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路翎的“红楼梦”(2)

    发布时间: 2017/3/14 0:55:1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四、白色意象的运用
      《财主底儿女们》中有许多白色意象。蒋蔚祖一出场就是:“他底白夏长衫飘曳:在白色里露出了他底洁白的小手和红润的、快乐单纯的脸。”24 金银花是一种“愁苦的、羞怯的白色”。25 蒋淑华穿着宽大的白衣,温柔地搁下白兰花,绣着黄花的白色提袋,拖白色的被单盖好手臂。蒋捷三去世后蒋蔚祖“散乱着白色的衣服和白色的被单。在白色的浪涛里……照耀着白色的波涛”。26
      及至蒋少祖“风雪夜归人”卖掉祖宅时,看到的是“荒凉的、纯洁的、寂静的世界”。27 楼房、假山、梅树都淹没在了白雪里。看望冯家贵时“白色的、纯洁的、寒冷的光明透了进来”。28 白色在文本中是存在的虚无与幻灭,是触摸到人生的深沉、悲壮、苍凉,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五、同中之异
      在路翎《财主底儿女们》中存在着挥之不去的《红楼梦》的影子,可见《红楼梦》这部传世巨著以其独特的魅力对中国现代文学之深远影响。从另一方面看也显出路翎对《红楼梦》的化用不够圆融,稍显生涩,但作为二十出头的青年人,有这样的成绩已属可贵,不应苛求。作为五四后的路翎不能不受其启蒙精神的影响,这决然不同于曹雪芹,路翎文本中明显带有对国民性的揭示与批判的痕迹,而这来自于鲁迅开创的传统。路翎那种带有偏于欧化倾向的语言可见他阅读视野的宽广,而这些都是曹雪芹身上所不会具备的。又如蒋氏三兄弟与马拉卡佐夫兄弟在精神气质上都充满了奋争、追求和痛苦,都是在“奋力地突击”灵魂的深度。29 这与《战争与和平》也有某些相似之处。30
      路翎就是路翎,《财主底儿女们》中出现了《红楼梦》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人物——蒋捷三这个严厉的封建家庭大家长,“晚清末年显赫的官僚”爱古董、抽鸦片,可他也有着“聪明的小眼睛”在“浓眉下闪烁如星芒”。他关心时政,是个有着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士大夫:“什么打仗!拿年轻人耍猴子!”“中国这样大的地方,这多人,几万年怎样活下来的?偏偏到你们手里!可怜的畜牲啊!”“哪个受罪?是你?是我?是穷苦的百姓?是他们干净的年轻人?可怜啊!”31 他对蒋蔚祖和金素痕的关系洞若观火,一再忍让委屈求全;他会在寒冬腊月的寒夜里苦苦寻找自己离家出走的儿子;他能一语道破少祖和纯祖性格上的相似之处;他带着巨大的热情和丰厚的嫁妆参加并主持蒋淑华的婚礼;他甚至看到了自己苦心孤诣维持的家其实早已摇摇欲坠:给淑华的嫁妆已是在分散财产,将地契给少祖,他在每个箱子上都贴标记,指明属于哪个孩子,都是为了避免落入金素痕手中。
      我们分明看到的是一个早已参透世事的智慧老人和苦撑家庭的父亲,一个苦口婆心教导孩子们的老人,一个被自己孩子背叛、厌恶、憎恨而孤独地屹立着的父亲。他在淑华婚礼上的演讲更见其智慧与慈爱:“在现在,你们脱离了我们所过的生活,同时你们须看到,在现在的时代,在你们底周围是些什么。……上不能对创业的祖先,下不能对后世后代。”“过去的错处,你们推给我们,是可以的,但是未来的……那是你们自己。”32 这是一个宽厚的父亲和谆谆教诲的智者,他不同于贾母、王夫人,这无疑是路翎为现代小说人像长廊增添的新人物。
      另外,《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后二十回手稿也丢失了。《财主底儿女们》的问世也同样历尽坎坷,曾遭受近二十万字初稿丢失的浩劫:早在1941年路翎将这部小说的初稿《财主底孩子》寄给远在香港的胡风,以期能够出版,岂料却在太平洋战争的炮火中不知所踪。值得注意的是,初稿写成之时路翎年仅19岁,凭借年轻人对生命和战争的独有体验写成,丢失了他还可以有重新再写的机会;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再也无法看到《红楼梦》的全貌了。
      路翎自小备尝艰辛,在成长道路上父亲角色的缺失给他内心造成无法弥合的伤口,爱情的受挫,生活的困窘造成他内心的敏感、忧郁。曹雪芹更像贾宝玉,是由盛而衰的没落贵族,有过“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光鲜生活;而路翎更像是郁郁不得志的平民子弟,凄苦之日多而快乐与幸福却是那么渺小与卑微。
      曹雪芹与路翎创造性的艺术给我们可供吸收与借鉴的资源,拥有他们是中国之幸,也是中国文学之幸,后人也将在他们的基础之上进行创作,相信会再创辉煌。
    编辑:秋痕

    路翎的“红楼梦”(1)
    假如《红楼梦》有微信朋友圈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