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唐·德里罗小说《白噪音》中的科技伦理解读(1)

    发布时间: 2017/3/23 1:43:2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二十世纪以来,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并被广泛应用于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对自然环境、社会和人自身都产生了极其深远而又复杂的影响:一方面,科技的发展有力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给人们的衣食住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另一方面,科技的单向度发展又产生了一系列伦理问题,诸如环境污染、生态灾难、资源枯竭、战争威胁等危及人类自身生存和社会可持续发展,同时对传统的道德观、价值观、伦理观、家庭观等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如何赋予科学技术更多的道义责任,如何把真、善、美等普世的伦理价值与科技有机结合起来,共同促进人与自然的协同发展、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和人自身的完善和发展,是萦绕在众多有识之士心中挥之不去的问题。科技伦理问题,特别是技术(工具)理性统治下科学技术的发展对自然、社会和人所产生的负面效应,是当代美国先锋作家唐·德里罗一直关注的焦点之一,其上世纪八十年代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力作《白噪音》乃是诠释其科技伦理思想的一个理想切入点。 
      《白噪音》以艺术的手法生动再现了美国后工业时代的科技困境。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科学技术发展迅速。以科学技术为载体,消费主义、电子媒体对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影响和控制日益加剧,并由此引发各种社会关系的变化。同时,科技的单项度发展与资本主义制度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生产方式相结合,导致人类对自然资源的无尽索取、环境污染和人类自身生存环境的恶化。德里罗从当代美国人的日常生活出发,在后现代生活的杂乱和无序中抽丝拨茧,解读并批判技术理性主导下科技异化所引发的人与自然关系的恶化、家庭人际关系的疏离以及人的自我迷失。 
      一、科技单向度发展引发人与自然关系的恶化 
      马克思曾经指出:“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随着人类愈益控制自然,个人却似乎愈益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自身卑劣行为的奴隶。”[1]P775 现代工业文明的一个突出弊端是人类变得日益自大,误读了自己的力量,以致将自己创造的“文明世界”置于自然世界之上,将自然降低为可供掠取、奴役的对象,人与自然的关系日趋紧张。 
      《白噪音》为读者呈现了一个技术的世界,消费主义的盛行,技术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在小说主人公杰克的家里,各种高科技产品、现代化的家用设施应有尽有,共同产生了“消费文化的白噪音”。商品的过度包装产生了大量不可降解的垃圾,而人们的过度消费必然依赖大规模的工业生产,这意味着对自然无限的索取和扩张。因此,小说描绘了在高度发达的后工业时代一个被异化了的物质世界。在这里,环境恶化、垃圾遍地,“阳光、空气、食物和水,每一样都是致癌的”[2]P99,人类自身生存环境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主人公杰克一家生活在美国中部的一个小镇——铁匠镇,在这个工业并非高度发达的小镇上,环境的污染和人们生存环境的恶化依然触目惊心。人们生活在“波与辐射”之中,各种现代科技产品产生的辐射、高压电线产生的电磁场、媒体的噪音,构成了无时无刻都在威胁人类健康的“白噪音”。至于环境污染,“新闻节目里每天都报道一桩有毒物质的泄漏事故:致癌溶液从储罐外溢,砷从烟囱冒出,放射污染的废水从发电厂排放”[2]P191。杰克的儿子海因利希年方十四,前额的头发就开始往后秃,杰克不禁纳闷“难道我养育他长大的地方,附近就是我不知道的化学物倾倒场,有夹带工业废料的气流通过?”[2]P22小说第二章“空中毒物事件”更加凸显了科技的盲目发展对自然和人类自身可能带来的危害。一种名叫尼奥丁衍生物的有毒废物的泄露使全镇人陷入了恐慌。在这种实验室制造出来的死亡威胁面前,人们显得如此渺小而又无所适从。最终,同样是在高科技的干预下,通过在毒物团中央植入某种微生物,来吞食其中的有毒物质来消除这一威胁。但是,“没有人知道,一旦雾团被吃掉后,有毒废物会怎么样,或者一旦这些微生物吃完雾团后自己会怎么样。”[2]P177德里罗从生态主义的视角审视技术理性统治下现代工业文明的弊端。发达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不仅危害自然环境,消耗大量不可再生资源,压抑自然,掠夺自然,造成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并会最终威胁到人类自身的生存。 
      二、对科技的过度依赖导致家庭关系的异化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也是人类社会共同体的一种基本形式。二十世纪以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各种高科技产品走入寻常家庭,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科技不但影响人们的生活、娱乐方式,也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教育和沟通模式。传统家庭以爱为基础,家庭成员大多具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和奋斗目标。现代社会中,由于高科技的介入,人们的生活娱乐方式呈现多元化,家庭成员拥有相对独立的人格、社交圈和生存方式,夫妻之间的“共同语言”减少,造成家庭稳定性的降低和离婚率的增高。 
      《白噪音》中的主人公杰克·格拉迪尼就经历了五次婚姻,而他的现任妻子芭比特也曾多次离婚。他们和他们各自多次婚姻中所生的四个孩子组成了一个美国后现代社会中典型的“后核家庭”。两人的婚姻尚不足两年,四个孩子不是同父异母,就是同母异父,这使得家庭成员之间缺乏基本的了解和信任,“家庭成为了世上所有错误信息的摇篮”[2]P91。为了维系家庭关系的纽带,增进彼此的了解,杰克的妻子芭比特定下一个规矩——每逢周五的晚上,全家六口人要坐在一起看电视。在杰克看来,“媒体是美国家庭中的一股首要力量”[2]P55,昔日相互依赖、彼此信任的家庭关系,必须要通过科技的产物——电视来维系。
    编辑:秋痕

    《寂静的春天》科技生态伦理观解读
    唐·德里罗小说《白噪音》中的科技伦理解读(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