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近现代文学
  • □ 同类热点 □
  • 简析《红楼梦》人物塑造的艺术手法
  • 简析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及蒲松林文言短篇的艺术创新
  • 简述蒲松龄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内涵
  • 简析《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建构
  • 贾宝玉和《红楼梦》的悲剧世界
  • 试析《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 简述《聊斋志异》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
  • 简析《儒林外史》的社会背景及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图谱
  • 简述《儒林外史》的叙事艺术
  • 试析《长生殿》文学艺术价值
  • 《祝福》的语言艺术探析
  • 简要分析《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影响
  • 简述清代文学的历史特征
  • 《人间词话》读后感
  • 蒲松龄与《聊斋志异》的成书简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清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晚清小说中的“新女性”(2)

    发布时间: 2017/10/31 18:13:1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新女性的“新”,常常被从性自由、性放荡方面去强调。《文明小史》第十六回中写到一个叫广东阿二的女人,“十三岁上曾在学堂里读过一年外国书,……竟其改变了脾气”,专门“轧姘头、吊膀子”。作者也把“外国婚姻自由的道理”理解为“轧姘头、吊膀子”(注:② ③李伯元:《文明小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版,第102、261页。)。第四十回写到一个入过学堂的女子,有些“开化”、“文明”气息,“但是过于自由,自己选过几个女婿,招了回来,多是半途而废的”③,和《未来世界》中对于新女性的看法是一个思路。
     《九尾龟》中还用一种揭秘式的口吻,介绍章秋谷在京城找刺激,在大菜馆由内线介绍进行的性冒险。第一百五十四回“吃大菜安心寻绮梦 走歧途着意访名姝”中,熟悉门路的郑侍御告诉他们,大菜馆可以介绍富贵人家的内眷相好:“这班出来的宝贝,大半都是达官贵人的姬妾出来找些野食吃的,并不是做生意的妓女。”“这班宝贝也是和我们一班的出来寻个开心,非但一个大钱不要,并且还要格外拿出钱来赏给这些菜馆的人。甚而至于有男子和他合式的,只要老着脸皮卑躬屈节的拍他的马屁,一般也肯整千整万的银子拿出来倒贴男人,也不算什么事情。甚而至于靠着这条门路升官发财的,也不知多少。若是老老实实的说穿了,这个顽意儿就叫做女人倒嫖男子。不过好好的人,虽然做这个顽意儿的狠多,却不肯拿他们的钱,比那做妓女的究竟有些分别就是了。”(注:④ ⑤ ⑥张春帆:《九尾龟》,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第741、267、622页。)这也是一种新女性,她们不满足自己被规定的生活,自己出来找相好,和妓女贴钱嫖戏子、马车夫有相似之处。《九尾龟》中贵为太史的贝家母女俩也是这样,“今天看戏,明日烧香,到处卖弄风骚,招蜂引蝶”⑤。康中臣有五个姨太太,两个姑太太,还有两个少奶奶,也都是风流宝贝⑥。 
      由于新女性常被等同于放荡女,放荡女也常被小说作者和新学之类联系在一起,看作新女性。有时候,新女性和娼妓甚至直接被等而观之,合而为一。《梼杌萃编》第十三回写到程致祥、程致贞兄妹来演说女学的好处,大家受到感动就商议办女学堂,发起募捐。募来的钱一边造学堂,一边拨出七千两银子让程致祥带去东洋采办仪器,结果程一去不归。后来查明那程致贞也不是和他兄妹,她是个土娼,被训练了作演说,来骗钱的。娼妓借新学骗钱,新学也被娼妓连累坏了名声⑦。 
      而另一位余小姐,更是集新学的新潮和娼妓的风流于一身。她有些家产,“‘什么安良会、女学会都仗着他做一个财政家的大主脑。他遇到这些事体,两千、三千都肯花的。新学朋友里头靠着他混的不知凡几。所以大众知会各家报馆,凡有他的风流事体,都不准登报。一来怕坏了他的名誉,有些事体就呼应不灵,二来怕他灰了心,不肯出钱,那就失了一个大财东。……’王梦笙听了,才晓得新学界中有这么许多文章”。她和娼妓一样在戏园里姘戏子,和倌人争风吃醋。有一次,在戏园当场闹起来,被倌人毫不客气痛骂:“那倌人道:‘我们吃堂子饭的,有什么要紧?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陪他睡的。就姘姘戏子也算不得什么下贱。像那官府人家的小姐,姘着戏子,还要同人家吃醋,那才真正烂污呢’”⑧!小说《新党升官发财记》写袁伯珍在上海学到的新知识就是,最讲维新的大人先生,个个都把花酒当作便饭,堂子当作公馆,不到这些地方走走,也不晓得男女平权的道理。作者直接把男女平权落实在欢场里实现,也就把新女性直接等同于妓女了。 
      在《冷眼观》中,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借“自由结婚”之名,行欺诈勾当的黑社会性质的女性人物。她曾在报纸上登“征婚启事”,言:“窃有姑苏女子者,以伶仃孤苦之身,行自由结婚之志”(注:八宝王郎(王浚卿):《冷眼观》,载《中国近代珍稀本小说》拾肆,春风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第163页。)。正好撞在翻戏党手里,看出她是同道中人。她也不动声色,不久就人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新女性身份被黑社会女性借用,也染上了不洁的色彩,成为一个带有邪恶意义的符号。 
       
