观点。这也带有“中国味”,作者喜欢提示、启发读者,怕读者误解。如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仍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这实际上是点题,相当于《史记》中的太史公曰之类的话。鲁迅在《呐喊》自序中也坦率在说:“至于我的喊声是勇猛或是悲哀,是可憎或是可笑,那倒是不睱顾及的;但既然是《呐喊》,则当然须听将令的了,所以我往往不恤用了曲笔在《药》的瑜儿的坟上平空添了一个花环,在《明天》里也不叙单四嫂子竟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因为那时的主将是不主张消极的。”在《狂人日记》中,“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要晓得将来容不得吃人的人,活在世上。”“救救孩子”都是作者以“曲笔”的直接参与的呼喊。
      鲁迅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一文中说,写《狂人日记》,大约所仰仗的全在先前看过的百来篇外国作品和一点医学上的知识,此外的准备,一点也没有。但鲁迅敢于创新,不邯郸学步,学习外国的写法,又没有忘记中国的传统,创造出有“中国味”的意识流小说,使人耳目一新,对中国新文坛产生巨大的影响。
    编辑:秋痕

    鲁迅《狂人日记》意识流叙述的“中国味”(1)
    浅析《狂人日记》的叙事艺术(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