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几多天涯沦落人:87版《红楼梦》背后的故事(1)
  • 元杂剧衰亡的原因是什么?
  • 李孟嘉:浅谈京剧基本功的五功四法
  • “国人不宜”的裸戏裸露了什么?
  • 《汉宫秋》的主题思想是什么?
  • 香艳和情色不是灵丹妙药:浅析新版《鹿鼎记》的致命伤
  • 邓贤:远征军体现“大国之魂”
  • 战争电影里的人性与反思
  • “战争版科教片”啼笑皆非—评电视剧《仁者无敌》
  • 当代喜剧电影中的“戏仿”:表征与意义
  • 《见龙卸甲》让我站在韩国人一边
  • 用肉欲表现艺术:导演的心理暗示
  • 《毛泽东回韶山》一部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影片
  • 沪上十余位文艺评论家齐聚《杏花雨》研讨会
  • 三国英雄数马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影视、戏曲评论
    论中国当代喜剧电影中的荒诞艺术(1)

    发布时间: 2019/4/19 0:05:4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喜剧电影是深受观众喜爱的电影类型之一,它可以涉及到许多的题材,而真正被奉为经典的喜剧电影大多是以“笑”来讽喻现实生活、反映人生百态的现实题材作品。喜剧电影刻画现实的手法有很多,但是本文将讨论的是一种看似与“现实”背道而驰的方法——荒诞艺术。   
      一、荒诞、荒诞与现实   
      关于“荒诞”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找到很多的答案。最初,荒诞用于指音乐中的不协调。在《简明牛津词典》中还有另外一个解释是“同理性或常态不和谐;现代用法,彻底反对理性,意为荒谬的、愚蠢的。”①其实,不管是“荒诞”最初在音乐中的意义,还是它后来引申出来的词典义,都是比较容易理解和接受的。只是这个词语太过抽象,人们对它的感知可能更多的是一种思想情绪方面的。阿贝尔·加缪在其随笔《西西弗斯的神话》中说道:“一个可以用说理来解释的世界,无论多么不完善,总是一个熟悉的世界,但是在一个突然失去了幻想和光明的宇宙中,人感到自己是一个陌生人。他是一个无法救助的被放逐者,因为他被剥夺了对家园的记忆,也失去了对出现乐土的希望。人与他的生活、演员与他的背景的分离,真正构成了一种荒诞感。”②尤涅斯库对此所做出的定义则是“荒诞是缺乏目的……切断了他的宗教的、形而上的、超验的根基,人迷失了。他的一切行为都变得无意义、荒诞、没有用处。”③正因为这种对世界和人的存在状态的荒诞性的感知所带来的形而上的痛苦之感是可以引起人们共鸣,却难以名状的,因此“荒诞”一词“已经成为一个得其要领的字眼,而且令人困惑地为人们普遍接受”④。在此,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再从一系列的阐释中进行概念的辨析,以免因为偏信某种观点而受到局限。人们对“荒诞”的认识虽模糊,但笔者是可以知其大义,最主要的还是一种情感上的认同。   
      另笔者认为还需要明确荒诞与现实的关系。荒诞与现实之间应该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现实之中是包含着荒诞的,尤其是在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期,社会现实可能更多的给人一种荒诞之感,这也是为什么荒诞派戏剧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特别兴盛的原因。但是荒诞无法作为现实的全部这也是显而易见的,现实涵盖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既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因此,现实中有荒诞的成分,但不全是荒诞的。除此之外,荒诞作为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反映到艺术作品中,其与现实的结合也存在不同的情况:表现现实的手法既可以是荒诞的,也可以是不荒诞的。而用荒诞的手法所表现出来的现实既可以是荒诞的(如李大为的电影《走着瞧》),也可以是不荒诞的(如冯小刚的电影《非诚勿扰2》);同样,用非荒诞的手法所表现的现实也可以存在荒诞(如管虎的电影《斗牛》)和不荒诞(如新现实主义电影等)两种情况。由此可见,荒诞其实涉及到了内容和方法这两个层面,它在不同层面与现实的结合就衍生出了不同类型或风格的艺术作品。事实上,荒诞与现实之间、荒诞与荒诞之间有可能是一致的,也有可能不是一一对应的。   
      二、当代喜剧电影所呈现出来的面貌   
      喜剧电影在中国的发展由来已久,到目前为止已经经历了多种模式的推陈出新。中国当代的喜剧电影虽然数量众多,但多为小成本制作的影片,质量上也是良莠不齐,因此整体水准并不高。具体来说,当代喜剧电影主要呈现出以下几种形态(以下所述并不是对喜剧的题材做一个整体的分类,只是就目前的创作情况做个粗略的概括):   
      (一)以黑色幽默为特征的荒诞喜剧   
      “带有黑色幽默的荒诞喜剧突出描写的是人所处的世界的不合理性以及环境和个人之间的不协调状态,在看似很搞笑的背后隐含着令人深思的、沉重的思想情感。它用无逻辑的非理性的情景创造出一个可恶、可憎、可怕和可笑的世界,一个病态社会的丑恶现象以喜剧的形式得以展现。”⑤也就是说,导演将“冷酷的现实以调侃的艺术手段加以夸张,……在一个喜剧的情境中折射社会现实的困境与荒唐。”⑥因此,以黑色幽默为特征的荒诞喜剧所营造的就是一种整体的荒诞感,而不是局部的。它所要达到的效果是让观众获得一种无可奈何的、哭笑不得的情感体验。而要让观众产生这样复杂的情绪绝不是简单的逗观众一乐的喜剧可以做到的,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喜剧类型。如宁浩的“疯狂系列”、李大为的《走着瞧》。   
      (二)以反映现实为主旨的社会喜剧   
      对于社会喜剧的界定应该是从它的主题方面来说的,顾名思义就是以社会生活中的各种现实问题为反映对象的喜剧。社会喜剧所涉及的题材是非常广泛的,夸张、暗示、讽刺等手法也运用得相当普遍,甚至这其中也会有一些荒诞情节的设置,但这并不能影响其讽喻现实的基本性质,这只是一种局部的荒诞感,往往是用来与现实进行对比从而产生喜剧效果的。所以,只能说在社会喜剧中有对荒诞艺术的运用,却不能归之为荒诞喜剧。如冯小刚的《非诚勿扰》(1,2)。   
      (三)为搞笑而搞笑的闹剧式喜剧   
      闹剧式喜剧在当代中国的电影市场里并不少见,尤其是香港与大陆的合拍片增多以后,“港式幽默”既无法坚持自己原有的方式,又无法进行合理的策略调整,使得影片元素众多却纷乱不堪。总的来说,这些喜剧多通过戏仿、恶搞、无厘头、拼贴、解构的方式和演员夸张的表演来营造喜剧效果。不少影片中虽然也有对于社会热点问题的调侃,但这仅仅是一种表面上的对现象的呈现,并没有融入创作者的态度和更深入的思考。因此,在这种类型的喜剧电影中,一切都是可以用来消费的。这也注定了闹剧式喜剧就只能博得观众一时之乐而已。并且这样纯搞笑的喜剧在经过大量的复制以后,势必也会让观众感到故事陈旧、笑料低俗,甚至产生厌恶之感。实际上,从这类喜剧目前的票房表现也可以看出,这样的做法是难以为继的。如《熊猫大侠》、《越光宝盒》、《大笑江湖》等。
    编辑:秋痕

    新浪潮电影拍摄方式初探
    论中国当代喜剧电影中的荒诞艺术(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