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白鹿原》中女性人物悲剧的写作分析

    发布时间: 2019/1/21 13:14:5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一、导论
      《白鹿原》作为我国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的优秀作品,该书通过对白鹿原上白鹿两家几代人命运的描写反映出中华民族风云巨变的近代历史变迁。
      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看,那个时代是中国即将走向光明的黎明时刻,五千年文化积累下的各种生命形态都站在了历史的舞台上,她们的肉体和精神依然禁锢在老旧的思想体系中,按部就班、行尸走肉般完成自己一生的使命,饱尝了生命的艰辛和苦难,封建愚昧的枷锁牢牢地锁住她们的命脉,丝毫不敢逾越,也不敢拥有丝毫违抗的念头。
      二、《白鹿原》中女性悲剧形象写作分析
      陈忠实在《白鹿原》中塑造了30多个女性形象,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概括了女性的血泪史。女权运动的真正含义是让妇女懂得如何去做一个和男性同等重要的“人”。而在《白鹿原》中她们是奴隶,是工具,是商品,是附属品,是牺牲品。她们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类型:
      (一)思想僵化的封建卫道者——代表人物白赵氏
      白赵氏是白嘉轩的母亲,作者将她塑造成一个“石碑雕刻”般的人物,饱经沧桑又安然自若,慈爱温暖又思想固化。整部小说中最能反映出她个人意识完全消失思想意识完全扭曲的故事是她为了延续白家的香火,竟然安排白家长工的儿子与自己的孙媳妇通奸。但是她一手安排了这场违反人伦的闹剧之后,对孙媳妇和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子产生了极度的厌恶和憎恨。她作为封建礼教的行动工具自我矛盾,一方面她要维护家族的传宗接代的“伟大”使命,一方面她又要捍卫女性作为男性意识附属品的绝对忠诚,当这两者发生冲突时她选择了对男权社会更为重要的子嗣延续,但是她又不能容忍女性对丈夫的不忠,自然也是她悲剧命运的最直接体现,读者对她的态度既同情又痛恨,既可怜又可憎。
      (二)叛逆思想的萌芽——代表人物田小娥
      作品这样写道:“小女人正在窗前梳理头发,黑油油的头发从肩头拢到胸前,像一条闪光的黑缎。小女人举着木梳从头顶拢梳的时候,宽宽的衣袖就倒将到肩胛处,露出粉白雪亮的胳膊。”可惜的是,这样一个风华正茂青春美丽的女子,也只是被用来作为泄欲的机器和延年益寿的工具。田小娥死于公公鹿三的手上,于是田小娥的冤魂必然在痛恨中走向了复仇的极端。她死后的冤魂寄身于鹿三,复仇的怒火让她想要毁灭所有人。然而,她的魂魄被法术高强的法师镇压在六楼砖塔下而永生永世不得翻身。但正是因为这座塔,让白鹿原上的人们世代记住了田小娥,只要一看见这座塔就会想起这个不幸的女人和她不幸的命运。
      三、总结
      列夫·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这样说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白鹿原》中的悲剧女性,最终都是死亡,她们的悲剧并不是比较谁死得更加凄惨,更加令人动容,而是她们死亡的原因。
      (一)时代的动荡
      这是时代的悲剧。因为那是一个极其黑暗的时代,黑暗可以掩藏一切肮脏透顶的行为,也可以滋生出无数更加黑暗的力量让这种行为更加肮脏透顶。当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妻子可以成为买卖的商品,女儿可以成为送礼的货物,女人成了这个时代男性获得地位、赚取财富的筹码,她们的生死都是廉价的,她们不过像商品一样在男性需要的时候“买来买去”,时代才是这命运背后的推手。
      (二)文化的冲突
      这是文化的悲剧。没有哪一种文化像中国传统文化那样对女性的禁锢那么严格和没有人性。女性只能是战战兢兢并且严格地遵守着文化上给她们制定的规范。当她们胆战心惊地走到老年,成了别的女人婆婆的时候,又变成了迫害者,男性权威的帮凶,就像白嘉轩的母亲白赵氏。对于女性来说这本身就是悲剧,然而却打着文化和道德名义,殊不知这更是文化本身的悲剧。
      四、结语
      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以男性为中心的男权主义文化,它以男性为中心建立着人的生存意义和价值标准。在传统文化的价值世界中,男权观念规定和主导着女性的生存权利和自我价值。作为女性想要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存,委曲求全,泯灭性格,消除自我意识是必然的选择。然而女性的可悲就是她们即使如此也无法保证自己“生”的权利。所以,女权运动是文明必然的结构,文明又是历史的选择。尽管那个时代远去了,但是当今世界还有无数地区的妇女的权益得不到很好的保障,遭受压迫、性侵害、虐待等非文明的对待,女性依然是这个世界的弱势群体,需要保护,这是本论文研究的意义所在。
    编辑:秋痕

    自我超越的心路历程
    以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简析吉尔曼的《黄色壁纸》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