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近现代文学
  • □ 同类热点 □
  • 简析《红楼梦》人物塑造的艺术手法
  • 简析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及蒲松林文言短篇的艺术创新
  • 简述蒲松龄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内涵
  • 简析《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建构
  • 贾宝玉和《红楼梦》的悲剧世界
  • 试析《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 简述《聊斋志异》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
  • 简析《儒林外史》的社会背景及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图谱
  • 简述《儒林外史》的叙事艺术
  • 试析《长生殿》文学艺术价值
  • 《祝福》的语言艺术探析
  • 简要分析《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影响
  • 简述清代文学的历史特征
  • 《人间词话》读后感
  • 蒲松龄与《聊斋志异》的成书简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清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清编《全唐诗》对《乐府诗集》的因袭与改编(3)

    发布时间: 2017/7/12 11:38:1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第一,少数诗歌的编排次序不同。《全唐诗》卷10至卷29编排顺序总体上是依照《乐府诗集》而列,但也有少量调整。如表2所示,《全唐诗》卷16“郊庙樂章”的最后收录了《晋昭德成功舞歌》四首,而《乐府诗集》将它们放在卷52“舞曲歌辞”。这是宫廷舞歌,放在“郊庙乐章”也有其道理。《乐府诗集》卷56《舞曲歌辞五》在《霓裳辞十首》前有太宗《唐功成庆善乐舞辞》、德宗《唐中和乐舞辞》各一首;但在《全唐诗》卷22未收录,因为《全唐诗》卷1已经收录,故此处略去。可见,《全唐诗》前面的帝王等篇章的安排与乐府部分是有统筹考虑的。《乐府诗集》卷78《杂曲歌辞十八·步虚词》,如果《全唐诗》不改变《乐府诗集》的编排次序,则这些诗当放在卷26末尾或卷27开头部分;但《全唐诗》作为“杂歌谣辞”放到了乐府部分的最后,即卷29末尾。 
      第二,收录的诗歌在篇目取舍上存在着少量差异。主要有两种情况: 
      一是《乐府诗集》收录而《全唐诗》未收。《乐府诗集》卷38,李贺《安乐宫》前有陈子良《新城安乐宫》“春色照兰宫”,《全唐诗》卷20未收,但卷39收录。《乐府诗集》卷58在白居易《昭君怨》前有崔鸿《四皓歌》,《全唐诗》卷23未收。《乐府诗集》卷78,李白《高句丽》后接《舍利弗》和《摩多楼子》两诗,均未署名(目录作无名氏),《全唐诗》卷26未收,卷165收《舍利弗》为李白诗,未收《摩多楼子》(按,《李太白集》收为二者李白诗);《乐府诗集》卷78,吴筠《步虚词》十首,《全唐诗》卷29未收,卷853吴筠集收录;《乐府诗集》卷87“杂歌谣辞五”最后一首《唐天宝中京兆谣》,《全唐诗》卷29未收,卷878收录。 
