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20世纪初俄罗斯颓废主义诗歌的死亡美学研究(4)

    发布时间: 2017/6/26 9:43:2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Небо - ликующий храм, 
      Дни - сожигаемый ладан, 
      Песня - живой фимиам. 
      天空——欢腾的庙堂, 
      岁月——燃烧的神香, 
      歌声——缭绕的烟雾。 
      主人公于狂乱之后猛然看见天空和日光,听到庙宇和烟雾之中的歌声,这种陡然的寂静更接近于彻底的幻灭。音乐性使此岸与彼岸应和起来,使精神世界和谐有序,因此,音乐性本身便是对世纪末情绪的一种反抗,对颓废的一种克服[8]8。死亡成了一种笼罩世界的宗教仪式。颓废主义诗人穿越象征森林以抵达永恒彼岸的艺术追求,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狂乱后的寂灭与顿悟。 
      与音乐性并行的另一诗学特征是象征性及其衍生的视觉效果。象征主义是“一点点引出某物以便透露心绪的艺术。”[10]2 主要借助具有心靈启示性的意象,使“所有的诗都趋向成为某种绝对的诗”(保尔·瓦雷里语),创造出一个超验的、具有自足性和终极意义的世界。颓废主义诗歌的终极世界有着极强的画面感,风格奇异而怪诞,与同时代画家比亚兹莱、弗鲁别利等人的作品相映成趣,营造出一个其他流派不曾抵达的艺术时空。 
      颓废主义诗歌有相对固定的意象群。比如,月亮、冬季、雪、浓雾、墓地、黑夜等,这些以冷寂、深邃、缺少生命力为特征的意象与死亡这一主旋律的表达最为契合,构成了颓废派典型的凝滞风景:诗中的风景有一种不自然的静止,被尘封在颓废的幽闭之中。梅列日科夫斯基的《冬天的夜晚》一诗就是成功运用这些意象的典范。除此之外,颓废主义诗歌中不乏种种极为怪诞的意象。如石钟的峡谷、铁柱一般的时间、漆黑如夜的哥特殿堂、棕榈树下的谋杀、绕着尸体的胡狼……怪诞的意象群构成了一个幽暗、神秘、理性之光不可穿透的神秘角落。雾和黄昏使空间变得昏暗、幽闭,险象横生;月夜和雪地使画面线条清晰,黑白分明。至于色彩则屡见灰白、黑白,偶尔也有极为艳丽的色彩,却充满了冲突、失衡与不和谐的搭配。 
      怪诞具有深刻的艺术心理根源,它是疯狂想象的产物,还是对世界秩序的破坏和异化,是病态心理下世界在人心灵中的变形与失衡。索洛古勃的《沉重翅膀的忧伤》(Тяжелокрылые печали)中有如下诗句:“忧伤展开沉重的翅膀,带我离开明媚的时光,向着石钟的峡谷飞去……我的房子是一艘小船,在空中流浪;乘着它飞行比榴弹还快,只是波浪凝固成了石头,凝固的还有乌云遍布的阴霾。每一瞬都是铁片叮当响……在那铁柱的丛林,我们如何脱身。”诗中的意象全部违背常理,峡谷两侧的岩石被形容成“石钟”,房子变成小船在“凝固成石头”的云海中漂泊,用铁片、铁柱来比喻时间更是匪夷所思。这种失衡的非理性画面中隐含着主人公无法言说的孤独以及面对凶险世界所产生的巨大恐惧。德国美学家沃尔夫·冈凯泽尔认为怪诞化的处理是疏离、异化的世界所产生的陌生感,它唤出世界凶恶的非理性的本质,与人类理性习惯接受的世界表象的秩序截然相反,试图以非理性的变形来摧毁理性的虚伪建筑。该诗中凝固的云海与难以穿越的时间之铁柱均带有极强的压迫感,整个世界仿佛脱离了理性的秩序,变得疯狂,极为凶险地袭向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颓废主义诗歌还以用词精准,结构简洁著称。其过于简洁的外在结构似乎在表明,无边的象征世界其实可以一目了然,繁杂的“镜像”本身并无可供沉湎之处,通过纷乱的符号探寻真理只能流于程度更深的纷乱和迷茫;世界的面貌简洁如白骨,死亡和虚空就是本质,只有在与死亡有关的黑白世界里才能窥见彼岸的真面目。 
      巴赫金说,快活的诗本质上是没有的,也不可能有;如果没有一点死亡的因素,没有某种形态的衰亡因素,没有某种预感的因素,那就不会有诗了。在这种意义上,颓废主义绝对消极的死亡观恰恰是其诗意所在;颓废主义诗人用一种“通往心灵家园的意象”(叶芝语)构建出一个唯一真实的彼岸,并赋予其独特的艺术形式和诗学特征,无怪乎,魏尔伦认为“颓废这个词表达了最高文明的种种精细的思想”,“是高超的文学化”,而浸透了颓废情绪的俄国早期象征主义诗歌更是开拓了将死亡作为“文明的精细思想”之一的新的诗学视界。  作者:李暖
    编辑:秋痕

    20世纪初俄罗斯颓废主义诗歌的死亡美学研究(3)
    对朱自清散文美学意蕴的探讨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