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8月书刊销量排行榜
  • 2006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4)
  • “选秀文化”的意义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3)
  • 我们应该怎样看“超女”“快男”?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2)
  • 当代纯文学的困境与出路
  • 卡波特经典小说《蒂凡尼的早餐》中文版面世
  • 盗墓小说也有“后时代”?
  • 中华诗歌中的传统精神宝库
  • 王安忆痛批当下“美女文学”怪现象
  • 严歌苓:不折不扣的寄居者(1)
  • 《教学设计(第三版)》
  • 田耳:从“边城”出发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坛动态
    87版《红楼梦》编剧之一周岭:最后6集是我一生之憾

    发布时间: 2017/6/21 0:03:4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广州日报
    文字 〖 〗 )
    87版《红楼梦》纪念系列报道
      6月17日,刚参加完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纪念活动的周岭说,他之于曹雪芹,就如同呆香菱之于林黛玉。67年的人生,无论如何起伏跌宕,曹雪芹始终是他的人生导师,《红楼梦》始终是他的精神寄托。
      87版《红楼梦》有三位编剧周雷、刘耕路、周岭,他是最年轻的一位,负责《红楼梦》后40回的修改和剧本后6集的编剧工作。由于程高本《红楼梦》的后40回与曹翁原著旨趣大异,一开始定下的编剧原则,就要求周岭脱离这40回,并“不失曹雪芹原韵”地为剧本结尾。这一回,好比“林黛玉”写了一首只有首联、额联、颈联且意蕴极高的诗,却要“呆香菱”收一个漂亮的尾联。
      “这是一部遗憾的作品。”时至今日,周岭对这副哀金悼玉的“尾联”仍感不满,他也理解30年来人们对87版《红楼梦》后6集的诟病。但其实,他原本准备了12至14集的剧本,“你们批评,我作为编剧接受,但我建议你们同时去看看我当初写的剧本。”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周岭说,做个“富贵闲人”是他的理想生活。退休前担任南海石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方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的他,至今远没有“闲”下来,去高校讲课、到电视台做节目、写作、咨询,仍是他的“工作”。
      聊起当年担任87版《红楼梦》编剧的岁月,他最感荣光的,是自己的名字可以和曹雪芹联系在一起。
      按曹翁原韵编后40回
      1982年,中央电视台决定筹拍《红楼梦》。转年过来,剧组成立,紧张、复杂的编剧工作也随之展开。剧组原准备让著名红学家蒋和森担任编剧,但因为身体原因,蒋和森无力胜任,于是他向剧组推荐了已在红学界崭露头角的周岭。
      当时,周岭正应王扶林之约,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写广播剧《红楼梦》的剧本。被挖来剧组后,周雷、刘耕路和他组成了编剧组。
      当时定下的原则,是确定《红楼梦》原著范围为前80回,后40回是另手续作。编剧要按照原著的精神,《红楼梦》判词的指向,脂砚斋批语的提示,再参考多年红学界的研究成果,把80回之后的故事“构想”出来,“不说别的,后40回里,有二十二回半,男主人公(贾宝玉)都是一个丢失通灵玉的傻子,拍成电视剧,谁也不愿意看。”
