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从《外套》和《骆驼祥子》看小人物的命运(2)

    发布时间: 2017/3/17 14:42:4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三、结局——幻灭后的反抗
      两部小说都以主人公希望的幻灭结束了整个故事,且在小说的结尾,主人公都做出了自己的反抗。所不同的是,果戈理用近乎荒诞的手法结束了整个故事:阿卡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并在死后化作扒人外套的幽灵来进行最后的反抗;而祥子虽然还活着,可是他的精神已经死了,他只是行尸走肉般的活着,可以说,他采取了消极的反抗方式。
      阿卡基在乞助寻找外套的过程中冒犯了要人,被要人的怒喝吓破了胆,以致一病不起,最后抱恨而死。到这里,果戈理并没有就此搁笔,而是运用荒诞手法,塑造了一个为自己复仇的“幽灵”形象——阿卡基死后变作一个专门扒人外套的幽灵。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扒走了当初辱骂他的那位要人的外套,他才消失。这样的结局虽然荒诞,但是却让小人物的反抗通过荒诞的形象和力量呈现出来,让人们认识到小人物最后的觉醒和反抗。这样的反抗虽然也很微弱,但是对于长期受专制制度压迫以致麻木不仁的阿卡基来说,这实属不易。果戈理借“鬼魂”这样一个现实世界中根本不可能存在的虚幻形象替可怜的小人物出了口气,其同情主人公的立场不言而喻。
      与阿卡基死后化作厉鬼反抗不同,老舍为祥子选择了一种较为消极的反抗方式。祥子在看清了黑暗的社会是不允许穷人过上好日子的这个现实后,他失去了斗志,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变成了个人主义的末路鬼。他开始变得无赖,变得利己,他用坑蒙拐骗、出卖他人来报复社会。他通过个人的享受来反抗社会的不公,可是他的这种报复和反抗却让他付出了毁灭人格和灵魂的代价。老舍也正是通过祥子的失败和堕落揭露了一个深刻的社会现实:城市贫民要翻身,做生活和命运的主人,在军阀和反动政权的统治下,单靠个人奋斗是没有出路的,它不通向幸福,只通向更加悲惨的生活。
      四、悲剧成因——环境与性格的双重作用
      阿卡基和祥子都生活在一个大欺小、强凌弱的社会环境中,而这样的社会环境也是造成他们悲剧性结局的重要因素。
      阿卡基一生忠于职守,却穷困潦倒了一生,也被官僚恶势力戏弄、侮辱、摧残了一生。他的悲剧表面上看是由外套引起的,实际上却是当时腐朽的等级制度以及官僚作风共同作恶的结果。阿卡基出生于一个小公务员家庭,这也注定了他继承小公务员可怜品性的命运。在20世纪初军阀混战、社会动荡的旧中国,复杂多变的现实社会衍生出大批迫害人民的爪牙,他们对以祥子为代表的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伸出极其残忍的魔爪。祥子注定被腐败的环境锁住而不得不堕落,他想向命运搏击而终于向命运屈服,他的一切幻想和努力都成为泡影,恶劣的社会毁灭了一个人的全部人性。
      很多著名的哲学家都曾经说过“性格决定命运”这样的话,一个人的性格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的命运。阿卡基和祥子在性格上最大的共同之处就是懦弱,他们的性格也是造成他们悲剧性命运不可忽视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阿卡基长期生活在消磨人的意志、挫伤人的创造性的官僚专制制度下,日复一日地过着自己抄写员毫无生机的生活,最终变成了一架机械抄写的机器。他整日沉浸在自己的抄写世界中,加之上司和同事的冷漠和戏弄,他的精神世界逐渐变得病态,以至于最后变得麻木不仁,并且在性格上呈现出没有理性和情感、愚蠢痴呆且胆小懦弱的特点。阿卡基最后倒在了要人的怒喝声中,确切地说,他是倒在了自己的懦弱下。祥子的性格偏执顽固至近乎盲目。他为了赚钱,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关心外界的变化和动荡。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他对战争的消息置若罔闻,抱着侥幸心理坚持出城,结果落得个连人带车都被匪兵抢走的下场。另一方面,他性格中的胆小软弱也使他在追求个人幸福的过程中不能果敢地把握机会。虎妞正是利用了祥子的这一特点,才步步为营逼得他娶了自己。他虽然爱着小福子,在面临做出决定的时候却思前顾后,最终选择留下一句承诺便离开,这也间接导致了小福子最后的自杀身亡。
      因此,纵观这两部作品,果戈理和老舍都不约而同地把导致小人物悲剧命运的原因指向了环境和性格这两个方面,他们的悲剧命运都是由环境和命运这两个因素共同导致的。
      果戈理和老舍这两位来自不同国度、不同年代的文学大师,他们的这两部作品不约而同地都探讨了小人物的悲剧命运。他们满怀痛心地为我们塑造了两个可怜的小人物形象,他们对这两个小人物的不幸遭遇满怀同情,同时又对他们的麻木机械充满了批判,可谓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也正说明了,关注人与社会、人与生活一直都是优秀的作家创作的出发点和主题。《外套》和《骆驼祥子》所描绘的时代虽然已经远去,但是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不平等,那么这两部作品的现实意义就会一直都存在。作者:罗志凤
    编辑:秋痕

    从《外套》和《骆驼祥子》看小人物的命运(1)
    拉斯蒂涅与骆驼祥子人生轨迹的对比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