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欧洲文学作品中对话的诗歌艺术

    发布时间: 2018/10/10 14:58: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对于《雅歌》,既有认为是诗歌的,也有认为是戏剧的。“和合本”和“思高本”均采取了折衷主义的方式,将其分为六“首”,并赋予了“新郎”(或“男”)、“新娘”(或“女”)、“眾人”(或“耶路撒冷众女子”)等,而这种方式毫无疑问是仅仅为了分析文章结构有用,其价值与原本的章节划分并无二致。但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这部作品更加接近“诗歌”,但具有“戏剧”的某些特征。如说话主体的性别转换,就可以看出来角色的某些变化。而希伯来《圣经》中的诗往往有一个标题,和某些重要家谱一样。由于后世的章节划分,对于《诗篇》,这个标题往往真的成了“标题”,对于其他(如《耶利米哀歌》《那鸿书》《哈巴谷书》),则是作为某一章的第一节。如:“大卫的诗,交予伶长。”(《诗篇》第11、第14、第19篇等的标题)。家谱也有类似的标记,如《马太福音》第1章第1节。这样,就形成了文章、诗歌等的真正的标题。《雅歌》的第一章开头是“所罗门的歌,是歌中的雅歌”。其原文罗马化为“sir hassirim”(“歌中之歌”),其中“sir”是欢悦歌曲。[1]因此,这也就基本从语言的外壳上确定了这是诗歌,虽然中间抒情主体的身份总是变化。而这首诗歌最大的特征莫过于大量的田园景色的描写和大量的爱情描写。田园和爱情,这当然是令人欢悦的。而英国弗朗西斯·兰蒂认为这种田园和爱情是模仿了伊甸园,并且其中写的是女性追求男性的过程。有学者认为,可以将这种观念概括成为“园意识”。   


      如果这种解释成立的话,那么我们不妨将其从“园中”扩大到诗中的一切场景当中。在诗中,存在这些场景,并且不是比喻的喻体:王室(1:4,2:4,6:8)、山中的葡萄园(1:6,1:13,4:16,6:2)、牧人的帐篷(1:8,2:16)、耶路撒冷城(3:3,3:9,5:7)。并且存在如下的两种物品:   


      第一类是天然形成的、上帝所创造的:如各种花卉、香料、树木、动物、水果、山谷、平原等,这些物品大多是“女主角”在“对话”中用来比喻所爱的人和自己的家的。这些也是被兰蒂认为接近“伊甸园”的那一部分。   


      第二类是人工所造的,非常豪华且具有王权和富贵的象征,甚至令人恐惧。例如勇士、华轿、刀、宫殿和城市的门,以及各种珠宝。在《雅歌》中已经明确了,这些隶属于耶路撒冷城。耶路撒冷城是神圣的城市,也是政治权力的象征,同时,在所罗门王朝,这是个富裕的城市。甚至在新约《启示录》,耶路撒冷与巴比伦对立,几乎就是天堂在地上的代名词。   


      而在诗歌中,女主角在自己家中曾经被苦待,在城里也被打过,但男主角几乎是“静态”的,或者仅仅是对话,或者被女主角要求做某些事。因此,有些批评者认为这是一种向父权社会的宣战。但这似乎陷入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窠臼,因为《圣经》(至少“正典”)中的情感是爱憎分明的处理,没有必要将其如此隐晦地处理。而如果这卷书很隐晦,那它就是“启示文学”,而这卷书并没有那么多的咒诅、预言等。由此可见,在古欧洲的文学作品中,语言对话的诗歌化现象是极为普遍存在的,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不仅增强了文学作品的艺术性,更丰富了文学作品的形式内涵。 作者:杨磊
    编辑:秋痕

    解析微信文学的存在方式及功能取向
    文学与舞台的暴力对抗(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