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网络文学离现实究竟有多远?

    发布时间: 2018/8/20 0:24: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文字 〖 〗 )
    传统文学VS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离现实究竟有多远?
      1999年,榕树下举办第一届网络文学大赛,作家陈村邀请了王安忆、阿城、王朔、余华、苏童等作家担任评委,传统作家很不以为然,最极端的要属王朔,然而在经历过整个颁奖仪式之后,王朔说自己受到了冲击,“他们那么年轻,有年轻人的所有优点和缺点,网络为他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表达自我的机会,今后伟大作家就将出在其中。”
      如今,近20年过去了,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78亿,产业规模影响力已经辐射至海外,业已成为我国全球文化产业战略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在另一方面,围绕网络文学的争议从未停止。有人认为网络文学是对传统文学的一种革新,也有人认为网络文学架空了传统文学的理想和现实。
      围绕着这些问题,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组委会和《中国作家》杂志社共同主办的“传统文学VS网络文学六家谈”12日在北京十月文学院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评论家李敬泽、著名作家梁晓声、梁鸿与网络文学作家蒋胜男、董哲、红九就相关主题进行座谈。
      本次活动是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版权局),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单位主办。
      2017年,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成功举办,树立了良好的业界口碑,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本届大会在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以创作生产优秀网络文艺作品为中心,旨在推出网络文学精品佳作和实力作家,规范引导网络出版,促进网络文学及其上下游相关行业组织化、精品化、高端化发展,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注入强大精神力量。
      梁晓声:著名作家,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代表作:《今夜有暴风雪》《年轮》 等
      李敬泽:中国作协副主席,评论家
      代表作:《咏而归》《见证一千零一夜》等
      梁鸿:著名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
      代表作:《出梁庄记》《中国在梁庄》等
      蒋胜男:知名作家、编剧,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代表作:《芈月传》《燕云台》等
      董哲:著名影视编剧, 第一代网络小说作家, 北门影视文化创意工作室创始人
      代表作:《建党伟业》《智取威虎山》等
      红九:晋江文学城超级作者,获2017年茅盾文学奖新人奖提名奖
      代表作:《别怕我真心》《请叫我总监》等
      问题一:
      好的文学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李敬泽:文学艺术有着非常复杂的标准。总的原则是:第一,要在我们伟大的文化传统和文学传统下来考量作品的价值;第二,我们要从这个作品在当下时代,它对我们所有人具有的生活的、审美的和精神的价值。
      梁晓声:我有两个想法,一开始我们认为现实主义一定就是写人在生活中是怎样的,写得越真实越好,但是我们知道这个真实又都是个人体验,你个人的眼界宽,你个人的感受切身,那也不代表它确实就是生活真实。后来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人类需要文学以及和文学有关的其他艺术包括戏剧、电影、电视剧等等,通过这些艺术形式表达,永远不懈地表达。后来我读一些经典名著,我们对现实中人性的呈现越不满意,我们越要通过文学来一步步地表达应该怎样。
      蒋胜男:我觉得经典是对上一个时代的优秀文学作品的评判,不是当时的判断,而是要延后一个时代评判的。我们现在认为莎士比亚的作品是优秀的,他活着的时候并不把自己的作品保留起来。包括蒲松龄、《红楼梦》都是比较延后的一种判别。一种新文学题材刚出现的时候,我们可能不认为它是一个经典,而是时代过去以后留下来的那些文本,我们把它称为经典。好的文学作品隐藏着既可以对当下时代的精神共鸣,也可以超越时代与更漫长的时间中的读者共鸣。
      董哲:我上大学的时候去天津电视台做一档栏目,我们一批同学和一个嘉宾争起来了。当时是讲《西游记》和《大话西游》,一个是传统的经典,一个是反传统的表达。当时那个嘉宾的态度是比较明确的,就说《西游记》是非常神圣的表达,《大话西游》是对传统经典的颠覆和逆反。我的同学说,要知道《西游记》在它诞生的那个年代,也是反传统的,您又如何能够预见到《大话西游》这部作品在若干年后不会被奉为经典呢?文学本身是站在艺术的前沿的,不管在哪个时代。
      问题二:
      网络文学打破了传统文学的边界?
      李敬泽:当我们谈论“传统文学”时别忘了指的是我们“五四新文学”运动,鲁迅、胡适他们造了传统的反才有了新文学,他们是20世纪的现代文学。网络这个词很新,但“网络+文学”不一定很新,也可能非常成熟。大家现在习惯这么叫,但是我们对文学自身的认识不要被这样的词语所误导。我们谈论“突破边界”,边界在哪儿呢?
