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柠檬》与《金阁寺》的美学对比

    发布时间: 2017/9/22 12:08:5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金阁寺》是通过真实的金阁放火事件创造的作品。生来口吃且极度内向的沟口,被父亲送到了金阁寺修行。沟口自幼意识到了金阁寺的美。但因为最好的朋友的死亡、权威的横行以及女人内心的丑陋的影响,他最终走上了毁灭金阁寺的道路。 
      这两篇小说都是通过身体不健全的主人公,书写了他们对美的所思所想。笔者通过分析主人公,来得出这两篇小说所体现的“美”的异同。 
      关键词:柠檬;金阁寺;美学 
      一、《柠檬》的“我”与《金阁寺》的沟口 
      《柠檬》的“我”原文是这样描写的:“有团难以名状的不吉利的窒塞始终压抑着我的心”,“不妙的倒不是结果染上肺尖黏膜炎或神经衰弱,也非如同火烧后脊梁的欠债之类。不妙的是那团不吉利的窒塞”。从这里可以看出,“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受着折磨,经济状况也很差。这样的“我”,有一天在水果店买了一个柠檬,觉得非常幸福,好似找到了心灵上的依托。换一句话说,是找到了想象中的美。 
      《金阁寺》的沟口生来口吃,他说自己“学校的图书馆是唯一能够令自己快乐的场所,读一些翻译的小说和哲学书籍”。他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是个内向的人。从小时便开始喜欢阅读哲学的书籍,怎么看沟口都是个有精神追求的人。从年幼时开始,父亲总是对他说起金阁寺的事。这在沟口的心中埋下了对金阁寺美的印象。 
      无论是《柠檬》还是《金阁寺》,主人公的外界环境都很差,饱受折磨。在内心世界,《柠檬》的“我”被水果店散发香气的柠檬一下子吸引,觉得无聊的生活都染上了色彩,由柠檬催发出来的力量让“我”从浑浑噩噩的生活状态中觉醒过来。这是死去的内心的复活。“我心雀跃,伴随着一股轻松的兴奋走在街头,感觉着一种甚至是夸耀的心绪,脑海里回想着一个身着亮丽礼服、在街头昂首阔步的诗人的模样……无论如何,我感到很幸福。”可以说这颗柠檬拯救了“我”。《金阁寺》的沟口总是认为自己是自己王国的国王,空想着自己是大艺术家。因此,沟口越是沉浸在这样的幻想中,他与世界的距离便变得越来越大。沟口拒绝了与外界的精神交流,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心中幻想金阁寺的美丽。 
      “我”和沟口,通过柠檬和金阁寺,把他们内心世界对美的想法具象化。但是这个“美”具体又是什么呢? 
      二、柠檬和金阁寺体现出的观念美 
      首先,字典上对“观念美”没有任何解释。笔者来解释一下:“观念”是心理学、哲学等方面指对象在内心形成的形态,出现在意识中的形象。“美”是与“真”、“善”并列的最高价值观念一种。总而言之,“观念美”就是从人的思想中产生的抽象的美。 
      《柠檬》中“不知何故,那时的我觉得受到粗陋而美丽之物的强烈吸引。我偏爱后街:景是行将破败的街,街比那冷淡的大马路更其亲切,晾晒着污秽的衣物,破烂满地,脏乱的房屋欲藏还露。那是终将受风雨侵蚀返归尘土的街,土墙坍塌,人家歪斜——势头好的惟有植物,偶尔有向日葵吓人一跳,或见美人蕉绽放鲜花。”从这个部分可以看出,“我”偏爱寒酸市井的美丽。寒酸市井的是主人公外界世界的象征,美是主人公内在世界的象征。“破败的街”是主人公害病的身体的象征。“我还喜欢上了那叫做焰火的玩意儿。焰火本身可以不必说。一束焰火,同是廉价颜料画出红紫黄青的各色各样图案,有的就叫星落中山寺星,有的叫百花大战,有的叫枯芒草。还有就是那种叫做地老鼠花炮的,一枚一枚围成圈塞在盒里。这样的东西出奇逗引着我的心。”主人公喜爱的是便宜的小东西。而在生活未被腐蚀之前,“我喜欢的地方中间就有丸善。那里有或红或黄的科隆香水,有整发露,有时髦的雕花玻璃,有带着典雅的洛可可情趣浮雕花纹的琥珀黄或翡翠绿的香水瓶,有烟斗、小刀、肥皂、香烟。”但是主人公害病之后,这些都不喜爱了。因此,“我”在水果店看到柠檬时会感到异常幸福。因为柠檬是作者孤独的内心美的具象化象征。 
      在《金阁寺》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轴线就是《南泉斩猫》的故事,讲的是南泉寺中两堂的和尚为了得到一只美丽的猫而争执不休,南泉和尚见状便一刀杀了猫,说:“众生得道,它即得救,若不能得道,就把它斩杀。”这个故事想说只有斩断美,才能让人得到平静,不被美所折磨。三岛借沟口之口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用书中形容柏木的话就是说,三岛讨厌永恒的美。他的嗜好仅限于瞬间消失的音乐或数日之间就枯萎的插花,他讨厌建筑和文学。最后,沟口一把火烧了金阁寺,烧毁了那座一直压在心头的金阁。要消灭一切欲望,消灭一切二元对立的知见,这样方能得到终极解脱。 
      结语 
      《柠檬》没有过多描写主人公的境遇和性格,只是把他的感知世界描绘了出来。在文中,一颗柠檬与世界匹敌的善与美的倒錯心理刻画出来。因此最后,梶井想象出“我”把柠檬当成炸弹,并且炸碎了具有象征自身被压迫生活的丸善。 
      总之,《柠檬》与《金阁寺》通过柠檬和金阁这种实物,展现了作者超越现实的美学观。在主观与客观在对立时,美的意识总是以主观胜过客观而终结。作者:许荣兰
    编辑:秋痕

    心画心声 惟知者能解—读朱良志《石涛诗文集》
    从《雪国》看川端康成的“物哀”美学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