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文学批评与普通读者(1)

    发布时间: 2018/9/20 13:17:2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批评家和普通读者的不同究竟在哪里 
      张莉:《持微火者》是评论集,写了对当代二十五位作家的看法,坦率地说,这部书是我以普通读者的身份写的。我认为某种程度上,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文学批评有跟普通大众读者脱节的倾向。其实,文学批评和文学研究是不一样的,文学批评需要跟普通读者有关系,批评家应该是普通读者和作家之间的摆渡者。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实践来做普通读者和经典作家之间的桥梁。 
      陈思和:张莉出了一本很好的书,一部很别致的文学批评集。一开始我拿到的时候以为是散文,我还以为张莉改行了,其实没改行。《持微火者》写得很活泼,这是我喜欢的。我自己也是做批评的,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到现在,我一直做这个工作,有大半辈子了。文学批评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我一直觉得以批评家这个身份说出来有点脱离群众的感觉,有点高高在上。这个认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没有问题,六七十年代也没有问题,那时候评论家大部分是官员,要么是杂志主编,要么是报纸主编,多半都是这样,都是有权力的人。一直到七十年代,当我们说某一个人是评论家或是批评家,这个人基本上是文艺界的领导,少数是大学老师,他们有决定作品生死的大权,一部作品被他们一批评,这个作品可能就变毒草了,他们说好,作家就有很大影响,茹志鹃的《百合花》被退了好几次稿,没有一点名气。但茅盾给予很高评价,茹志鹃因此成名。 
      现在我们做批评不会这样,我们说谁好不会影响他涨工资,所以今天作为一个批评家变得非常尴尬。批评家地位下降了,下降到读者这里。我们都是普通读者。我们跟各位读者是一模一样的,我们都是拿到一个作品看,看完以后发表我们的看法。批评家的职业其实就是读者。只不过批评家要发言,普通读者不发言。我是不大主张把文学批评写得人家看不懂。张莉做了一个很好的开端,首先她可以放下一个大学老师、批评家的架子,她把自己变成普通读者,用读者的眼光看作家、评作家,而且文笔很美、很抒情,我很喜欢。 
      张莉:谢谢陈老师。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们到底是谁?批评家到底是要做什么?虽然我们也说自己是普通读者,但还是跟普通读者不一样,那么,那个“不一样”在哪里?首先你要用贴近普通读者的声音说话,要跟普通读者站在一起思考问题,但进一步的问题是为什么普通读者要读你的,而不是读其他人的文章?原因是你要比别人深刻,要比别人看得深,看得远。 
      我一直觉得做文学批评的前期准备工作很重要,很多人觉得既然写随笔式批评,那么很感性地写些读后感就是文学批评了,不是的。要有前期学术训练和理论储备,之后再把你的学术训练和文笔表达结合在一起。我现在最大的困难是怎样把自己的看法用活泼的、喜闻乐见的方式表达。尤其前面十二位作家大部分是50后作家的时候,我很有压力。比如写莫言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好几百篇论文了,好像是一座座大山,我要在前人基础上写出自己的不同看法,这个很难,我一直在找不一样的点。 
      批评家跟作家一样,都是在面对今天的生活发言 
      陈思和:我比你多活二十年,但我相信如果你写70后作家的批评,肯定写得比我好,我曾经跟金理说,做批评家要从评论同代人开始,因为同代人的事情你们最清楚,我一直这样认为。一个作家和一个批评家是一样的,不是作家对着生活发言、批评家对着作家发言,不是的。批评家跟作家一样,都应该面对今天的生活发言。 
      作家有形象,可以通过塑造人物表达他对生活的看法,但是批评家可以借助作家创作的形象,通过个人经验和感受去解读这个形象。因为作家有时候写出来也不知道要干吗,写出这个人物也不知道要说明什么,他只是觉得脑子里出现了这个概念,把所有人生体会都放进去了,这就需要批评家解读。批评家要解读生活,解读给读者看。如果我跟作家生在一个时代的话,他讲的东西我会更容易理解。比如我与王安忆过去都住在淮海路思南路一带,王安忆写的什么场景我都知道,等于她每天看见的也是我每天看见的,她的很多想法我都特别理解。因为我明白这个形象的出处是从哪里来,她是如何创造的,因为我是跟她同时代的人,我们对生活的理解差不多。 
      一个好批评家要有自己的观点。你的人格跟人家不一样,你想的东西就跟人家不一样,你写的作品评论就跟别人不一样。这个“不一样”不只是观点,而是我的人格、我的修养、我的阅读、我的知识和生活环境跟人家不一样。现在年轻人都是从大学出来的,一个模式出来的,应试教育、考研究生,经历把棱棱角角都拿掉了,年轻人被规划成一个好学生模型。这样的确是一个好学生,但不是优秀作家,我鼓励学生保持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失败没有关系,但是要保持自己的独特生活方式,这样对生活才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张莉:您说同代人的批评我很有感触。但我想一个作家的经典化是靠不同时代批评家完成的。理论上说,一个作家的同时代批评家是为他的作品垒下第一个理解基石的人,但能不能成为最坚实的奠基者,取决于这个批评家写得好不好,做得到不到位。我写《持微火者》的时候,第一篇是写莫言,我想从《生死疲劳》进入,做了研究综述后我发现有一篇文章是绕不过去的,就是您写的那篇《人畜混杂、阴阳并存的叙事结构及其意义》。尤其文中对“阎王爷”的理解,非常具有启发性。我发现,在这之后作家本人的理解也慢慢向那篇论文的观点靠近,这是一个特别良性的互动。 
      陈思和:《持微火者》的上半部写得很好,后面写的都是年轻作家,我不熟,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判断。但是前面这些作家我都知道,读的时候我觉得你选的角度很好,譬如贾平凹、莫言,你选的都是他们创作中很重要的节点作品。写贾平凹选的就是《废都》,《废都》是他创作的很重要的节点;《生死疲劳》是莫言很重要的节点。包括王安忆,你讨论《叔叔的故事》,也是王安忆创作的节点;你讨论余华的是《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你找的都是作家创作转弯的地方,选得非常好。 
      好的批评家要把这个作家心目当中潜在的欲望和想法全部说出来 
      陈思和:做文本分析我受到西方新批评的影响,它认为所有作家写的东西、作家要告诉你的全在书里,书以外的东西跟你没有关系。我们以往的文学评论大多是传记批评,先考虑作家的世界观、作家的人生道路,再把他的人生跟小说合在一起讨论。我做文学批评不是这样,读者怎么读跟我无关,作家怎么说跟我也无关,作家所有要讲的东西都在文本里,只要拿文本出来根本不需要了解作家是什么人,我可以读出所有东西。一个好的批评家做文本分析是可以把这个作家心目当中潜在的欲望和想法全部说出来的。这是我做文学批评的一种体会。
    编辑:秋痕

    急功近利,对艺术来说就是一种亵渎
    文学批评与普通读者(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