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论苏轼的词风
  • 试析陆游诗歌的特点与成就
  •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与翁卷《乡村四月》比较谈
  • 苏轼的山水诗与苏轼的哲理化人格
  • 简析吴文英词的艺术风格特点
  • 试论苏轼的诗歌艺术
  • 宋词词牌名有哪些?
  • 苏轼古文和辞赋、四六的艺术风格分析
  • 简述诚斋体的艺术特征和范成大的使金诗、田园诗
  • 岁寒堂诗话
  • 简析江西诗派的艺术风格和代表人物
  • 试述江夔词的艺术风格和特点
  • 简析苏轼对宋代文学的意义与影响
  • 论辛弃疾对词境的开拓
  • 简析苏轼的人生观和创作道路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宋代辽金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浅谈欧阳修转益多师及其诗风渊源(2)

    发布时间: 2018/12/24 0:25:2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欧阳修晚年在其《归田录》中称杨亿为“真一代之文豪,”并在《六一诗话》中对杨刘西昆体予以客观评价:   
        杨大年与钱刘数公唱和,自《西昆集》出,时人争效之,诗体一变,而先生老辈患其多用故事,至于语僻难晓,殊不知自是学者之弊。如子仪《新蝉》云:‘风来玉宇鸟先转,露下金茎鹤未知,,虽用故事,何害为佳句也。又如‘峭帆横渡官桥柳,叠鼓惊飞海岸鸥’,其不用故事,又岂不佳乎?盖其雄文博学,笔力有余,故无施而不可。非如前世号诗人者,区区于风云草木之类,为许洞所困者也。   
        欧阳修对杨亿诸公的佳句大加赞赏,且将之与九僧相比,认为他们并不像九僧那样“区区于风云草木之类,为许洞所困”。   
        刘克庄《后村诗话》载:   
        (蔡)君漠以诗寄欧公,公答云:‘先朝杨刘风采,耸动天下,至今使人倾想。’世谓公尤恶杨、刘之作,而其言如此,岂公特恶其碑板奏疏碟裂故为偶俪者,而其诗之精工律切者,自不可废软!   
        翁方纲说西昆体:   
        宋元宪、景文、王君玉并游晏元献之门,其诗格皆不免杨、刘之遗。……此在东都,虽非极盛之选,然实亦为欧苏基地。   
        明人张艇在《西昆酬唱集序》中也说:   
        杨、刘诸公唱和《西昆集》,盖学义山而过者,六一翁恐其流靡不返,故以优游坦夷之辞矫而变之,其功不可少.然亦未尝不有取于昆体也。   
        由此不难看出,欧阳修对西昆体诗风有合理吸收的一面。   
       谢绛是当时诗坛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物,天圣明道年间曾任河南府通判。他“以文学知名一时”,曾被杨亿誉为“文中虎”,据说他“学博而辞多,用事至千余言不尽”,诗风与后期西昆体诗人很接近。   
    他是欧梅在西京幕府里最重要的诗友之一,对欧梅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欧阳修《试笔·谢希深论诗》日:   
        往在洛时,尝见谢希深诵“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又见晏垂相常爱“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希深日:“清苦之意在言外,而见于言中。”   
          《六一诗话》载梅尧臣论诗之言曰:   
        诗家虽率意,而造语亦难。若意新语工,得前人所未道者,斯为善也。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贾岛云:“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姚合云:“马随山鹿放,鸡逐野禽栖。”等是山邑荒僻,官况萧条,不如“县古槐根出,官清马骨高”为工也。   