      我认为网络文学确实非常重要,它的重要性在我们“五四新文学”的脉络里,实际上是压抑了我们过去传统的通俗文学的脉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网络时代,特别是不要仅仅谈网络时代,是在改革开放时代,是在中国大规模的城市化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这个被压抑的需求被大规模释放出来,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新的需要得到了多方面的满足,其中也包括网络文学。我真的期待它能突破我的认知边界,但是后来十几年下来,我发现它没有突破我的认知边界。
      蒋胜男:这个我想说没那么快,才十几年而已,实际上中国文学的变迁一直在突破它的边界。我们现在说传统文学,正确地讲应该是传统文学是五四以来的新文学。“五四新文学”出现的时候,事实上就是传统的通俗文学被封闭掉了,但是它一直存在,甚至变成了手抄本文学、地摊文学、火车上的文学。后来,我认为新文学评判标准和创作标准越来越趋向于纯文学。在我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既受益于传统文学,也受益于新文学。不管从横向还是纵向比较,纯文学就评判标准而言,要留下理论的文本,要留下深度广度这种标准,更接近于作家中的作家,是一个更接近于高精尖的文本。
      李敬泽:当我们评价一个文学的时候,或者一个类型的时候,它不一定说非得突破什么边界。就通俗文学来讲,它可能一直要固守最基本的东西,爱情、梦想、传奇、历史。
      蒋胜男:大众需要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情感共鸣,或者我们在时代中承受的压力,通过阅读文学文本和讨论文学而得到转移、倾诉,甚至是疏解。边缘的探索就像我刚才说的纯文学的探索,当我们的新文学越来越向纯文学靠拢的时候,实际上被压抑的大众通俗文学的需求就越强烈,网络其实不是一个类别,网络是个平台。文学的内核始终没有变,就是承载大众情感诉求。文学边缘的探索在每一个时代都存在,每一个时代都有很多人去探索,包括我相信网络文学也可能会完成跟过去不一样的,边缘的探索,但不是我们现在就完成的。
      梁鸿:今天我们谈网络文学,实际上也在一定意义上把它归结为通俗文学,而不单单是一个发表平台的问题。人真的需要这样的文学,对一种情感的满足,包括对自我的期许。当然也包括对世界的认知,因为不管是所谓的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都包括你对世界的期许。每一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偏好,比如说像我选择了一个跟现实有关的写作的方向,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文学标准其实是因人而异的。
      刚刚去世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奈保尔,他写的“印度三部曲”应该也是非虚构作品,在他的意义上他完成得非常好,他对印度传统、现代的宗教的认知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又比如像纳博科夫,他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作家,他在他的意义上完成了一种自我的内部情感的抒发,也是非常好的。所以其实文学的标准从大的意义上可能是“真善美”,但也不一定表达“真善美”的作品就是好的作品。如果你在这样的意义上、风格上把人性优秀的地方,把人与社会之间复杂的纠缠能够写得清楚,就是非常好的作品。
      问题三:
      网络文学反映现实少?
      梁晓声:我坦率地说,我最初对网络文学、对网络小说以及对网络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确实有过微词,我那时候不是对这些样式的影视作品本身有意见,大家都很爱看,我内心最想说的是也要给现实题材以同等规模的空间。现实题材几乎变成了拾遗补缺,你们年轻人现在不必这样做,这事就交给我们这种人,你们做也好,你们做起来也比我们有优势。
      蒋胜男:其实很多网络文学题材可能不是写现实,但是反映的都是现实世界的一种焦虑。包括我们古装剧,为什么那么多人爱看宫斗,它反映的现实是人们在职场上那种危机感,分分钟都有个华妃在欺负我,我总觉得大总管笑里藏刀想坑我,皇帝就稀里糊涂,真正能做主的人根本不关心我们的生存状况。这恰恰是现实的生存焦虑和压力,通过一个非现实的壳,实现了共鸣。
      董哲:网络文学出现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现实题材我们需要取材于根植于现实生活的信息,在我们过去的时代只通过报纸、电台、电视台,在今天的时代通过互联网零成本地进行实时传播。网络文学作者的创作,它的竞品是随时随地在传播实时信息。我们的读者在看网络文学现实作品的时候,第一时间对标的不是同级别的作品,而是同级别的信息。一部文学作品的信息量,本身不可能和真正的网络平台所拥有的全覆盖的,全息的信息量去对比。所以这是它一个天然的难度。
      蒋胜男:在现代资讯的挤压下,对现实题材的作家提出了挑战,就是怎么把即时发生的东西,留下一个永久情绪。
      问题四:
      网络文学还有文学理想吗?