      后40回编剧就由周岭执笔。虽说还没有“批阅十载、增删五次”之艰辛,但这确是他的呕心之作。他说,自己是站在曹雪芹这个“巨人”的肩膀上为他立言,“每行一步都惴惴有临履之忧。”
      包括周汝昌在内的全体顾问委员会专家,对这部分剧本几乎逐字逐句审看,不许有任何错误出现。两年多时间,他们向周岭提出了无数条修改意见,周岭则逐条接受,反复砥砺。直到1985年,顾问委员会才全体通过了后40回的剧本。这部凝结了周岭和顾问们血汗的剧本,终于可以拍摄和出版。
      希望大家看完整剧本
      然而,这部分原来准备拍12~14集的剧本,最终只拍了6集。后6集甫一播出,由于情节跳跃,当时就引起了不少意见,“黛玉之死交代得不清楚,袭人被逐也没有了,贾芸求助北静王的片段也没有。剧本一剪,点金成铁。
      作为编剧,面对公众的诟病,30年来周岭只回应了一句话:“希望大家看电视剧的同时,也看一看出版社已经出版的剧本。”时至今日,当初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的剧本早已断销。只是这些年有网友已将剧本都贴到了网上,供有心人浏览。
      面对如今的30周年纪念活动,周岭显得很平静:“有观众说,87版《红楼梦》是不朽的经典。我代表剧组的全体演职人员感谢大家,并且做一个重要的更正,我很同意王扶林导演的话,电视剧不是经典,真正的经典是曹雪芹的《红楼梦》。我们应该向曹雪芹致敬。尽管剧组做了最大的努力,但这仍然是一部遗憾的作品。”
      周岭说,后6集是他一生之憾。他原以为李少红拍的新版《红楼梦》(周岭担任该剧顾问)是个“正本清源”的机会,“可以拍太虚幻境了”,但因为“急功近利”“不花时间成本读书”,新版《红楼梦》“花了很多钱也没弄好”。
      不拍掉包计是尊重原著
      关心《红楼梦》的人必关心宝黛结局。1987年以前,社会上最流行的《红楼梦》影视剧是王文娟、徐玉兰版的越剧《红楼梦》。剧本受程高本影响,最高潮便是凤姐使了掉包计,骗宝玉是与黛玉结婚,实则却是让他与宝钗成就金玉良缘,黛玉在宝玉和宝钗婚礼当晚焚稿断痴情,伤心而死。
      87版《红楼梦》恰恰没有掉包计和黛死钗嫁,这在当时曾遭到不少观众的非议。
      “黛死钗嫁的结局并不合理。”周岭说,贾母是黛玉的外祖母,两人感情很深厚,宝钗则和贾母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她不可能成为迫害黛玉的组织者。其次,王熙凤也不可能用“掉包计”。她好好一个管家,如果“宝二奶奶”是宝钗,而不是体弱多病的黛玉,那她管家的差事很可能就要让给既是王夫人儿媳妇、又是外甥女的宝钗,她为何要帮自己一个倒忙?
      “黛玉在前80回有句话,叫‘你好我自好,你失我自失’,这是她最后结局的提示:只要贾宝玉好,林黛玉就没事;一旦贾宝玉出事,林黛玉断无生理。因此,林黛玉是听到贾宝玉死了,她才活不下去。另外,根据曹雪芹好友富察明义看完原本《红楼梦》后写的绝句可以看出,黛玉确实是病死,而如果不死,肯定是要与宝玉结婚的。”周岭分析自己的编剧思路,“我们设计了探春远嫁,宝玉送亲的戏,这符合当时的风俗。宝玉在返回途中遇到强盗,传说已经遇害,闻此凶信,黛玉伤心而死;而实则宝玉已被柳湘莲所救,待他回到大观园潇湘馆中,才知道黛玉去世的消息,万念俱灰。”
      “对于这样的宝黛结局,我个人很喜欢,顾问们也很喜欢。”周岭说。
      邓婕的表演最出彩
      在1984年4月至6月的《红楼梦》演员学习班里,周岭也是讲师之一,他主讲剧中人物,课时占到总课时的一半。时至今日,他仍是不少当时剧中演员的良师益友。
      周岭说,当时绝大多数的演员都是非专业的,表演并不是他们的强项。但他们学习和拍戏时很投入、很虔诚,每一个演员都在努力完成自己的角色塑造,如饥似渴地听各方面的专家讲课。“我记得课余时间,他们都会排小品练习剧本,就算是难得的休息时间,他们都在推敲角色,那种学习气氛,以后再也见不着了。所以,几乎每个演员都算是超水平完成了任务。”
