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路翎的“红楼梦”(1)

    发布时间: 2017/3/14 0:55:3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大概每个作家都有一个“红楼”情结,路翎也不例外。《红楼梦》是中国古典小说的高峰,同时也开中国现代小说之先河,整个20世纪文学可以列出长长的“红楼”谱系,这是后世文学绕不开的高峰。
      胡风说:“时间将会证明,《财主底儿女们》底出版是中国新文学史上一个重大的事件。”①《红楼梦》开创了由封建大家庭衰败来透视社会人生的宏大的家庭叙事传统。《财主底儿女们》无疑是通过蒋家的败落来展现不同知识分子选择不同的精神道路。《红楼梦》为消失的美和青春为了扑面而来的凋零和死亡哭损残年,“群芳髓”采自“初生异卉之精”是对美好青春少女敲骨吸髓;“千红一窟”的“窟”不是美妙的阳春三月,不是春光明媚而是幽暗、恐怖乃至黑暗,而是千红一“哭”;采自放春山遣香洞是放逐青春遣送了生命之馨香;“万艳同杯”是“万艳同悲”,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酿成,借一香一茶一酒写尽青春凋零的悲剧。而《财主底儿女们》是一首青春的诗,在这首诗里面,激荡着时代的欢乐和痛苦,人民底潜力和追求,青春作家自己的痛哭和高歌!②可以说两本书在精神和气质上息息相通。“人生无非是梦境,荒唐的梦,享乐的梦,追求幸福的梦……”③这人生如梦的感慨与“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逢大梦归”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路翎的文本中有多处直接出现《红楼梦》中的人物或诗句:蒋淑媛对陈景惠说道:“素痕讲王熙凤好,她说凤姐说:‘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④“一朝春尽红颜老”,⑤《好了歌》,⑥沈丽英开玩笑叫蒋淑华做林黛玉。⑦“《红楼梦》里的那种感伤主义……”⑧傅钟芬读《红楼梦》为林黛玉啼哭,觉得自己真的能懂林黛玉了。⑨“而在《红楼梦》和中国底一切民间文学里有着托尔斯泰”,⑩万同华案头有两本书,其中一本就是《红楼梦》。11
      一、后花园——大观园
      余英时在《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一文中指出,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创造了两个对比鲜明的世界:大观园中的干净世界与大观园外的肮脏世界。12 大观园是理想的世界,是红楼儿女们展现至情至性理想的天地,他们可以自由呼吸,结社吟诗,赏花填词,是一个温馨与诗意的彼岸世界的化身。
      这个未被污染的女儿世界到了路翎的文本中就是蒋家的后花园,那是蒋家儿女心目中真正的“家”,是童年的寄托,那里有他们的回忆和期盼,早就深入生命成为其个性气质的一部分。
      “蒋家的人决不会忘记两件东西:古董和后花园。”“后花园则对于蒋家全族的人们是凄凉哀婉的存在,……是回忆底神秘的泉源。”13 园里充斥的华贵摆设,都表现出一种对尘世的轻蔑来:蒋淑珍爱大鱼缸,蒋淑媛爱葡萄架,蒋蔚祖喜爱荷花池,而蒋少祖在他十六岁离家以前(他离家)则爱小池塘。蒋蔚祖兴奋地念着诗跑到荷花池边,高声诵诗,猛烈喝酒,释放内心的隐秘,展示其诗意而癫狂的个性;而蒋纯祖在花园深沉的静寂中,感到生命和青春的气息,却又感到其中致命的悲哀。“但这片土地却加重了花园底神秘,……在这里他们感到自己是世家子女。妇女们回家来总设法尽快地跑进花园,有时她们带着笑地跑进,而严肃地止住,站在花香里流泪;有时她们庄严高贵地走进去,站在柳阴下,浮上梦幻的微笑。蒋家的人们似乎都有这种气质。外人呼他们为呆子,他们自己也这样喊。”14
      这个后花园已成为蒋家儿女孤傲、神秘个性的外化物,是其精神和命运的隐喻。到了蒋少祖卖祖宅再回到后花园已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了:假山埋在雪里,孤独的麻雀在雪上飞着。一派萧索,昔日温馨的故园已荡然无存,只剩“飞鸟各投林”的哀伤。“这就是蒋家!”15 “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凝聚了蒋家儿女爱与梦的地方,也成为了无家可归后哀悼的载体。
      二、蒋淑华——林黛玉
      沈丽英开玩笑叫蒋淑华做林黛玉,确实如此。蒋淑华一出场便是“忧郁的生肺病的”,16 在描述蒋淑华时作者分别用了以下字眼:“忧愁”、“忧郁”、“阴郁地静默”、“孤独忧伤”、“消沉”、“唯一的寄托便是写诗”、“阴郁”、“孤独”、“忧郁的孤独”、“温柔而痛苦”、“凄凉”。其中“忧愁”用了3次,“忧郁”用了4次,“阴郁”用了4次。她“美丽的理想”“在小孩们底笑声里,杜宇的啼落,落日底霞光,潦倒的旅客等里面存在。”17 当她凄凉地小声说“前天我回来,站住江边,在月亮下,江水在月亮下流着,而一只小船漂开了……”“她恐惧地想到在月光下漂离江安的那只陌生的小船”,18 颇有几分“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一朝漂泊难寻觅”的味道,诗意的漂泊感、孤独感其精神实质与黛玉酷肖。直至婚后她还是“生病的、瘦弱的、诗意的新娘”,19 “觉得自己孤独无依,觉得汪卓伦不理解她”。20
      三、金素痕——王熙凤
      蒋淑媛对陈景惠说道:素痕讲王熙凤好。我们先看看金是如何出场的:“‘贵客临门,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妇女底燎亮声音在走廊里叫。宽袖的绸短衣和绿色绣花鞋的金素痕走进来,停在方桌前,即刻就伸手理头发。”21
      是否似曾相识?接着看:“只听见后院中有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一只见一群媳妇丫环拥着一个丽人从后房进来,这个人打扮与姑娘们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
      不是王熙凤又是谁?
      虽然金素痕是一个“谈法律、政治,谈张学良和汪精卫,也谈维特、丹纳”,上过政法大学有现代思想的女性。但我们还是能从她身上找到王熙凤的影子:金哄骗丈夫把他又锁起来,而后回苏州扮寡妇找公公要人;趁机抢走地契后逃跑;回苏州与公公和丈夫和解,当发现老人去世后,立即夺走了家里大权赶在蒋家儿女达到之前掠夺了绝大部分家产。那份心机与手腕,那份果决与利落,真真一个男人也不一定能比得上。“在金素痕面前,傅蒲生这个财产底恋人,是还欠缺老练的。”22 她有家政的天才,“像新任的将军清除旧的参谋部一样”,“整理了财产,并指定了仆人管理事务”。23 颇有几分“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时的天赋。这些都有着王熙凤的影子。
    编辑:秋痕

    浅谈《红楼梦》中刘姥姥“三进荣国府”
    路翎的“红楼梦”(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