      二、男性的视角 
       
      对新女性持负面评价,有着显然的男性视角特征。由于清末小说绝大多数的作者为男性,这种特征比较强势地存在。 
      比如《九尾龟》中的章秋谷,自己是个玩弄女性的老手,不但混迹欢场,而且糟蹋良家女子,品行低劣,但看到戏子和贝氏母女说笑,就气愤莫名:“章秋谷看了,气愤非常,向方小松道:‘怎么如今世上竟有这样无耻的妇人!’小松笑道:‘你真是少见多怪,可晓得如今风气不比从前,还有什么讲究么?’秋谷听了不觉一生太息,默默无言。又坐了一会,因看不惯贝夫人和霍春荣那种肉麻样子,便拉了方小松和贡春树先自走了出来”(注:张春帆:《九尾龟》,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第270页。)。 
      即使男性本身放荡下流,但不妨碍他看不惯女性的自由交往。男性所依据的是双重标准,虽己所欲,不施于人,对女性的歧视明目张胆。以狭邪小说中多描写妓女的淴浴而论,多着眼于妓女的背叛和窃取财物,但实际上还存在一种多见的情况,很多妓女从良后被弃,过着凄惨的生活,淴浴有时成为不得已的选择。《点石斋画报》就刊登过一个报道“实命不犹”,说一个叫蔡莲云的名妓,被侠客吴某纳为小星,吴又与名妓林黛玉勾搭,蔡向女友哭诉,反被吴诬以“卷逃”控于官,赶出家门不算,所有衣饰被吞没(注:《实命不犹》,载李庆瑞,燕华君编《晚清社会新闻图录•上海旧闻》,古吴轩出版社2004年版,第101页。)。小说《无耻奴》也写到一个无耻小人江念祖,娶妓女陈彩林时,不是因为和她要好,为贪她几万私房。后来把她的银子骗完了,就设计把彩林嫁给洋人安弼士,以讨好洋人(注:苏同:《无耻奴》,载《中国近代谴责小说文库》,中国文史出版社2001年版,第227页。)。但清末小说中写妓女从良,居多写妓女“淴浴”,却较少写妓女受欺受骗,实与叙事人的立场有关。 
      在《上海游骖录》中,作者将屠牗民的女友,一个女学生,写成和男友当街调笑,开口就骂,顺手就打的新女性。小说写到屠牗民的狼狈相,凸显了女子的泼辣。“只见屠牗民踉跄而来,脸上红一片,白一片的。还听得门外那女子骂声。……牗民涨红了脸,憩了一回道:‘我们中国人的程度低到极点了,怪不得孔子当日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我依着文明国之规矩和他结交,认他做一个女朋友,不料他到干预我的自由起来了。’”(注:⑤ ⑥我佛山人(吴趼人):《上海游骖录》,载《中国近代小说大系》,江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527、531页。)原来屠牗民有了女朋友还在外偷腥,以为当然。被打骂虽然表现女性的厉害,又何尝不是男子活该。作者虽对屠牗民有讽刺,但对他女友的贬损也显而易见。所以书中另一男子李若愚对屠牗民有一番教训。他存心诘难牗民,说等尊夫人来了,要向她行拉手接吻礼,牗民很尴尬。李若愚趁机说出一番道理:“大至国家制度,小至儿童玩具,在外国是件件好的,移到我国来,也得要和我国人民的习惯、性质、程度比较比较,方可施行。不是囫囵吞枣般,是外人的全都合式的。”⑥表达了对输入“新”事物的保守态度,顺便否定了屠的自由恋爱。 
      在《黄绣球》中,作者借一个受过教育,当着医生,还帮助办女学的毕太太之口,也对“新女性”极尽丑化:“……说来可笑,他们(前面说到的女教习、女学生、女志士)那种装扮,只像个浪荡公子,浮薄少年,上海的俗话叫做‘滑头’。再说得不好听点,简直的像个上海倌人,这岂不是奇怪极了?”(注:颐琐:《黄绣球》,载阿英编《晚清文学丛钞》小说一卷上册,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233页。)这个开明女性如果不是由男性授意代言的,也是已经把男性意识内化为了自己的意识。当时不管是开明男性还是开明女性,她们的认识局限还是很明显的。从对于新女性几乎一致的贬低,可以看出这一点。在《未来世界》中,第十四回回目名就可明显看出由男性视角出发,对新女性的贬损:“卖风情陌上遇檀郎 吊膀子包厢看夜戏”。回目结尾有诗,更是一盆污水泼向新女性:“女如无德,直同挟瑟之娼;人尽可夫,亦是文明之化”。对新女性的贬低,比对那不着调的男子黄陆生的批评不知厉害多少。
    编辑:秋痕

    晚清小说中的“新女性”(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