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互联网时代中国文学与影视症候化解析(2)

    发布时间: 2017/6/13 10:51:4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今天的行业面临着两个强势话语:互联网和资本。在资本和互联网文化鲸吞一切的时代,美学成为了一个奢侈的话题。然而,不管有没有人愿意听,总得有人还来谈论它。我们在这里不妨探讨一下当代的叙事艺术(主要是小说和影视)在互联网文化的浸染下有什么样的美学表征?我列举了下面几个关健词。 
      1.轻逸。卡尔维诺在《新千年文学备忘录》里,也把“轻飘”列为了未来文学的几大标准之一。轻逸飘浮,与沉重、沉思相对应。沉重而无法解脱的实体生活构成了现实世界,于是我们在叙事中把沉重抹去了,人们用轻松飘逸和轻舞飞扬来回应滞重的生活和时代。现如今,轻逸大行其道;尤其在互联网作品中,沉重在很大意义上已经遁形。此前留在读者记忆当中的是《白鹿原》《平凡的世界》《活着》,今天被年轻观众(读者)津津乐道的则是《匆匆那年》《小时代》《太子妃升职记》。由重到轻的转变,足见一斑。 
      2.迅捷。传统农耕文明时代,艺术是缓慢的,就像在山野里吹着和风,可以随性的散步和游走。时间感是农耕文明时代最重要的美学体验,正是在被无限延长的过程当中,时间传递出无穷无尽的诗意,所以才有了古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样悠长深邃的慨叹。在农耕文明转向都市文明之后,时间被空间搅碎了。在这个环境中,抵达取代了过程,一切付诸行动,一切只看结果。所以,去过程化的迅捷体验成了一种新鲜的美学经验。当下很多作品情节的突兀、节奏的快速、逻辑的断裂,跟这种片面追求迅捷的美学症候有关。快则快矣,韵味悠长、含蓄蕴藉的古典意境却近乎无存了。 
      3.交互。网络技术给文学的写作方式和传播方式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随着文化威权被瓦解,文化接受者摆脱了被奴役的状态,可以进行及时、自主的反馈,于是就有了跟贴、评论,还有弹幕,这种及时性的反馈参与了文本的书写,作品影响力由创作者和阅读者双向共同完成。这种交互性带来了以下几个结果:首先,传统文学创作者在媒介之网当中写作,公共性得以加强;其次,创作者的自由意志、神思和宁静被终结,无法摆脱“影响的焦虑”。在今天这个时代,随着创作者个人创作意志的逐渐弱化,中国小说写作的美学也渐渐化成了两个向度:第一,坚持表达自由意志和个性签名的作者,其叙事作品也越来越逼近于诗,有了更显明的诗化倾向;第二,敞开公共性、注重交互性的写作,新媒介属性越来越强,逐渐变成了大众文化的一种行为操演。 
      4.快感。尼尔·波兹曼认为,娱乐是大众媒介的终极意识形态。文化创作变成了一种快感制造和娱乐交互的体系。虐与被虐、娱与被娱、CP、“宅基腐”,还有“污”……一切都指向了快感,指向“爽”。“爽”这个字眼,有无限的适用性,代表一种舒坦畅快的感官愉悦。如果用快感文化去看传统经典文本,有很多意义要被重新定位。比如说我们看《红楼梦》,里面最爽、获得最有快感的人是谁?难道是贾宝玉、林黛玉?最爽的是呆霸王薛蟠,是每天骂主子的元老男仆焦大。所谓“吐槽”,就是快感释放的典型表现。现在很多作品为了激发观者吐槽的欲望,在创作中预埋“槽点”,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5.空心。架空的形式、虚拟的内容,在互联网时代作品当中要么二者取其一,要么二者兼备。今天很多的叙事作品是不及物的,只有能指,没有所指。形式感就是内容本身。很多空心的作品,仅仅是产生一种纯粹而明快的激情,谈不上对现实的观照、对历史的反思。 
      6.戏仿。今天很多历史题材、现实题材的作品,实际上是消费主义文化立场的戏仿。壳保留了下来,但核被置换掉了。比如说,借用了历史外壳的宫斗题材作品,把很多历史的碎片和传统叙事元素进行猎奇化、夸张化的拼接,事实上跟历史的真相相去甚远,不过是借历史之名的叙事游戏。 
      7.童年。我们其实误解了尼尔·波兹曼《消逝的童年》的真正含义,他想说的其实是“消逝的成年”。在今天这样一个拒绝深度、追求快感、感观至上的美学时代,在电子文化(包括网络游戏)的熏陶下,成人文化和儿童文化似乎出现了合一的倾向。一切变得孩子气起来,更倾向于嬉闹和游戏,言说和思维方式越来越脱离现实,感官先行,感性至上。比方说今天流行的神侠、仙魔、架空历史题材,都有着明显的童真和幻想色彩。返归童年也成了一股美学趋势。在这一类叙事作品中,成年悄无声息地隐匿了。 
