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云南当代汉语诗歌的本土特性(2)

    发布时间: 2017/6/29 9:10: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不仅本土作家,很多到过云南的诗人、学者也都曾谈到,在云南可以感受到那种非科学的、离诗歌更近的神秘力量。2012年第四届高黎贡文学节在昆明圆通国际影城举办,评论家徐敬亚与海男畅谈,在飞机快要降落昆明时,他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神秘气息,他觉得云南这块土地里含有毒素、香气或者甜味儿,在云南文学作品中能感受到。海男也直言自己作品里的“神秘性”就是来自云南这块土地,来自高高的山冈、清澈的天空和芬芳的水。云南大地蕴涵着的神秘性力量是难得的写作资源,它包含在富有生命力的万事万物中,大至山川河流,小至一棵树,一个土豆。 
      云南诗歌的神秘性不仅源于云南大地,也源于多民族融合的文化氛围,尤其是少数民族如彝族的毕摩等巫文化的传承与影响。于坚认为:“诗起源于古代部落先知与神灵的对话、告白、招魂,诗是招魂的文字记录。”而“四川与云南,是中国原始巫气最重的地方”。其诗歌观念与多次亲历云南古老民族的祭祀活动不无关系,“我曾经目睹彝族毕摩(巫师)招魂仪式,作为仪式的组成部分,他不只是酝酿了说词咒语,还准备了用来钻木取火的木棍,点燃火苗的特殊植物、大公鸡、铃铛、鹰爪、猴骨、午餐(祭祀结束后人们要大吃一顿)……在前往祭祀的山路上搭了树枝搭的成门,人从这个门进去就表示进入了祭坛。他的招魂词有祖先口传下来的既定语词,也有即兴的创造。”他多次亲眼见过这种场面,这种亲临、在场、见证、领会,直接影响了他最根本的写作观——“现代诗,从诗人写作开始,被记录在纸上,然后回到祭坛”,古代诗歌的方向是——言之不足,嗟之叹之,嗟叹之不足,咏之歌之,咏歌之不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不足,以文字记录之;现代诗的方向则相反——从文本“回到祭坛,回到舞之蹈之、歌之咏之、言之,回到念、回到吟咏”。2010年初麦田书店在昆明文林街夏沫莲花音乐酒吧举行“念于坚的诗”活动,这次念诗与20世纪以来一直流行的诗歌朗诵大不相同。在“没头脑和不高兴”乐队配合下,于坚用普通话、昆明方言、现编的谱、哦吟、念叨、唱等方式即兴念《便条集》《爵士乐》《拉拉》等作品,“念”创造了诗歌的音色,展现了诗人巫师般的魔力。现场气氛热烈,诗人念念有词如咒语,耳边传来听众抑制不住的叫喊。之后谈起那个夜晚,于坚说:“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感受,我成了一个巫师。我进入了一直潜藏在我作品中的那个角色。……写这首诗的时候我就想着一个场,《拉拉》只有在一个现场才能彻底呈现,它不是为一张纸写的。”此次念诗活动是激发新诗活力的一次有效尝试,它“像古代部落的招魂那样,直接回到空间,回到荒野”,而这个“荒原”就“建立在酒吧、咖啡馆之类的室内空间中,这些地方更接近一种现代部落”?讀?訛。无疑,念诗会为新诗打开了一个新的生长场域,创造了一种得以持续的可能性。 
      三、云南诗歌的包容性 
      云南诗歌的包容性不仅体现在各民族题材、民间信仰、思维方式的丰富多元方面,更体现在诗人之间对不同思维及话语方式的尊重与理解,在具体诗人身上,甚至体现为同一时段诗歌内容与风格的矛盾复杂性。 
      从根源上看,这种包容性很大程度上生发于众多民族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和谐共存的多元文化。云南各世居民族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多民族文化在历史进程中与中原汉文化、藏文化及东南亚、南亚文化等发生碰撞、交流、影响,形成了多元共存的独特人文景观。云南之所以日益被国际学术界、文化界所重视,主要原因就在于云南文化独特的区域特色及个性魅力。三十多年来始终立足田野的“云南土著”杨福泉,潜心于云南历史和民俗文化尤其是纳西学的研究,他发现“云南是中国一面最有代表性的多民族多元文化和谐共存的镜子,是‘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典型区域”,各个民族互补互学,“‘各美其美、美人所美、美美与共’的特点很突出”?讁?訛。藏族作家、学者丹珠昂奔在云南工作时,对云南的“一省多气候、一省多民族、一省多宗教、一省多文化、一省多经济形式、一省多政务类型,甚至一省多灾害”也感受颇深,回到北京后,他常常“想起了版纳雨林里的傣族,就想起热闹非凡的泼水节;想起洱海边上的白族,就想起了三道茶;想起了玉龙雪山下的纳西族,就想起了东巴经;想起了石林秀地的彝族撒尼人,就想起了阿诗玛、火把节;想起佤山的佤族,就想起了甩发舞;想起红河的哈尼族,就想起了元阳的哈尼梯田……”?輥?輮?訛 
      2012年傈僳族诗人李贵明的诗集《我的滇西》获得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他感言:“我是一个用汉语写作的傈僳族诗人,我一直在向我生活的时代学习,向我的民间学习,学习诗人们坦然的处世态度和自由的诗歌精神。我确信能够在母语诗歌的光辉中,恢复我的诗歌嗅觉——对历史記忆和对世界的敏锐。”他觉得获“骏马奖”意味着,“近十年来一直坚持并践行的回归传统和向土地致敬的诗歌主张”得到了认可。他坚信,是“民族文化传统以及五千年的汉语诗歌文明成就了这本诗集”,“诗歌的全部意义在于人性的担当,并对生养我们的土地葆有感恩之心”?輥?輯?訛。李贵明等民族诗人用独特的意识、视角、眼光表现自己民族历史、生活中的特殊内涵,既丰富了云南诗歌,也丰富了中华民族文化的内涵。 
      云南作为多民族聚居的边地,各民族作家、诗人所处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及其民风民俗、思想文化、话语方式等各有不同。他们因地域而形成的独特边地生活,因民族而形成的形态各异的生存方式。此地具有多种民族语言文化、多种地方方言的共时存在,一种语言是一种可能,一种文化是一种可能,多种语言、文化是多种可能,这给云南诗人很大的探索空间。透过诸多诗歌文本,读者不难发现,于坚、海男、雷平阳、李森、哥布、鲁若迪基、艾傈木诺、李贵明等云南诗人都有一种基于“各美其美、美人所美、美美与共”的文化包容与文化自信,这是一种超脱于西方文明价值观及文化霸权主义、文化沙文主义评判之上,具有更深意义的精神独立。而在现代化进程中,云南诗歌还带有显见的现代性,诗人们坚持自身写作个性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尝试把本土性与现代经验、古典传统很好地结合起来。 
      总体而言,在当下的全球化语境中,云南诗歌充满原生性、神秘性、包容性的本土特征是极为可贵的,诗人对故土大地、对世间万物与生俱来而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热爱更为可贵。这不仅源于云南多民族文化彼此融合的心理积淀,也源于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思想传承。云南诗歌始终保持自己本土特性的意义,不仅在于作家对云南和云南文学的热爱、守护,其内里不为时代浮躁风气所动摇的自信与对多元文化的包容,能够给予当代作家更深刻的启示。作者:朱彩梅
    编辑:秋痕

    云南当代汉语诗歌的本土特性(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