      二是《全唐诗》收录而《乐府诗集》未收。《乐府诗集》卷90至卷100“新乐府辞”部分,《全唐诗》均未收录,其原因在《全唐诗·凡例》已经进行了说明。除此之外,也还有少量作品《乐府诗集》未收,而《全唐诗》补录。如《乐府诗集》卷82“近代曲辞”止于李贺《十二月乐辞》,而《全唐诗》卷28“杂曲歌辞”在李诗后收录了《桃花行》5首(李峤、李乂、徐彦伯、苏颋、赵彦昭),张说《苏摩遮》5首、《舞马词》6首、《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3首,白居易《小曲新词》2首、《闺怨词》3首和卢纶《皇帝感词》4首。此28首诗中,《乐府诗集》仅录3首,且不在“近代曲辞”中。《乐府诗集》卷90“新乐府辞”收白居易《小曲新辞二首》。卢纶《皇帝感词》之三,在《乐府诗集》卷11“唐仪坤庙乐章”中作“安和”,署名刘子玄;而这首诗在《全唐诗》中重出4次,卷14同《乐府诗集》卷11,卷94题同《乐府诗集》未署名,卷277卢纶集同卷28有异文。这些诗在《全唐诗》卷28中均以“集作”出校异文,又都在诗人本集再次录入,不知《全唐诗》“杂曲歌辞”据何而录?难道《乐府诗集》卷82有诗歌散佚?具体情况不得而知,不便妄测。 
      第三,诗人的署名不同。主要有三种情况: 
      一是《乐府诗集》署名而《全唐诗》未署名。《乐府诗集》卷82《金缕衣》署名李锜,《全唐诗》卷28未署名;《乐府诗集》卷86《敕勒歌》署名温庭筠,《全唐诗》卷29未署名。这是扬州诗局馆臣意识到《乐府诗集》的不妥之处,故而将其所署姓名除去,有这种意识是可取的,可惜未能作出取舍或加以校注。 
      二是《全唐诗》署名而《乐府诗集》未署名。《全唐诗》卷26《沐浴子》:“澡身经兰汜,濯发傃芳洲。折荣聊踟蹰,攀桂且淹留。”署名李白,《乐府诗集》卷74未署名。《诗纪》卷130列入“乐府失载名氏”,将此诗归于李白名下。如果此诗作者存疑,导致将其系于李白名下的原因,极可能是与《乐府诗集》的诗歌编排有关。因为此诗的前后两首诗均为李白所作,前一首是《结袜子》,后一首是同题《沐浴子》“沐芳末弹冠”,此诗仅四句夹在中间,未署名,极易导致人们误以为此诗亦为李白所作。上文已经谈到,这种因《乐府诗集》编排方式,而导致《全唐诗》误署名的情况较多。如《全唐诗》卷26《上皇三台》署名韦应物,《乐府诗集》卷75未署名。《上皇三台》,在《乐府诗集》中排在韦应物《三台二首》的后面。 
      三是《乐府诗集》与《全唐诗》署名不同。《乐府诗集》卷31《铜雀妓》题下第四首“日暮铜雀回”,署名高適,《全唐诗》卷19署名王適。《乐府诗集》卷69《自君之出矣》两首,前者署名李康成,后首署名辛弘智;《全唐诗》卷25前者署名辛弘智,后者署名李康成。《乐府诗集》卷72《离别》题下第3、4首均署名赵微明;《全唐诗》卷26第3首署名张彪,第4首署名赵微明。《乐府诗集》卷76《秋夜曲》两首均署名王维;《全唐诗》卷26前者署名张仲素,后者署名王涯。《乐府诗集》卷76《夜坐吟》“冬夜夜寒觉夜长”署名李白,“踏踏马头(一作啼)谁见过”署名李贺;《全唐诗》卷26二者均署名李白。《乐府诗集》卷77《春江曲》三首均署名张仲素,《全唐诗》卷26署名王涯一首、张仲素二首。《乐府诗集》卷78《摩多楼子》署名李白,《全唐诗》卷26署名李贺。 
      第四,诗序和乐府解题的差异。《全唐诗》前面部分的乐府诗很少收录诗序,即便原诗本来有诗序,在该部分也多被删去,与《乐府诗集》保持一致。但也有少数例外,《全唐诗》卷23“琴曲歌辞”有不少诗都保留了诗序,尤其是韩愈诗歌,如《岐山操》《履霜操》《残形操》等。《全唐诗》卷23李白《雉朝飞操》,题下注云:“雉朝飞者,犊沐子七十无妻,出薪于野,见雉雄雌相随而飞,感之而作。”而《乐府诗集》卷57该题引述杨雄《琴清英》、崔豹《古今注》,所述之事与此注完全不同。李白此诗的题下注出自哪里呢?翻检韩愈诗集可知,此注实为韩愈同题诗的诗序。也就是说,扬州诗局的馆臣用韩愈诗序作为李白乐府诗的解题,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同时,也说明《全唐诗》并非完全照搬《乐府诗集》,尤其是“琴曲歌辞”部分,对于韩愈诗序采录颇多,即便韩愈诗序与《乐府解题》《古今注》等有不同的表述,《全唐诗》也多依韩诗序。这与其他部分的解题主要是依据《乐府解题》和《古今注》不同。此外,韩愈诗歌文本也多依韩集,不依《乐府诗集》,如《全唐诗》卷23韩愈《别鹄操》,题中的“鹄”在《乐府诗集》卷58作“鹤”,在《全唐诗》卷336作“鹄”。
    编辑:秋痕

    清编《全唐诗》对《乐府诗集》的因袭与改编(2)
    清编《全唐诗》对《乐府诗集》的因袭与改编(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