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8月书刊销量排行榜
  • 2006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4)
  • “选秀文化”的意义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3)
  • 我们应该怎样看“超女”“快男”?
  • 《中国通俗小说总目提要》目录(2)
  • 当代纯文学的困境与出路
  • 卡波特经典小说《蒂凡尼的早餐》中文版面世
  • 盗墓小说也有“后时代”?
  • 中华诗歌中的传统精神宝库
  • 王安忆痛批当下“美女文学”怪现象
  • 严歌苓:不折不扣的寄居者(1)
  • 《教学设计(第三版)》
  • 田耳:从“边城”出发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坛动态
    曹文轩:现实主义是讲功夫的

    发布时间: 2018/9/29 0:39:1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文字 〖 〗 )
    曹文轩的《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细米》《根鸟》、“丁丁当当”系列、“萌萌鸟”系列等作品,近日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朗读版。曹文轩从不怕把孩子放到现实中去检验成长,作品中可以看到他的开放、客观乃至冷峻。
      9月11日,“曹文轩现实主义儿童文学创作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中少总社社长孙柱说:“现实主义儿童文学逐渐在儿童文学市场边缘化,各种奇幻文学作品逐渐占领了中国儿童文学的主流,其他一些畅销作品,虽可归为现实主义,但往往徘徊在搞笑和娱乐的生活之间。曹文轩的现实主义儿童小说,在讲述中国故事的同时融入担当、美好和悲悯。”
      曹文轩谈起一位巴西著名作家若热·亚马多,那是一位现实主义作家。亚马多谈到自己的代表作《可可》的写作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力图在这部书中,用最低限度的文学性和最高限度的真实性,来讲述巴伊亚州南部可可庄园工人们的生活。”
      “他为了强调现实主义精神,故意有点极端地作了如上表述。其实,他是一个同样注重文学性的作家。我们从他的作品名称都可以看出‘文学性’。”曹文轩说。
      在曹文轩看来,现实主义精神,是人类文学史的魂。那些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基本上都是现实主义精神的产物,尤其是俄罗斯文学,“我们津津乐道地谈论的那些大师托尔斯泰、普希金、果戈里、契诃夫以及后来的高尔基等人,都是以现实主义精神贯穿他们一生的创作的”。
      然而,到了上个世纪中期,这一精神渐渐地不再像从前那样被强调。代之而起的,是“虚构”“想象”“幻想”这些词。这些词成为作家——包括儿童文学作家——说来说去的高频词,“现实主义淡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曹文轩自己前些年说得最多的也是这些词。“这没有错。”他承认,“中国当代文学(包括儿童文学)缺乏想象力,是不争的事实。但过去这么多年之后,我看到了问题的另一面,当我们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虚构’‘想象’之上时,我们的目光渐渐从历史、从现实之上挪移开了,殊不知被我们忽视了的、漠视了的那一切,是文学创作的根本性写作资源。生在现实生活中的那些故事,其实是任何虚构、想象都无法相比的。”
      曹文轩的作品获得了世界的认可。他的“丁丁当当”系列,描写了有智力障碍的小哥俩,流浪和相互寻找的故事,发行逾500万册,获得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以残障儿童为题材的全球优秀小说称号,目前已被翻译成英语、韩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等多种语言,版权输出至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说,文学作品中的想象力分为两种:纯粹虚构的作品当然是具有想象力的作品;但在现实主义的作品中,也有虚构的成分。《丁丁当当》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但因为我们的生活本就充满了丰富性和复杂性,所以书中无论想象还是写实,都在阐述同一个道理:“人的一生要活得有意义,要有尊严,同时还要给别人尊严。当你伤害了别人,你感到不愉快,或者陷入深深的自责,这也许是你人生中最值得尊敬的一刻。”
      当然,现实也没“见啥写啥”那么容易。曹文轩强调,现实主义是讲功夫的——一种观察天下万物、破其机密的功夫,“就像绘画,它强调从素描开始——完全逼真的素描”。最近,他看一本书《达·芬奇讲绘画》,其中第九讲《树木与草地》,说到树叶,有一段并非来自植物学知识,而是来自达·芬奇的观察的描述:
      “植物叶子生长的规律有两方面:一是为了便于整个叶面能接受到从空气中降落下来的露珠,叶子的正面总向天空生长着;一是植物的叶子是层层错开的,尽量避免相互的遮挡,就像墙上的常春藤那样盘着……”
      “那些大师就是这样开始他们的绘画的。他们一直在练基本功,真切感受存在的基本功。谈到梵·高,我们只是想到他那些想象力狂放的现代主义绘画,却忘了,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专心致志地素描土豆。”曹文轩说,“再看我们现在的儿童文学图书的封面和插图,大多只有创意,而没有功夫。我以为,有价值的创意,是建立在功夫之上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秋痕

    刘庆凭长篇小说《唇典》获得首奖
    新京报举办“大民大国·40年40本书”评选活动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