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近现代文学
  • □ 同类热点 □
  • 简析《红楼梦》人物塑造的艺术手法
  • 简析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及蒲松林文言短篇的艺术创新
  • 简述蒲松龄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内涵
  • 简析《聊斋志异》狐鬼世界的建构
  • 贾宝玉和《红楼梦》的悲剧世界
  • 试析《红楼梦》的叙事艺术
  • 简述《聊斋志异》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影响
  • 简析《儒林外史》的社会背景及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图谱
  • 简述《儒林外史》的叙事艺术
  • 试析《长生殿》文学艺术价值
  • 《祝福》的语言艺术探析
  • 简要分析《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的影响
  • 简述清代文学的历史特征
  • 《人间词话》读后感
  • 蒲松龄与《聊斋志异》的成书简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清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晚清小说中的“新女性”(3)

    发布时间: 2017/10/31 18:13:4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短篇小说《二十世纪之新审判》或许更能说明具有新思想的女性被贬低的情况。慧姑的父亲高某为女儿定了富户宋家公子宋骏儿的亲,慧姑有“绝世艳姿”,又受父母宠爱,“虽青闺深锁,不事女红,视针黹如仇雠,悦简编以遣兴。而一寸芳心,恒倾欧化,于‘男女平权’。‘自由结婚’诸学说,尤心领而神会”。这样的新女子总是不屑于针线女红,而且总是会有“窥玉墙东”、“赠珠浦畔”的“风流韵事”(注:② ③ ④ ⑤水心:《二十世纪之新审判》,载于润琦主编《清末民初小说书系》(社会卷)上,中国图书出版公司1997年版,第140、142、141-142、143页。)。宋家败落,高家要求取消婚约。宋骏儿诉至公门,杭州地方审判厅审理此案。审判员谓:“自由结婚,本欧西风化,吾国人民程度尚低,为女子者,实未可效法文明结婚例,自由择婿也。”③父亲高某为女儿申辩,被旁听的人耻笑,更激怒审判员。这时,“自法堂外,鼓荡空气,直入堂上,大类河东之狮吼。其声曰:‘罗敷自有夫,誓不嫁此牛马走。’以下杂以号哭声,呜呜不可辨,惟‘男女自由’、‘结婚自由’等语,尚了然于耳鼓。……先是女屡欲上堂申诉,为庭丁遏阻,女即顿足大哭,呼詈肆泼,不可理喻”④。慧姑被写成一个泼妇,当堂吵闹,迫使骏儿放弃婚约。作者写骏儿终究还是撕碎婚约,昂然出。作者的评价是:“吾初聆高某赖婚事,不觉拍案大呼曰:‘怪怪,天下竟有此人面兽心之伧父?天下竟有此丧心病狂之少女?”⑤将要求自由结婚的女子称为“丧心病狂”。同一年的贵州恰好发生了和小说相似的事件,有个姓任的女学生,受到男女平权、结婚自由思想的影响,反对家中包办婚姻。和小说不同的是,父母把她赶出家门,官府拘押了她,但是这位女学生还是不屈服,当众宣称“誓不受男子压制,媒妁结婚之野蛮拘束” 
      《淑女遭冤》,《民立报》1911年8月25日。)。在小说中,这样的进步女性却被歪曲成了放荡、丧心病狂的泼妇形象了。 
       
