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杜甫律诗的艺术成就
  • 李商隐的诗歌艺术成就
  • 简析杜甫诗歌的地位与影响
  • 简述李白诗歌的艺术个性
  • 唐传奇的艺术成就
  • 李白绝句的艺术成就
  • 简述诗人杜甫的艺术成就
  • 李白在中国诗歌中的地位与影响
  • 从《师说》看韩愈散文的特色
  • 李商隐凄艳浑融的诗歌风格简析
  • 试析李白的生平、思想与人格
  • 简析白居易的诗歌主张及其讽谕诗
  • 《长恨歌》、《琵琶行》与元、白唱和诗的艺术成就
  • 一篇长恨有风情--白居易《长恨歌》主题析辩
  • 五岳寻仙不辞远--漫谈李白的山水诗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隋唐五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接受美学视角下的唐诗研究(1)

    发布时间: 2017/7/12 11:25:0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段永升博士新著《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史论》2016年3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该著作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对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总体情况进行了深入探究,创见迭出,在一定程度上开拓了唐诗研究的思路和方法,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方法论意义。具体而言,该著作有如下几个值得关注的方面: 
      一、新颖独到的研究视角 
      众所周知,诗歌发展到唐代,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成为有唐一代文学的代表。正如王国维所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1]的确如此,唐诗的辉煌成就使得后继者难以超越,故而宋人不得不另辟蹊径,转向了词的创作。而唐诗的研究从唐代起就已经开始了,并且成果颇丰,代不乏人。直到今天,学者对唐诗的研究仍然热情不减。若再没有新的视角和新的研究方法,实难出新。段永升博士新著《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史论》便是在新时代,采用新方法、新视角来研究唐诗的一部力作。 
      该著作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切入,对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社会文化背景、原因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同时还从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形式和内核方面对唐诗进行了全新的解读,从而揭示了唐诗之所以能够呈现出如此多彩多姿的原因。正如该著作所说:“唐代诗歌之所以如此繁荣,创作成就如此之高,也是对前代诗人、诗歌创作经验和艺术成就的接受与承继。诚然,唐代诗人对前代创作思想和经验的接受是多方面的。我们仅就其一方面来看,不禁要问:唐诗雄奇、瑰丽、虚静、空灵的艺术风格与境界缘何而来呢?唐代诗人身上的浪漫气质、仙风道骨、好奇尚怪等特征又是缘何而来呢?这便要追溯到老庄那里了。答案便是:唐代诗人接受了道家的道教思想,无论这种接受是诗人的自觉行为或是出于被迫的原因,其造成的客观结果就是诗人将这些道家道教元素表现在自己的诗歌之中,使得唐诗呈现出了多彩多姿的风貌。”[2]这样的结论是作者在对唐代诗歌做出细致深入的分析之后得出的。 
      接受美学理论的介入,打破了以往研究唐诗的固定范式。此前,学者研究唐诗大多着眼于前代文学思想或创作经验对唐诗的影响,始终将唐代诗人、诗歌放置在被动地位来考察,从而忽视了创作主体的主观能动作用,总让人对作为创作主体的唐代诗人产生一种雾里看花的模糊感。该著作则“将唐代诗人、诗歌作为研究的主体,将道家道教思想作为客体,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探究作为接受主体的唐代诗人、诗歌与作为接受对象的道家道教思想之间的密切关系”[3],从而凸显了作家的主观能动性,将“以前被忽视的接受主体——唐代诗人从后台提升到前台的突出位置上,从而可以更深刻地认识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深层的历史因素和心理因素”[4]。作者在第三章中,将唐代诗人细分为帝王诗人、文士诗人和方外诗人三种,从15个方面深入考察了作为接受主体的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深层次原因。该著作认为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有主动与被动之分。主动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又有俗世诗人与方外诗人的不同。大体说来,俗世詩人主动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其利用的成分多于信仰的成分,而方外诗人则反之。被动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则是寻求慰藉的成分多于信仰的成分。 
      综上所述,该著作以接受美学的视角切入,让我们对作为接受主体的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情况有了更为清晰和深刻的认识,在一定程度上为更好地解读和研究唐诗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思想基础。 
      二、诗歌本位的交叉研究 
      《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史论》一书,从著作标题上看,就充分体现了以诗歌为本位的交叉研究性质。这对于唐诗研究来说也是一个创新。 
      第一,是文化史、思想史与唐诗关系的探究。道家道教思想在该著作被界定为一个整体概念。该著作认为:“道家属于先秦诸子学派之一,是一种哲学派别;而道教属于宗教”[5]。作者在第一章中对道家、道家思想、道教、道教思想等核心概念进行了深入解析之后,指出:“唐代诗人接受了道家思想,同时又接受了道教思想,而且两者已经水乳交融地表现在诗歌创作之中,确已很难区分。我们无法片面地、孤立地断定哪位诗人的哪首诗歌接受的是道家思想,或接受的是道教思想。那样做既不科学,也无必要”,“基于以上原因,本书为了论述方便,才合而称之为‘道家道教思想’,不再做没有必要的细究。”[6]“道家道教思想”这一概念的提出,则是该著作的一个创举。而道家道教思想与唐诗关系的探究,本身也就有将文化史、思想史、宗教学与文学相结合研究的性质了。 
      第二,接受美学理论与唐诗相结合的研究。该著作采用接受美学的理论,将唐代诗人诗歌作为接受主体,而将道家道教思想作为接受客体,从理论上来讲,已经凸显了唐代诗人诗歌的主体地位。接受美学理论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联邦德国,后经过美国学者的阐发与倡导,遂被广泛传播和接受。接受美学理论家姚斯认为:“在这个作者、作品和大众的三角形之中,大众并不是被动的部分,并不仅仅作为一种反应,相反,它自身就是历史的一个能动的构成。一部文学作品的历史生命如果没有接受者的积极参与是不可思议的。”[7]诚然,这是针对文学作品的接受而言。同理,该著所谓的“作者”便是道家道教思想的创造者,“作品”就是道家道教思想,“大众”则是指唐代诗人。唐代诗人在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参与了对道家道教思想的新理解与新阐释。而这一阐释的结果便是一首首充满仙风道骨、云雾缭绕的浪漫、雄奇、瑰丽诗篇。接受美学理论的介入,本身就将作为接受主体的唐代诗人诗歌从后台提升到了前台,凸显了诗人诗歌的主观能动性和本体地位。该著作深入挖掘和分析了这些诗篇背后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复杂原因,从新的角度重新解读了唐诗的深刻意涵。
    编辑:秋痕

    唐诗中寻找友谊
    接受美学视角下的唐诗研究(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