      评价演员,周岭认为:“我觉得演得最出色的是邓婕。陈晓旭的气质也很接近林黛玉,可以说是本色出演。更难得的是欧阳奋强,因为欧阳奋强是自有《红楼梦》剧以来,真正第一个男生去演贾宝玉的演员。”
      对于演员,周岭唯一有的遗憾是,这部戏原该演一群大孩子情窦初开时的情景,但当时的演员年龄都偏大,“大姑娘、大小伙子在床上耳鬓厮磨,实在不雅。”
      人生
      曾被“狙击”股价暴跌
      只有他靠《红楼梦》挺过来
      周岭在一个书香之家长大,家族中很多人对《红楼梦》都非常熟悉,一部《红楼梦》几乎伴随了他一生。上世纪70年代末,周岭进入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修读古典文学专业,在校期间便在导师的指导下发表了多篇关于《红楼梦》的论文。之后,他逐渐在红学界崭露头角。
      拍摄完87版《红楼梦》后,周岭开始了经商、创业之路。2000年以后,摆在周岭身前的头衔,除了红学家,还有更为响亮的“南海石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方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社长”等等。
      一位红学家创业成功,旁人或许会归结于他的运气,但周岭却强调《红楼梦》的作用,“我经常看到有人说,‘我可算是看透人生了’,于是消沉遁世,但这并不是真看透。《红楼梦》的伟大之处,是教人把‘看透了’也看透了。”
      2004年,周岭在香港做公司时也遭遇到了非常大的波澜,一天之内,他的经济损失曾达14个亿,公司股票价格从3.6元暴跌到0.17元,“换作别人,他们只怕会心灰意冷。那一年,在香港H股市场被狙击的公司有25家,只有我的公司保住了。不得不说,我当时的心态很重要,《红楼梦》已经深入我的血液了,当我在考虑这个沉重的打击时,不可以只是‘色即是空’‘看透了’的消极,还要有不肯低头的姿态,曹雪芹就是这样一个伟丈夫,从没有低过头,他是我的老师。”
      如今,退休后的周岭有了更多时间实践自己的兴趣爱好,拉拉二胡、手风琴,到世界各地走走。但《红楼梦》仍是他的一生挚爱,他的手头至今存着不少自己当编剧时与周汝昌老先生的通信。信的开头,周汝昌往往这样写道:“昨晚一夜未眠,又为你想了几套编剧方案,供你选择……”
      见证
      陈晓旭和毕彦君的
      最后三小时通话
      转眼之间,陈晓旭已经去世整整10年。从1984年在《红楼梦》剧组相识,周岭就成了陈晓旭的至交好友。当年,陈晓旭正是在前夫毕彦君的力挺下向《红楼梦》剧组毛遂自荐,最终成就了那个深入国民心中的经典“林妹妹”形象。
      周岭一直和陈晓旭保持联系。2007年2月23日,陈晓旭出家,法号妙真。周岭赶赴长春百国兴隆寺,并代她发表声明;同年5月13日,陈晓旭因乳腺癌病故,周岭又为她撰写了100多字的挽联。
      谈到故人,虽是“湘江旧迹已模糊”,但周岭仍禁不住哽咽了几声道:“毕彦君是个不错的演员,他对晓旭很好,他和晓旭之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感情纠葛,对双方都造成了一些遗憾。”
      周岭记得,在陈晓旭病重之际,他曾受陈晓旭之托,寻找毕彦君,让毕彦君与她通一次长话,“这是晓旭最后的嘱托,也是她的所有嘱托之一。”
      “我找到毕彦君,但他感情上转不过弯来,我很久才说服了他。在我的办公室里,我把电话给他拨通,他们俩一个电话就打了三个小时,两头都是泣不成声,我如今想起来,也是感慨很多。大家都不容易,很难说是非对错。”这也是周岭见证这对曾经夫妻的最后三小时通话。
    编辑:秋痕

    过程诗学:榛莽谈淬剑诗歌奖创作生态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