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杜甫律诗的艺术成就
  • 李商隐的诗歌艺术成就
  • 简析杜甫诗歌的地位与影响
  • 简述李白诗歌的艺术个性
  • 唐传奇的艺术成就
  • 李白绝句的艺术成就
  • 简述诗人杜甫的艺术成就
  • 李白在中国诗歌中的地位与影响
  • 从《师说》看韩愈散文的特色
  • 李商隐凄艳浑融的诗歌风格简析
  • 试析李白的生平、思想与人格
  • 简析白居易的诗歌主张及其讽谕诗
  • 《长恨歌》、《琵琶行》与元、白唱和诗的艺术成就
  • 一篇长恨有风情--白居易《长恨歌》主题析辩
  • 五岳寻仙不辞远--漫谈李白的山水诗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隋唐五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接受美学视角下的唐诗研究(2)

    发布时间: 2017/7/12 11:25:4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总之,该著作从接受美学的角度切入,对作为文化思想史和宗教学成果的道家道教思想与唐代诗人诗歌的关系进行深入探究,然而能自始至终能够坚持以唐代诗人诗歌为本位的研究原则。 
      三、对文学发展规律的探寻 
      该著作除了对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情况进行条分缕析的论述之外,还能够从史论的角度,对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规律进行探究。 
      在第六章中,作者从宏观与微观、纵向与横向两个维度,对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规律性进行了阐释和总结。本章的论述层次分明,逻辑清晰。作者先用三节的篇幅分别对帝王诗人、文士诗人、方外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规律性做了探寻。在论述帝王诗人和文士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规律性时,按照先群体后个体、先宏观后微观的逻辑性来展开讨论,而对于方外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讨论,则结合方外诗人诗歌创作的具体情况,从道教发展史的角度做了深入的分析和阐释,得出了一些规律性的结论。现以文士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规律性为例,做简要说明。从文士诗人群体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角度来看,作者认为呈现出如下的规律性:其一,大批文人诗人徘徊于仕与隐之间,体现了内儒外道的规律性;其二,初盛唐诗人被动接受道家道教思想者多,而中晚唐诗人则主动接受道家道教思想者多,即呈现出由被动接受向主动接受嬗变的整体规律性;其三,由“终南捷径”到“迷恋仙道”,即经历了一个由利用到迷信的接受发展过程。在此基础上,作者对文士诗人个体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规律性进行了探究。具体而言,又呈现出如下的规律性:其一,个体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前后期呈现出不同的动机和愿望;其二,由被动接受转而迷恋服食丹药。 
      这些结论完全是作者从前几章对具体诗人、诗歌作品的分析基础上经过提炼、升华而得出的,有着坚实的文献支撑和科学论证根基。 
      四、宏观视野与微观阐释的有机结合 
      就整部著作而言,《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史论》既体现了作者宏阔的学术视野,也体现了细致精微的分析论证能力,是宏观视野与微观视角的有机结合。 
      第一,是宏阔的学术视野的展现。首先,体现在对唐前诗歌接受史与国内外研究现状的梳理上。在著作《绪论》中,作者先对唐前诗歌的接受史做了简要梳理。作者将中国诗歌创作追溯到距今3000年的历史时期,讨论了《诗经》《楚辞》的创作情况,认为这组中国诗歌史上双峰并峙的辉煌成果的出现就是对前代诗歌创作经验的接受。之后,依次梳理两汉、魏晋南北朝以及隋朝的诗歌接受情况。最后,作者指出唐诗之所以如此繁荣,也是对前代诗歌创作经验和艺术成就的继承与接受。这就将唐代诗人对道家道教思想的接受问题放置到中国诗歌接受史的大背景下来做探究,从而显示出作者较为宏阔的学术视野。除此之外,在对国内外研究现状的梳理中,也可见出作者宏阔的学术视野。著作中,作者将道家道教思想与唐诗关系的研究成果分别从文化学、美学、接受美学、宗教学、政治学、史学等六个方面进行了较为系统和全面地爬梳。这样的梳理不仅使作者掌握了学界对该问题研究的现状,而且也很容易找到研究中所存在的不足与缺憾,从而凸显了该著作的研究意义和价值,同时也充分体现了作者对学界前沿动态的关注和宏阔的研究视野。其次,是对有些问题的宏观把握上。作者在第二章《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社会文化背景》中,就将研究视野扩展到了整个唐代近300年的历史大环境下进行讨论,分别从唐代的政治政策、经济政策、文化政策和宗教政策四个方面深入探究了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大背景、大环境。此外,在论述唐代的宗教政策一节中,还将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情况放置到對儒、释、道三家思想接受的大环境中进行探究,从而凸显了统治者对于道家道教思想的扶持与推崇。最终得出结论:“唐代诗人大多对儒、释、道三家思想都有接受,只是成分多少不同,或隐或显罢了。儒家思想给唐诗带来了进取的精神,佛教思想丰富了唐诗的心境表现,道家道教思想则拓展了唐诗的想象空间。对于唐代文学的发展来说,三家思想都有其积极作用。正是这种开放多元的宗教文化氛围,为唐诗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同时也为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提供了宗教文化基础。”[8]再者,《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原因》一章,也属于宏观研究,此不赘言。总而言之,作者在该著作中始终能以宏阔的学术视野去观照自己所讨论的问题,为其微观分析提供了多维度、多侧面的学术平台。 
      第二,精微入理的微观阐释。有了宏阔的学术视野做前提,微观的问题探析也就有据可依,有章可循了。这一点最突出的表现在该著作的第四章和第五章。这两章内容也是该书最核心、最精华的部分,分别探究了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形式和内核等问题。兹举一例,以见一斑。如第五章第二节《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中,作者从对神仙境界的艳羡和对冷漠人世的超越两方面展开论述。在讨论对神仙境界的艳羡时,则分别选取了文士诗人、道士诗人和女冠诗人为代表。在讨论道士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内核时,则以道士诗人吴筠为重点。在讨论吴筠诗歌时,则选取了最有代表性的组诗《游仙诗》24首为例。在讨论吴筠《游仙诗》24首时,又分别以其一、其二、其三、其十八等诗为代表,做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如此以来,作者便通过对吴筠《游仙诗》组诗中代表性诗歌的分析,揭示了吴筠游仙诗的企慕神仙境界情结,进而论证了吴筠诗歌以及“道士诗人诗歌对神仙境界的艳羡”这一问题。作者的论述,层层深入,剥茧抽丝,细致精微,入情入理,令人叹服。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著作中能很好地将宏观视野与微观的分析有机地结合起来。宏观的论述为微观的分析搭建了平台,而微观的阐释又为宏观的讨论提供了坚实的文本支撑,两者相互补充,互为依托,共同阐释了唐代诗人接受道家道教思想的问题。作者:孟凡珍
    编辑:秋痕

    接受美学视角下的唐诗研究(1)
    唐诗中的寒食佳景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