      四、中国传统文化在网生代作品中的表征 
      互联网技术本就来自西方,外来文化的影响自不消多说。当下的互联网游戏给网络文学也带来了很明显的影响,现在哪怕写一个家庭伦理剧也有人告诉编剧要“打怪升级”。仿游戏的通关思维,也成为了流行范围很广的一种文学叙事模式。 
      而我以为,观察今天的网生代文本,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基因的渗入和变异。放在网络化、全球化的背景下,这些现象无疑是意味深长的。 
      1.鸳蝴重生。上世纪初叶,鸳鸯蝴蝶派小说将传统文化进行了通俗化的改造,成为了统治市民阶级趣味的绝对主导力量,其霸权毫不逊色于今天的IP。鸳蝴派作品在文化观念上推崇儒释道合流,注重类型化,迎合大众趣味。当时,通俗文学和通俗电影的合流促成了中国第一次艺术大众化的奇观。今天很多网络类型小说都脱胎于当年的鸳蝴派作品,比方说,很大一部分仙侠题材IP的母本就是还珠楼主(李寿民)的《蜀山剑侠传》。在新文学革命和左翼文学的双重夹击下,鸳蝴派文学一度“走投无路”,但我们无法否认这股文学通俗化浪潮深具的民间影响力,连新文学主将朱自清都曾坦言鸳蝴派才是“中国文学的正宗”。今天以一个相对平和的心态回望,鸳蝴派的价值正在一点点被学界重估。而大量的网文作家,已经在写作实践中把鸳蝴派文学作为了致敬和仿习的对象。所以说,鸳蝴派的大众基因与今天IP的盛行有不可忽略的关系。 
      2.仿古残片。现在很多网络小说都走的古典路数,主要是对野史、民间传说、笔记小说、神话故事的模仿。比如我们最熟悉的穿越,挪移时空的元素在汤显祖的《临川四梦》、蒲松龄的《聊斋》里面早就有过。又比如《诛仙》这样的仙侠之作,其母本则源于古典神话《山海经》。其中的仿古和复古,其实大多停留在残片、碎片的层次,带着古典的面具,注入大量的现代意识,拼接很多古典的符号(诗词、礼仪、服饰、民俗、典故),但是古典的气韵和精神往往在杂糅的文化结构里变得面目模糊。 
      3.太虚幻境。《红楼梦》里的“太虚幻境”,其实是一种非人间化、超人类的感官体验。视而不见,看而不闻,无影之影,无形之形——这是老子玄想的幻境神游所追求的境界。今天很多互联网作品把我们也带进了太虚幻境,这些作品跟我们的现实生活相隔甚远,缥缈虚妄,脆弱而空洞。也许是现代人在沉重的现实生活中被压榨得全无生气和梦想了,就把大众艺术变成了玄想的幻境,通过这些“空空之作”来寄寓无法实现的白日梦。 
      4.抽离现实。今天的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在面对现实的态度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一个现实性的作品是要具备现实感的,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一流传统作家的写作,不约而同地都在向现实逼近,都在往非虚构靠拢,其现实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强。比如莫言的《蛙》、余华的《第七天》、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贾平凹的《带灯》……然而,现实性这个词汇,在当下的网络文学里却一直是一个暧昧而模糊的存在。在绝大多数网络文学作品这里,面对现实又无力正视,痛感和愤怒被抽离掉了,仿佛只剩下离奇的遭遇、矫情的虐恋、空洞的纯爱和霸道总裁横行的职场。如果说文学和影视作品还可以有见证人心世道的功用的话,这样的残缺是令人遗憾的。 
      著名作家韩少功说过一句话:一切貌似强大的潮流,都会变成过眼云烟。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媒介在变,趣味在变,言说语态在变,审美方式也在变。唯一不变的是人,是对人的关注,是对时代、存在和人的關系精微而诗意的表达——我想,这就是叙事艺术在游走的时代里恒久不变的使命。作者:梁振华
    编辑:秋痕

    互联网时代中国文学与影视症候化解析(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