       这与上引欧阳修《试笔》中谢绛之论如出一辙。可见,梅尧臣“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观点与谢绛“清苦之意在言外,而见于言中”的观点是一致的。而欧阳修洛阳之作《题张应之县斋》却有“县古仍无柳,池清尚有蛙”之句。这决非巧合,当是谢降、梅尧臣还有欧阳修等人在诗歌唱和、诗艺切磋中所得出的共同体会。   
        至于欧阳修早期对梅尧臣诗歌的学习借鉴,则经常在其诗文中给予说明。明道元年《书梅圣俞稿后》亦云:“余尝问诗于圣俞,其声律之高下,文语之疵病,可以指而告余也,至其心之得者,不可以言而告也。”欧阳修《再和圣俞见答》云:“暖哉我岂敢知子,论诗赖子初指迷。”   
      三、对其他文体的借鉴   
        欧阳修在诗歌创作中合理借鉴古文、辞赋的章法和语言,尤其是他自己成功的散文语言和结构特点,对其诗歌风格的形成有及其重要的影响。   
        欧阳修从洛阳时期便开始潜心学习、研究韩愈的古文。他在《记旧本韩文后》说:“后七年,举进士及第,官于洛阳,而尹师鲁之徒皆在,遂相与作为古文。因出所藏《昌黎集》而补缀之,求人家所有旧本而校定之。其后,天下学者亦渐趋于古,而韩文遂行于世,至于今,盖三十余年矣。学者非韩不学也,可谓盛矣。”   
       邵博《邵氏闻见后录》卷十八记载了一则轶闻:   
        刘中原父望欧阳公稍后出,同为昭陵侍臣,其学问文章,势不相下,然相乐也。欧阳公喜韩退之文,皆成诵,中原父戏以为“韩文究”,每戏曰:“永叔于韩文,有公取,有窃取,窃取者无数,公取者粗可数。”永叔《赠僧》云:“韩子亦尝谓,收敛加冠巾。”乃退之《送僧澄观》‘。我欲收敛加冠巾”也。永叔《聚星堂燕集》云:“退之尝有云,青篙倚长松。”乃退之《醉留孟东野》“自惭青篙倚长松”也。   
        欧阳修散文创作主要学习韩愈散文的章法结构。在语言上,他强调文以传道,而道非抽象的说理,乃是治国修身之法。他说:“六经之所载,皆人事之切于世者。;“其道易知而可法,其言易明而可行”,所以,散文语言只要容易阐明道理就可以了。他抛弃了韩文言必己出的求奇求怪的一面,而继承了韩文“文从字顺”的一面,故而形成了自己散文曲折往复、语言畅达的风格。如苏询《上欧阳内翰第一书》所言:“纤余委备,往复百折,而条达疏畅,无所间断,气尽语极,急言竭论,而容与间(闲)易,无艰难劳苦之态。”   
        欧阳修的散文风格迎合了宋代当时的 政治 形势和文学 发展 的要求,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如范仲淹于庆历八年《尹师鲁河南集序》所说:“懿、嘻以降,寝及五代,其体薄弱,皇朝柳仲涂(开)起而摩之,髦俊率从焉。……洛阳尹师鲁少有高识,不逐时辈,从穆伯长(修)游,力为古文,而师鲁深于《春秋》,故其文谨严,辞约而理精,章奏疏议大见风采,士林方耸慕焉。逮得欧阳永叔从,而大振之,由是天下之文一变。”可见,在庆历年间,欧阳修就已经获得很高的文名。随着欧阳修散文创作的成功和文坛地位的建立,在其诗歌创作中也有意无意地引入其散文中的行文方式、章法结构和语言特点,从而形成其诗歌平易疏畅的风格。   
        人们在讨论欧阳修“以文为诗”的时候,往往从师法韩愈的角度入手,殊不知,欧阳修自己的散文风格对其诗歌风格的影响也很明显,甚至更为直接。其散文“纤余委备,往复百折,而条达疏畅”的特点与其诗歌“平易疏畅”的风格显然有相通之处,这是欧阳修一贯的行文特点和语言风格在不同文体中的体现。可以说,欧阳修的散文成就也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其诗歌。倒是吴之振先生看到了欧阳修散文与诗歌之间的渊源关系,他说:“其(欧阳修)诗如昌黎,以气格为主。昌黎时出排鼻之句,文忠一归之于敷愉,略与其文相似也。”   
        当然,其诗歌转益多师,博采众长是有所侧重的。这种侧重在文体上得到较明显的体现。对此,元人方回有具体评说:“读欧公诗,当以三法观。五言律初学晚唐,与梅圣俞相出入,其后乃自为散诞。七言律力变‘昆体’,不肯一毫涉组织,自成一家,高于刘白多矣。如五、七言古体则多近昌黎、太白;或有全类昌黎者,其人亦宋之昌黎也。”方回的评价不一定完全准确,但是,他看到了欧阳修诗歌学习前人是分文体的,欧阳修分别从不同的前人那里学习不同文体的诗歌创作技巧。这也导致了他的诗歌在不同的文体间呈现出不同的风格。作者:吴大顺 
    编辑:秋痕

    浅谈欧阳修转益多师及其诗风渊源(1)
    浅谈陆游诗歌的抒情性(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