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论《骆驼祥子》“说”与“写”的民间叙事艺术(1)

    发布时间: 2017/3/17 14:43:1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20世纪30年代的小说家、小说理论家们大都重视小说的故事与背景,小说创作出现了向故事回归的倾向,这在某种程度上拉近了小说与民间的距离,克服了“五四”初期新小说书写欧化、脱离民间的缺陷。老舍一登上创作文坛,就以民间情感和民间视角去说民间的故事,30年代他更重视故事,不止一次地在理论文章中强调小说要重视事实的运用,小说要有个故事,特别佩服康拉德“是个最有本事的说故事者”。他告诉读者“一部好的小说,必是真有的说,真值得说”。《骆驼祥子》是老舍“最满意”的“真有的说,真值得说”的好小说,在“说”故事“写”人物上最具民间叙事艺术特色。
      “说”与“写”的民间时空连结
      《骆驼祥子》讲述的是一个农民进城后的生活遭遇和精神异化的故事。老舍讲述这个故事用的是以主人公祥子为中心的线性结构方式,从祥子进城到进城后“三起三落”乃至最后彻底堕落,这是一个完整的有头有尾的波澜起伏的故事。从老舍《我怎样写(骆驼祥子)》一文可见,他在朋友那里听到了“车夫与骆驼”的事情后,就起意将车夫与骆驼拉到一起写一部小说,并确定以车夫祥子为中心,老舍说:“我的眼一时一亥0也离不开祥子,写别的人正可以烘托他”。人以祥子为中心,而祥子又是以拉车为唯一生活途径,所以必须把人与事都拴在“车”上,这样才能把祥子的故事讲的有条不紊,达到“真值得说”的艺术效果。
      既然确定了以祥子为中心的单线结构方式,那就要把故事的时间与空间关系处理好。老舍紧紧把握住“说”与“写”的时空连线,精心做到了时间纵向衍进的清晰性、空间横向拓展的流动性以及时空结合的整体性,从而适应了民间接受者的艺术需要。
      在时间纵向的衍进中,时间的起点是从祥子进城开始。祥子“十八岁的时候便跑到城里来”,先是干些苦力活,“凡是以卖力气就能吃饭的事他几乎全做过了”,十九岁干上拉车的行当。他通过艰苦奋斗、省吃俭用,“整整的三年,他凑足了一百块钱”,花了九十六块买上一辆洋车。有了自己的车,“他忽然想起,今年是二十二岁”。二十二岁的秋初买上新车,到“祥子的新车刚交半岁的时候,正是麦子需要春雨的时节”,他拉车出西直门前去清华,在高亮桥附近被抓,祥子被抓的时间是二十三岁的春季。祥子从兵营逃出,拉了三匹脱了毛的骆驼,骆驼脱毛是在夏天,故祥子逃出的时间是他二十三岁这一年的夏天。
      祥子进城后,拉散座、拉包月,他住在哪里,前三章均未交代,到第四章写祥子从兵营逃出后,他到哪里去呢?自然要到人和厂,“他的铺盖还在西安门大街人和厂呢”,“因为没有家小,他一向是住在车厂里”,由这里顺带一笔的交代,可以确认祥子这次是二进人和厂,二进人和厂的时间是祥子从兵营逃出后的时间,即是他二十三岁这一年的夏天。也就是这次二进人和厂,作者特意补叙了祥子在一进人和厂期间和刘家父女之间的交情,叙说了刘四“土混混出身”的身份、经历、字号,“他自居老虎,可惜没有儿子,只有个三十七八岁的虎女。”祥子二进人和厂,虎妞见了又是让他吃饭,又是劝他“好好的歇三天!”不能那么不顾身体拼命硬干,显示出对祥子“一百一的客气,爱护”。但祥子仍然是拼命苦干,为了多挣钱,他二出人和厂,到杨先生家拉包月,仅干了4天,因不满杨家对佣人的吝啬、刻薄,他离开杨家,三进人和厂。就是这次三进人和厂,受虎妞引诱,他和虎妞偷了情。为躲避虎妞的性纠缠,祥子三出人和厂,到曹先生家拉包月,小说“写”了祥子在曹宅的心事:“他自己那辆车是去年秋初买的。一年多了,他现在什么也没有,只有要不出来的三十多块钱,和一些缠绕!他越想越不高兴。”由“去年秋初”到如今“一年多了”的中秋节后,这正好是祥子二十三岁的中秋节后。当祥子所有的积攒被孙侦探敲诈去后,“一切的路都封上了”,只好四进人和厂。按照虎妞安排,腊月二十七刘四生日庆九(69岁)那天,以讨得老爷子的欢心,办成他们的婚姻大事,结果父女彻底闹翻。虎妞离家搬到四合院两间小北房,大年初六和祥子结了婚。延续原先的时间:腊月二十七刘四庆九,祥子二十三岁,过了年到大年初六,他正好是二十四岁,而虎妞则是三十八九岁。你看,老舍就这样沿着祥子四进四出人和厂的时间连线,写了祥子“买车,车丢了;省钱,钱丢了”,到无路可走,只好向虎妞投降,不断向前推进祥子的悲剧。
      祥子二十四岁春和虎妞结婚,老舍叙事的两眼依然是“一时一刻也离不开祥子”,围绕拉车与不让拉车展开祥子与虎妞之间的激烈冲突,直到虎妞同意买一辆车让祥子拉,他才不和虎妞争辩,“觉得有些高兴”。同年夏,祥子大病;秋,病愈后继续拉车。也就在这一年“一入冬,她(虎妞)的怀已显了形,而且爱故意的往外腆着,好显出自己的重要。”小说特意点明“虎妞的‘月子’是转过年二月初的”。正好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底,虎妞难产,接生婆守了她三天三夜,“一切的神佛都喊到了,并且许下多少誓愿,都没有用”,最终死去。此时应是祥子二十五岁这一年的春季,他卖掉了车,以安葬虎妞。他还想挣扎,找了车厂,老舍又特意点明在“菊花下市的时候”,祥子到夏家拉包月,受夏太太的引诱,得了性病,祥子逐渐走向堕落。“冬天又来到”,得知小福子上吊身亡,遂对生活绝望。祥子过了冬天,“又到了朝顶进香的时节”,他二十六岁,从春到秋,他吃、喝、骗钱、出卖人命,走向彻底堕落。
    编辑:秋痕

    鲁迅文学的图像符号意义探究(1)
    论《骆驼祥子》“说”与“写”的民间叙事艺术(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