      三、“新女性”的困境 
       
      在强大的社会舆论下,新女性没有多少存身之地。即使是受过教育的女性,她的自由空间是很小的。除了个别开明的家庭开始给予女性以更大的自由度,社会为女性仅仅开放了一部分空间:学堂、一部分娱乐和公共交际场所,女性的交往仍然受到极大的限制,并不是一厢情愿可以自由的。《老残游记》第十五回中写到,在乡间,一对夫妻在街上打打笑笑,竟被抓走,妻子被控告殴夫,当街掌责。有个女人留长刘海,被官吏叫剃头匠当场剪掉。一个绅士家的妇女被剪了发,还被骂了一顿,回家就自尽。都市里的情况稍微开通一些,但并没有质的不同。 
      在清末小说中,新女性几乎都没有好的结果。在《冷眼观》第九回中,因庚子义和团之乱,作者我在路上躲入一户人家,不意隔窗偷窥到这家姨太太和车夫私奔的场景。不久来到上海看髦儿戏,那花旦正是当时隔窗所见女子,一打听,那个姨太太和姘头用完了钱,姘头还要吃一口烟,想把她卖到野鸡堂子里去,多亏客栈老板娘打发了姘头,送女子去学戏。我于是感叹:“活跳跳的姨太太不做,失身与舆台下隶,又在兵荒马乱之中跋涉从人,间关万里,卒流入娼优一道,岂不可惜!”(注:八宝王郎(王浚卿):《冷眼观》,载《中国近代珍稀本小说》拾肆,春风文艺出版社1997年版,第132页。)这个姨太太非常天真可怜,为了自由恋爱,不但失了身份和稳定的生活,境况悲惨,而且堕落风尘,名誉受损。作者安排了这样的结局,对新女性的态度很明确。 
      《梼杌萃编》中第十三回也写到有个女子堕入风尘的经过:“江志游道:‘他原本不是倌人,这话说来可叹。他上年来的时候,是兄妹两个,也是书香旧家,狠带了有好两千银子来,要开学会,又要开女学堂,演说过两回’”(注:①②钱锡宝:《梼杌萃编》,载《中国近代小说大系》,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310、312页。)。这个女子原来也是个新女性,受过教育,家境也不错,而且热心办学会,办女学堂。但她兄弟终日花天酒地,结识了两位新学朋友,他们只是为了挥霍他的银子。结果有一天,那位兄弟不告而别,带走了所有余钱,妹妹无奈只能进堂子谋生。这位江志游(讲自由)的故事又引出了另一个类似的故事:“毕韵花道:‘前节不是有个叫做自由花的,也是个新学朋友的寡弟媳,同着这大伯子到东洋游学,住了两个月,回到上海,那鹑奔之行自不待言,后来也弄得妙手空空。讲明了把他包在堂子里的,这节不知改了甚么名字。’”②在这里,自由的女人最后都自由到堂子里去,只能在欢场开自由花。这是当时的人对新女性出路的普遍看法,事实上,当时的女人确实没有多少可以自主的出路。 
      吴趼人写于1910年的《情变》,是一部对新女性既有深切同情,又有温婉批评的小说。女主角寇阿南的“新”倒不是读过书,求过学的“新”,她是个武功高强、身怀绝技的豪放女性。以往这种女豪杰类型的新女性几乎都投身社会革命,但寇阿南却是个敢作敢为,主动追求个人幸福的女性。阿男先是自荐枕席,儿戏般地和她喜爱的俊美而懦弱的男子秦白凤“自由结婚”,然后又与他私奔。阿男有如此魄力,理当自主到底,但却被作者写成忽然羞愧地收手,以致有情变的悲剧。这样的结果不如说是作者为了表达自由只能产生悲剧的理念。阿男这个新女性最终得了似呆非呆的病,和一个毫无感情的好人结了婚,而秦白凤娶了新人,对往事毫不愧疚。这篇小说为未完成小说,因吴猝然去世,小说戛然而止,结局蹊跷。但完成部分的结尾处暗示,秦的夫人在结婚前已暗结珠胎,生下的公子并非秦的血肉,秦白凤恐怕还有情变在后。而他的新妇何彩鸾怕也是个新女性,只不知作者在揭示真相之时,会对她如何批评呢。 
      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此后鸳蝴小说是以对新女性的否定,重拾旧女德,开始新一轮的言情。争取女性恋爱和婚姻的自由,要迟至五四才重新全面启动。在1914年李定夷写作的言情小说《茜窗泪影》中,作者自以为在力挽狂澜,拯世风于即颓。而徐天啸的序言中,更明确地以批判“新女性”来树立时代女性的榜样:“自欧化东渐依赖,一般少年女子定力未坚,往往误解自由之真义,鄙夷其固有之道德,任情纵性,荡检逾规,即不至人尽可夫,而离婚再醮,视为正当之行为恬然不以为怪,更不知名节为何物矣。”(注:③ ④徐天啸、李定夷:《<茜窗泪影>序》,载《中国近代小说大系》,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309、310页。)“女界道德之堕落,大有江河日下之势,安得有千万琇侠其人者出而现身说法,以挽救此颓风欤?”④ 
       
      四、个人解放的先导者 
       
      对新女性的恐惧,实际上延续了将女性看作红颜祸水的厌女症。在清末的一些言情小说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在男女恋爱波折中,毫无过错的女性仍被看作破坏男性意志的色魔,和让男性罹难的祸水。比如天虚我生(陈蝶仙)的小说《柳非烟》,小说写柳非烟和书生施逖生的恋爱,因恶人卫默生作梗,经历了一番波折。施却用心不纯,和救他们俩的恩人陆位明说,“我也因卫默生与我夺那美人之故,险些身遇不测,幸而当日遇着你这个恩人,方才得免于难。但是我由此见机,才知道天下的尤物,简直是个祸水” 
      天虚我生(陈蝶仙):《柳非烟》,载《中国近代小说大系》,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478页。)!用情专一,毫无过错的柳非烟还是被看作红颜祸水。在恋爱小说《岳群》中,岳群一方面深爱寿奴,一方面也毫无道理地会有如此念头,“然色者祸之媒,吾宁远之”(注:天民:《岳群》,载《中国近代小说大系》,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375页。)。
    编辑:秋痕

    晚清小说中的“新女性”(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