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从英译《红楼梦》简析古典文学的不可译性(2)

    发布时间: 2019/1/8 13:32:5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二文化不可译  
      在卡德福德看来,文化不可译产生的原因是“与源语文本功能相关的语境特征在译语文化中不存在”。但是文化的不可译性一般不像语言的不可译性那么绝对。作为中国文化的百科全书的《红楼梦》文本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如诗文化、园林文化、服饰文化、酒文化、饮食文化、民俗文化、宗教文化等等,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现象和民族文化心理结构,在西方文化中是很难找到与之相应的文化现象,因此就很难用西方语言精准地传达源语文化了。接下来,从《红楼梦》中金陵判词的翻译和宗教用语的翻译说明文化的不可译性。  
      1金陵判词的翻译  
      《红楼梦》第五回中王熙凤的判词是“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身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曹雪芹、高鹗,1991:78)判词中包含两个字谜:“凡鸟偏从末世来”句中“凡鸟”合起来为“凤”字,点其名;同时指出凤姐的不同寻常。另一句“一从二令三人木”中的“人木”指凤姐最后事败被“休”的结局。所以“人木”实指“休”字。下面是两个译文:  
      杨译:This bird appears when the world falls on evil times,  
      None but admires her talents and her skill;  
      First she complies,then commands,then is dismissed,  
      Departing in tears to Jinling more wretched still.  
      霍译:His phoenix in a bad time came.  
      All praised her great ability,  
      “Two”makes my riddle with a man and a tree,  
      Returning south in tears she met calamity.  
      首先,英语很难体现出“凡鸟”是由繁体字“凤”字拆开而成的,没有办法译出拆字法的妙处,尽管王熙凤做了很多坏事,但作者还是没有对她全盘否定,还说她是巾帼英雄,对她充满了欣赏之情,到头来还是充满了爱慕和惋惜。两个译文都译出爱慕才能而没有体现对凤姐的怜惜之情,“一从二令三人木”概括了王熙凤和贾琏关系的三个阶段,“一从”说明贾琏怕老婆,对王熙凤的强势基本保持顺从;“二令”是当王熙凤做出丑事亏心事时被皇帝追查,由此牵连贾琏,从此凤姐无法抬头,只能服从贾琏;“三人木”中“人木”为“休”,暗示王熙凤被贾琏休掉,解除婚姻关系。杨译大体说明了三个阶段的意思,而霍译笼统地说明这是个字谜,无论如何都没有将原文曹雪芹用笔的精妙之处表达出来,更体现不出汉字本身的特点和艺术,这都体现了汉语文化的不可译性。  
      2宗教用语翻译  
      《红楼梦》本身以道教和佛教思想贯穿始终,作为中国本土宗教的道教与东方主要宗教之一的佛教其特殊用语与西方宗教有天壤之别,也是西方读者理解的一个鸿沟,试看下例:  
      “他师父极精演先天神数,于去冬圆寂了。”(曹雪芹、高鹗,1991:234)  
      杨译:Her tutor was an excellent diviner,but she passed away last winter.  
      霍译:Her teacher was a great authority on the“Primordial”branch of the Tantra. She died last winter.  
      其中“先天神数”是北宋理学家邵雍根据《易传》关于八卦形成的解释,属于道教思想范畴,“先天八卦图”用以推测宇宙和世界的变化,杨译中“diviner”指的是占卜者、占卦的人与道家八卦有某种程度的契合之处,而霍译中“Tantra ”指的是印度教和佛教的密教经典、密教哲学,与原文道家用语大相径庭;“圆寂”是佛教用语,也作“灭度”,梵文“涅”的意译,原意是佛教所说的烦恼寂灭、功德圆满的最高境界,后来指佛或僧侣的逝世,两个译本只用了非常普通的词汇“passed away”和“died”,都未能体现出佛教特色的用语“圆寂”。比如,“阴阳”这是中国道家思想的独特用语,泛指宇宙间一切元素和一切事物的对立统一,在英文中很难找到与之对应的词汇,所以只能用汉语拼音并加以注释。对于不同宗教中独有的语汇有时译者确实无能为力,也不可避免地给译文留下些许遗憾。  
      可译与不可译一直是翻译界讨论的焦点之一。由于语言与文化的相互制约、相互影响,作为传播媒介的翻译,不仅意味着不同语言的相互转换,还意味着不同文化的交流与碰撞。人类文化的普同性使翻译成为可能,而文化的差异性又导致了不可译性的产生,这也就是说翻译是可能的,但是具体的不可译现象的存在也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充满了艺术想象力和审美情趣,蕴涵了大量独有的语言形式和文化特色,这些是难以以别国语言再现的,一旦翻译过来,很多原汁原味的语言与文化特色也就消失了,译者尽力使译文无限贴近原文,充分再现源语文化,但语言和文化的不可译性最终还会给译文留下难以避免的遗憾。  
       参考文献:  
       [1] 曹雪芹、高鹗:《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年版。  
       [2] 冯庆华:《母语文化下的译者风格》,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  
       [3] 冯庆华:《实用翻译教程》,上海外国语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4] 廖七一:《当代英国翻译理论》,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  
       [5] 刘心武:《〈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6] 杨宪益、戴乃迭:《A Dream of Red Mansions》,外文出版社,2003年版。  
       [7] Hawkes,David & Minford,John.1973-1981.The Story of the 
    编辑:秋痕

    从英译《红楼梦》简析古典文学的不可译性(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