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20世纪初俄罗斯颓废主义诗歌的死亡美学研究(3)

    发布时间: 2017/6/26 9:43:2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啊,死亡!我属于你, 
      我四处看见的只有你,我憎恶 
      这尘世的绝望, 
      旁人的欢乐与我无缘, 
      …… 
      比水晶更为明净的 
      是你冰凉的眼泪。” 
      在诗人看来,生命是虚假的,战争、爱情等人类活动只不过是“红尘中的喧嚣”,“我”宁愿弃绝尘世而一切,去拥抱死亡,前赴“死亡的盛宴”。死亡的眼泪“比水晶更明净”,是绝对真实的本质,是摆脱尘世绝望的彼岸。为此,人应当逃离此岸的虚假幻象,在死亡之中寻找美和真理。 
      寻找和构建永恒的彼岸是象征主义也是颓废主义诗人所追求的终极目标。颓废主义者追求对永恒世界的塑造,使心灵从此岸光怪陆离的假面舞会中逃离,在绝对洁净和真实的彼岸得到长久的栖息。颓废主义的哲学从本质上是一种“向死而生”的哲学,其间隐含着死的绝对存在性。死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新生命诞生那刻起出现,贯穿生命存在的始终。在生命多变的假面下,只有死亡这一实质性的存在是不变的。 
      索洛古勃在诗中预言了此岸的毁灭和彼世的来临:“世界,在纷扬的尘埃中飞旋,在白色的墓穴中燃尽。而后看上去一切都已消逝,……尘世的万物都是谎言,彼世的一切即将来临。”(《发光的天体跳着环舞……》)同样,女诗人吉皮乌斯更是像对待恋人一般凝视着死后安谧的世界: 
      “枯萎过半的百合花芳香 
      笼罩了我轻盈的梦幻 
      百合花和我谈论起死亡 
      谈论我死后的时间 
      且给我无忧的灵魂以安谧 
      什么也不能娱悦它,伤害它 
      …… ” 
      (《随我而来》,张冰译) 
      在这首诗中,死亡成为一种深刻的反讽。它是“枯萎过半的百合花”的芳香,是“轻盈的梦幻”,相反,尘世则沉重不堪,污浊如泥淖。只有死亡能使灵魂无忧,给予诗人饱受苦难的心灵以安谧。 
      这种绝对化的死亡观看似是消极的,然而结合当时的社会历史语境可以发现其间隐藏着一定的进步性。颓废主义者将现实中的种种丑恶视为虚假的存在,而死亡则代表着真实,歌颂死亡就是歌颂纯粹的真实。个体通过对死亡、对真实的感知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由于感知到了自我的存在,才感受到自我与世界间的不协调,这是个体的觉醒的表现。 
      这种对真实的追求和对虚假的反思使整个颓废主义文学具有了重要意义。文明的“颓废”意味着堕落和衰亡,而文学中的颓废在某种意义上却是一种进步。戈蒂埃认为,颓废主义是一种日薄西山的衰老文明所催生的极度成熟的艺术。别雷 (А.Белый) 则称,颓废主义是世纪之交俄罗斯新旧两种文学间出现裂痕之时的“死亡残渣”,鲜活的个性隐藏在虚无的假面之下。它预示着文明重压下个体的觉醒,它本身虽是悲观虚无的,弃绝了一切希望,其间却孕育着种种反抗和革命的可能。 
      四、美学特征:失衡的象征森林 
      索洛古勃在论及颓废主义与象征主义的关系时曾说:“颓废主义是象征主义最好的、也可能是唯一的艺术表现形式。” [8] 这一观点的独到之处在于将颓废主义视为了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而非独立的艺术派别,因为它使用相对固定的结构模型、意象群和象征体系,表达诸如绝望、虚无等与死亡相关的单一主题,因而赋予了象征主义这种抽象的哲学、美学理念以更为具体的情感内容和表达方式。在索洛古勃看来,诗歌中的颓废与艺术形式密不可分,它是一种色调,一种旋律,将一连串在意义和视觉、听觉效果上紧密相连的意象有效地统摄起来;它是一种情绪,一种秩序,构造出迥异于外部世界的时间、空间模型,引导着整个艺术世界深层结构的形成。 
      为了更好地领会颓废主义这种艺术形式,需要明确象征主义的核心审美理念。“音乐精神”则是象征主义的审美绝对,是世界的隐秘语言,具有抽象性、普遍性、概括性的特点,能够通过象征实现具体化,体现出世界奥秘和心灵奥秘本身[9]6。可以说,音乐性与象征性、抽象性与形象性、旋律感与画面感在象征主义诗歌中互相交融,互相渗透,形成一个声、光、色俱备的立体世界。 
      颓废主义诗歌偏重表达世界晦暗虚无的一面,其音乐性少了些哲学意味,而更多地是一种美学意境,具体表现为旋律舒缓低沉的死亡奏鸣曲;而视觉效果则是怪诞、昏暗的,暗藏着冲突与不和谐。颓废派的诗歌主题单一,意象群和用词相对固定,却表现得极为深刻。音节和意象的反复并不只是追求音乐性的工具,而是为了表达特定含义,构成鲜明的主旋律。其抒情主人公多为“我”,近乎一种纯精神的存在,具有恶魔和幽灵的气质,脱离了人的躯壳,飘浮于大地上方的夜空,审视着被忧郁笼罩的尘世。凡此种种,均是诗人在悲观、绝望的“精神异状”中心理失衡的产物,可以说整个颓废主义诗歌便是一座失衡的象征森林。 
      死亡的主题在颓废主义诗歌中得到独特的音乐表达,节奏单调、缓慢,调子忧郁,表现出抒情主人公在冷寂世界中的沉默、叹息与哀泣。索洛古勃喜用头语重复的手法,将相同首字母的诗行与相同句式的重复组合在一起,达到一种“絮语——叹息”的效果。例如,《三人向我奔来……》(Трое ко мне устремились…1920)一诗描写主人公狂乱的幻觉和瞬间的幻灭感,其中有这样一节: 
      Вихорь, восставший из праха 
      В устали томных дорог, 
      Все наваждения страха 
      В буйных тревогах я сжег. 
      在羈旅的疲惫中 
      龙卷风从灰尘里升起, 
      我在激烈的惊惶中燃烧 
      恐惧的一切魔力。 
      该诗节的四个诗行全部以В打头,表现风和云从天而降的呼啸回旋,在风暴的包围之中,抒情主人公陷入一种疲惫和兴奋交织的病态幻觉,以至于“天空变成庙宇”,“白日烟雾缭绕”。在“В的风暴”猛烈袭击后,诗歌在三个句式规整的诗行中戛然而止:
    编辑:秋痕

    20世纪初俄罗斯颓废主义诗歌的死亡美学研究(2)
    20世纪初俄罗斯颓废主义诗歌的死亡美学研究(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