      李敬泽:文学作品中所呈现的理想向度,恐怕是伟大的文学作品都会存在的,都会有的。这向度梁晓声老师讲得特别好,当我们文学反映现实的时候,到底是在反映什么。这个现实是不是说就是我们每天的生活,是不是我们每天接受的大量信息?我觉得不完全是,它包含着对我们周围与生活,包括我们时代的一个总体性的把握和认识。同时这里也不仅包含着一个“它是什么”,就像刚才晓声老师说的,它还有一个“它应该是什么”。有那个向度做参照才有利于认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才不会像一棵草,一个动物一样,没有自我意识。
      梁晓声:我最开始就是写自己的经历,到了四十几岁的时候才开始想文学作家究竟和社会的关系是什么。比如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雨果,雨果的《悲惨世界》塑造了冉·阿让这样一个人物形象。其中还有在精神上、人性上引导他的米里哀主教,他非常像我们的孔繁森,他当主教的时候分给他一处主教住宅,但是他发现旁边的住宅那么破烂,那是穷人救济院,他说把我的宅子让他们住。他还要养牛,挤奶牛,第一桶总是送到那里去。他和上层人物在一起接触的时候,还批判他们的执法制度。
      我们觉得雨果太理想化了。那么我们就会问,以雨果那样的智慧,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笔下的人物过于理想吗?他知道,知道也依然要那样写,他认为人类需要这样的人性理想。我想说的另外一个例子是《钢琴家》,写一个犹太钢琴家在二战的时候受了多少苦难,最后的那一段情节给我很大的震动。
      战争马上要结束,他得了一瓶黄瓜罐头还打不开,已经饥饿难耐,就要倒地的情况下,突然发现对面站着一个纳粹军官,那个纳粹军官在前不久签了枪毙犯人的签署令。面对眼前的情景他很困惑,你是谁?你是犹太人吗?你到这儿干什么?你很饿,你要活,你要弹琴,你是钢琴家,那你来弹。这个钢琴家弹了一曲以后以为他就要死了,没想到那个军官说我明天还会来。明天给带来面包、香肠。最后走的时候把大衣脱下来给他,说战争结束之后你要做什么?我继续弹琴。在哪儿弹?在波兰国家电视台弹琴。我要记住你的名字,我回我的国家要听你的钢琴演奏。
      电影已经充分地展现了纳粹军官的残酷,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段情节,是不是理想化?太理想化了。但是那些编导者应该知道,我就是要把关于理想的人性放在那儿,因为我们的现实离这个还很远很远。
      红九:梁老师在作品中说,“凡是虚构中张扬的都是现实中缺失的。”我觉得可能是现实中,目前无法达成的一些愿景,可以通过作品让它达成,这个理想性就变成一个在现实中去实现它的目标和方向。
      梁鸿:就我自己而言,我是觉得要对所书写的对象有一种严肃的思考。实际上我们探讨的不是边界,我们探讨的是,如果你是一个作家,面对所谓的通俗文学,你的任务是什么?当你在补偿,当你在满足一些大众的心理的时候,同时你还要做什么?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一点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创作都要面临这个问题。我非常谨慎地运用自己手中的笔,在自己的层面上对生活有一个认知。好的文学不单是一个理想化的表述,也不单是对人性的某种理想的张扬。其实它会让观众突然觉得原来我们的生活还可以这样理解。原来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普通的日常的生活内部还包含这样的层面,它让你觉得,这既是我的生活可能又不同于我的生活。
      蒋胜男:我特别喜欢看书,在一个时间段大量阅读以后,我接下去读的文本不如以前读的文本,当内心一个很大的空白没法填补的时候,我试着自己去补。我自己去补并不是我比他好,而是我在那个阶段有这样一个冲动去圆梦,我也不知道我能够写多久,并不是所有的创作者开始都想要做一个特别伟大的文学家。
      刚才说现实题材,在目前资讯发达的情况下,怎么样让我的故事更好,写当下的故事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以后还能看,甚至几十年还能看,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要求。我很喜欢《平凡的世界》,我觉得特别好,就是在于我们过了若干年以后现在还想去看。这个小说里我更喜欢那个大哥,他一直在奋斗着,反而是男主角有点过于高大化。我不需要高大上,我不需要正确。大哥那样的人才是中国的农民,在辛苦、在劳作,同时保持着对生活的追求,我们时时刻刻不管生活如何变化,我仍然在追求更好的生活。如果你只看到苦难,看不到苦难中的热情、能量,我们中国走不到现在,我们的改革开放走不到现在这样的状态。
      梁老师刚才说你也可以写生活的灰暗,写生活的无奈,恰恰是这些东西构成了极其丰富的文学世界。但是文学世界最重要的东西是对生活的一种正面的追求。甚至我们曾经开玩笑说,文学最开始的形式是什么?文学一开始是一堆原始人在火边烤肉,有一个人在打猎的时候碰到一个老虎,拼命跑摆脱了。第二天有一个人刚好又碰到了老虎,然后他想起昨天的故事,拼命跑最终活下来了。但是现实生活是一百个人当中,99.99%死在老虎嘴下。我们的人类事实上都是朝着、听着非现实的现实活下去,一直走到了现在。
      董哲:网络文学这个行业当中,理想正在逐渐消亡,并不是说创作者没有了创作的理想,而是我们的文学网站没有了理想。文学网站不再以创作为核心诉求,而是以它的流量经济、以市场利益为诉求。掌握平台发布权、话语权的互联网平台、文学网站,是所有网络文学创作者表达自己这种倾诉欲望,表达自己理想的平台,现在这个通道在排斥这种理想的表达,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非常严峻的一个现实。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网络文学目前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危机,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机遇。
    编辑:秋痕

    文学, 能私人订制?
    铁凝:文学是连接世界的纽带 翻译家作用不可替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