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8月书刊销量排行榜
  • 2006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4)
  • “选秀文化”的意义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3)
  • 我们应该怎样看“超女”“快男”?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2)
  • 当代纯文学的困境与出路
  • 卡波特经典小说《蒂凡尼的早餐》中文版面世
  • 盗墓小说也有“后时代”?
  • 中华诗歌中的传统精神宝库
  • 王安忆痛批当下“美女文学”怪现象
  • 严歌苓:不折不扣的寄居者(1)
  • 《教学设计(第三版)》
  • 田耳:从“边城”出发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坛动态
    换一种语言读金庸

    发布时间: 2018/4/13 0:29:0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网
    文字 〖 〗 )
    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英译本今年二月份已由英国MacLehose Press出版,译者是Anna Holmwood。好友托人从英国帮我带回一本,出差路上,带着感动与欣喜,用另一种文字重温熟悉的故事,感觉很是不同。   
     
      中国的武侠小说究竟能不能译成外语?这个问题,就像中国诗词能否译成外语一样,讨论多年,也还是没有定论。翻译理论层面上的问题,留给专家们去研究,但就我一个普通读者而言,Anna Holmwood的译本已经非常出色了。读小说最重要的是阅读故事情节,感受故事氛围,至于哲理与思想,则需有悟性的人去体会,属于更高层次的精神享受。Anna Holmwood的翻译,做到了语言干净利落,营造了原著的氛围。如第一章长春子丘处机途经牛家村,从巧遇杨铁心、郭啸天,一言不合就动手,到冰释猜疑,斩杀金兵,为两个尚未出生的孩子取名郭靖、杨康,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金庸小说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   
     
      翻译是一项苦差,翻译武侠小说更是如此。但正如译者所说,"Difficulty is part of the fun",所谓苦中作乐,乐在其中。仅从小说人物名字的翻译上看,译者已经是煞费苦心。金庸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一个是一个,毫不含糊。他给人物取名字也非随意而为,而是充分考虑了人物的出身地位、性格特点、命运经历。Anna Holmwood在翻译过程中明显地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把坚韧刚毅,义气忠诚的杨铁心译为Ironheart Yang,将慷慨豪迈,忧国忧民的郭啸天译为Skyfury Guo。而对于黑风双煞,陈玄风和梅超风,译者更是用心良苦。东邪黄药师身边有四大弟子,陈玄风、梅超风、曲灵风和冯默风,毎个人的名字都带一个“风”字。陈梅二人日久生情,合谋盗走《九阴真经》,练成九阴白骨爪,日后行走江湖,被称为“黑风双煞”。译者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称,她几乎查遍了所有的同义词词典,斟酌再三,才将二人的名字译为Hurricane Chen和Cyclone Mei,再译回中文就是“陈暴风”和“梅旋风”!(They are scary, they fight their opponents in the dark. Their Chinese names captured that nature. She had great time going through thesaurus to find all different words for gales and storms; she ultimately named them Hurricane Chen and Cyclone Mei.) 虽与原文有所差别,但这一个“暴”字和一个“旋”字,还是相当贴切地反映了二人武功之高强,行事之狠辣。   
     
      武侠小说翻译最大的障碍就是武功招式和打斗动作场面的描写。在Anna Holmwood的译文中,九阴白骨爪译为Nine Yin Skeleton Claw, 又怕读者云里雾里,所以加上了一些解释性的文字,skull piercing hand。虽然成了“穿颅手”,但外国读者还是能看懂。再来看一看丘处机与杨铁心交手的描述:“那道人哈哈大笑,右掌忽然提起,快如闪电般在枪身中间一击,格的一声,杨铁心只觉虎口剧震,急忙撒手,铁枪已掉在雪地之中”。 Anna Holmwood的译文:The Taoist chuckled. Suddenly he moved his right hand, and quick as light he struck the handle of the spear with his palm. Yang felt the base of his thumb and index finger go numb, and instantly the weapon fell to the snow at his feet. 应该说十分贴切,也很传神。武侠小说中经常有武林高手过招,一掌将对手虎口震裂兵器震飞的描写,但是就这一句就可能把一个有经验的翻译难倒。我以前也琢磨过“虎口发麻”应该怎么译,想了半天也不得要领,今天读Anna Holmwood 的译文,算是长见识了。   
     
      Anna Holmwood 在译本前言中这样写道:Many have considered Jin Yong’s world too foreign, too Chinese, for an English-speaking readership. Impossible to translate. And yet, the story of love, loyalty, honor and the power of individual against successive corrupt governments and invading forces is as universal as any story could hope to be. The greatest loss that can occur in translation can only come from not translating at all. 说得真好。
      出版社为了吸引英语读者的眼球,唤起他们的认知,特意在封面上印上《爱尔兰时报》的一句评论:“中国的《指环王》”。感觉有点画蛇添足。(作者:王晓辉)
    编辑:秋痕

    《中华大典·历史地理典》首发 以书载道促文化传承
    作家路远“我用一支笔改变了命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