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浅论《左传》文学性特征

    发布时间: 2018/12/6 0:06:4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春秋》是鲁国的一部自隐公元年至哀公十四年(后人又续至十六年)共二百四十四年间的不完备而可信的编年史。《史记》载:“因孔子史记,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左传》是以《春秋》为纲的、加以具体补充使之叙事详细的史书。春秋公羊严氏学派在《严氏春秋》中引《观周篇》云:“孔子将修春秋,与左丘明乘,如周,观书于周史,归而修春秋之经,丘明为之传,共为表里。”虽然经传的真正作者和撰写状况无从得知,但从这句话中可见客观上二书对史实的尊重、叙事的统一和形式的互补。 
      一、有经无传 
      《春秋》是典型的编年体史书,內容包括贵族斗争、君王更替、诸侯盟会、天文星象、战争祭祀、灾异祸乱等当时国家社会的多个方面的大事件。作为当时当地的记载,部分内容不需甚解,因此《左传》不录也不阐发,可见《左传》离开《春秋》也将损失一部分史实。如桓公十一年经,“公会宋公于夫钟。”或许是因为没有重要前提、没有发生特殊事件、没有产生重要后果,一切只是按部就班、例行开展的常规国际交往,因而这一条会盟事件无传。可知《左传》不满足于是对历史事件的简单罗列,更是对情节和人物有刻意筛选的、具有一定故事性和侧重性的史书。 
      二、传文解释经文 
      这是展现《春秋》“微言大义”特征、使后人更好理解其精炼文字的辅助工具,一来解析经的表述的合理性,二来从礼义道德等当时的社会价值标准出发揭露经对人和事的褒贬态度。如庄公元年经,“三月,夫人孙于齐”,对应的传中是“三月,夫人孙于齐。不称姜氏,绝不为亲,礼也。”传认为:按例国君过世后,已故国君的夫人应称“某氏”,此处仍称夫人是由于这位夫人是齐襄公之妹姜氏,与桓公之死有关,为表示“不为亲”所以称夫人,这是符合礼的要求的。历史事件是客观的事实,而传文放大了历史记载对人物和史实的评价作用,更鲜明地体现了作者的精神世界、传达了感情与教化。 
      三、传文补充经文 
      与《公羊传》、《毂梁传》不同的是,《左传》不局限于对字义及其内涵的阐释,而是以史实为主,这是它最突出的价值所在。补充的内容主要分为具体历史事件和对史实的评论两类,其中有对某事件细节和过程的描绘,也有在完全无经的情况下、主动对某年中影响深远的事件或与某历史事件相关的背景事件进行补充,集中体现了《左传》的文学性特征: 
      1.叙事多样,详略得当 
      按照时间发展顺序逐年记录事件是编年体的基本组织方式,产生了“积累型”的人物刻画,记事就是写人,由分散在各年的记事融合成人物形象,这种方式刻画的人物一般是各国在位的君王及重臣和公子。 
      倒叙,是《左传》中常见的补充背景的方法,常常以“初”、“往岁”、“(过去的)某年某月”为起始标志。桓公十六年中“卫侯朔出奔齐”一事,传中便以“初”开头进行倒叙,从卫侯朔及其竞争者急子的出生说起,接下来讲述了公子朔与他的母亲宣姜除掉急子的最后一步努力,二位公子死后,他们身居高位的老师怨恨卫侯朔,因此另立他人导致卫侯出奔。倒叙使故事的来龙去脉清楚简洁、不蔓不枝,集中出现的关键事件让读者深深体会到宣姜与公子朔的不择手段、公子寿的善良正义和急子的光明磊落。让读者了解到堂堂一国之君被迫出逃的根源是统治阶级内部的残酷斗争、是公子朔应得的报应,正是这段恰当的倒叙丰富了这一史实的教育意义。 
      对叙,《左传》中对战争、政变等涉及面广、情节复杂纷乱的要事的叙述大都采取这种方式。城濮之战是楚晋之间的争霸战争,两国的冲突从宋国脱离楚国改为依附晋国开始。僖公二十七年,先从楚国视角讲述新的统帅子玉为伐宋练兵。《左传》对话记录有不少涉及人物的评价,预测他人命运走向的预言也就随之出现了,如桓公十三年“楚屈瑕伐罗,斗伯比送之。还,谓其御日:‘莫敖必败。举趾高,必不固而。’斗伯比通过对屈瑕行为的观察,预见其必将战败,展现其识人之眼光,而后来屈瑕确实战败并自缢谢罪。 
      2.细节生动,以小见大 
      《左传》对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社会生活的具体细节都进行了形象的描写。宣公四年“楚人献鼋于郑灵公”场景的描述十分耐人寻味。当时子公与子家觐见灵公时预感到有“异味”可吃,当子公告诉子家自己的预感、而且进屋看见果然有鼋时,二人“相视而笑”,小细节充分体现了子公的胸有成竹,与后来灵公“召子公而弗与”形成强烈对比,因而子公怒,“染指于鼎,尝之而出”,又是一个明显恼怒得不合礼节的小动作,极有画面感地突出了子公被故意捉弄后的羞愤。而由口腹之欲引发的臣子弑君、国家动荡的结局更体现了灵公昏庸、子公无礼的必然之果。 
      3.补全情节,虚构语言 
      历史真实地发生过,但史官不可能一一亲眼见证,《左传》中却多见对人物具体对话、动作神态细节、乃至于是不应为外人知的秘密情境的描写。 
      桓公十五年中,祭仲的女儿雍姬知道郑伯想让夫婿杀了父亲祭仲后,与母亲的一段对话被逐字记录。这应是母女闺房秘话,虽然所言十分含蓄但始终是与女婿密谋杀死岳父的秘闻有关,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讨论,应是根据雍姬最终告密的结果所联想加工而成。 
      《左传》运用倒叙、对叙、预叙等方式丰富历史记载,形成较完整的故事;通过情节联想、细节虚构的方式刻画了大量生动鲜活的历史人物,使历史情节化,增加可读性。正因如此,韩愈在《进学解》中称“《春秋》谨严,《左氏》浮夸”。但“浮夸”之余,尽显历史的教化性和“通古今之变”的规律性,是《左传》之所以在众多史书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作者:陈凯婧
    编辑:秋痕

    从吴芳吉白屋体新诗看中国新诗的发展途径(2)
    《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简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