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从《荆棘鸟》看伦理道德与自由意志的博弈(2)

    发布时间: 2017/8/21 0:44:2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所谓自由意志,指的是在面对多种选择的可能性时,人类自主奉行实践行为的能力。人性的突破在菲奥娜和梅吉的女儿朱丝婷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个女孩不但对传统伦理嗤之以鼻,甚至对婚姻不屑一顾,根本不忌讳对自己弟弟的爱恋。《荆棘鸟》之中女性的压抑和困顿在她身上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如果没有朱丝婷这个角色,《荆棘鸟》不过是一段杜鹃啼血式的哀鸣。而朱丝婷的出现--一个新女性的叛逆,她突破禁忌的勇气,雷恩悄然离世之后的顿悟,瞬间点亮了荆棘鸟染血羽翼之中的自由之光。 
      正如亚瑟·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所言,“大家都相信自己先天是完全自由的,甚至涵盖个人行动,而且认为在任何时间他都可以开始另一种生活方式...从经验上,他会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自由,而是受制于必需品,而且不顾他的所有决心,他无法改变自己的行为,而这就形成从他生命开始到结束的生活,他必须扮演自己谴责的角色......” 
      因此,康德提出了对自由意志的教科书式的解读--自由即理性条件下的自律。人类无法突破自身(智识)的极限,但是他们有选择的权利和可能。 
      四、伦理道德与自由意志的博弈 
      传统的伦理道德彻底否定了人类自身的选择,与传统的性善(恶)论相比,善与恶及其成因都是宿命的。这样的结论,其实有着它的理性因素。因为假设人类可以按照自己的经验任意刻画上帝的样子,砸烂一切既有的伦理道德,那么谁的标准才是真理的,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么?所以传统伦理必然是超验于经验之外的。 
      无数先贤都曾思考人类自身的发展。这种思考逐渐将人类的地位从上帝赋予的灵魂容器,或者物竞天择的高等动物中解脱出来。而这种解脱也来源于人类对自由意志的认同。于是,传统伦理道德开始走向宽容,对人类的宽容,对多元选择的宽容,它的功能开始从惩戒演变为劝导。 
      《荆棘鸟》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就是用三代人的情感经历,见证了这种社会层面的思想变迁。传统伦理道德摆脱了审判所的冷酷面孔,更加人性的告诉人们什么是对错;如何令上帝的意志与人类的本我更加契合。戴恩去世之后,朱丝婷的感悟和回归就是这种契合的最佳注解。哪怕她曾经是反伦理的--那正是朱丝婷自由意志的体现,是当时的她所做出的唯一符合自己内心的选择。 
      人类有自己的良心,公义的结果并非完全来自外界的审判。“宗教伦理为行为实践圈定了超验法则,从而使人的心灵秩序获得一种至上的道义基础,为人的道德实践提供一种超越的精神信念的支持。”而人的自由意志为道德法则贡献了条件。大卫·休谟将这种条件归纳为“同理心”,用古代中國的理论释意,叫做“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康德的解释为“人的同一理性在实践中能够不受自然律束缚,而按它自身一贯的自由意志的普遍规律行事。人在一切自然必然性面前就仍然是完全自由的,他完全可以不按道德律(绝对命令)办事,他内心很清楚他本来‘应当’怎么做,而且只有那样做了,他才真正是个自由人。” 
      五、结语 
      传统伦理道德和个体自由意志之间,并不存在某种“必然的”二选一的矛盾关系,正如梅吉对遗嘱的态度一样,公布遗嘱完全符合宗教“不可说谎”的道德律令,同时也符合拉尔夫的个人利益最大化。然而矛盾之处在于,它违反了拉尔夫自己的良心。这个时候,拉尔夫同样是不自由的,他仍然在荆棘中挣扎。伦理道德的出发点是信仰,它是先于人的经验而存在的超验法则。而自由意志的出发点是人的内心,是人类自身的先天属性。 
      正如作家考林麦卡洛本人的一声叹息--“有些事明知道行不通,可还是要做。但是,有自知之明并不能影响或改变事情的结局……并且告诉自己,这是非常值得的。”不仅仅是荆棘鸟,从这样那样的悲怆之中我们能够清晰地确定,人之所以为人,而不同于机器或者其他任何生物,正是因为我们的生命中有这种自由意志的基因,有主动追求我们的内心,美好事物的能力。这给了人们承认彼此和面对上帝的勇气和自信。作者:李国超
    编辑:秋痕

    从《荆棘鸟》看伦理道德与自由意志的博弈(1)
    论《嘉莉妹妹》中人物的道德挣扎(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